筱峰政論
  • 先弄清家世,再管國事吧,連戰! 2003-11-12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我始終無法理解連戰謊稱他「三代單傳」的目的是為了什麼?難道只是因為與他同曾祖父的堂兄連平原(埼甸)不支持他,乾脆把這個堂兄否定算了?我不相信天底下有這麼愚蠢的事。更好笑的是,自己否定自己的家世也就算了,還要縱容跟在他身邊的發言人蔡正元出來幫忙圓說。一向缺乏幽默感、說話尖酸刻薄的蔡砲手,還把連平原先生數落一番,說他「自稱為連戰的堂哥,用七拐八彎手法過繼連家人改姓,在外面自稱是連戰的堂哥…」(見十一月八日自由時報第十版)。被這個小砲手如此侮辱,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連戰是不是三代單傳?請看連戰的曾祖父(也是連平原的曾祖父)連得政以下的三代世系表,即可一目了然:
 

如果連戰真如他自己所說「三代單傳」,則這個世系表應該一條單線下來,但是,事實上這個世系表並不單純。連戰的祖父連雅堂那一輩,就有兄弟姊妹共七人(養子除外也有六人),何單傳之有?


連先生為何不說「兩代單傳」就好,害我忙著畫這個世系表,累死人了!他到底所為何來?難道只是為了凸顯乃祖連橫(雅堂)以及乃父連震東的重要性嗎?


連戰有一則在億載金城前面亮相的電視廣告,特別強調他繼承乃祖連雅堂與乃父連震東在台灣史上的貢獻,他則是繼承兩代的精神。這則廣告當作演戲看看無妨,若要論真,還真教人肉麻當有趣。


站在台灣的主體立場來看,連雅堂和連震東至今仍是爭議性很高的人物。


先說連雅堂:他最為人所詬病的,還不是他那謬誤百出的《台灣通史》特別請「明石台灣總督閣下」(明石元二郎)、「田台灣總督閣下」(田健治郎)等日本政要題字,而是他為文替日本人毒害台灣人的鴉片政策歌頌吹噓。一九三○年三月二日,連雅堂以三百元的優厚稿費的酬勞,在日本的官報《台灣日日新報》撰寫「鴉片有益論」的文章,引起當時台灣民族運動上的朋友的髮指。遭當時他所參加的詩社「櫟社」開除社籍。關於該文的要旨,本版已曾有人引述,此處不贅。值得我們了解的是,連雅堂如此媚日之舉,連民族運動領袖林獻堂都看不下去了,三月六日林獻堂在日記上這樣寫著:「三日(按應是二日)連雅堂曾在《台日》報上發表一篇,說荷蘭時代阿片(鴉片)即入台灣,當時我先民移殖於台灣也,台灣有一種瘴癘之氣,觸者輒死,若吸阿片者則不死,台灣得以開闢至於今日之盛,皆阿片之力也。故吸阿片者為勤勞也,非懶惰也;為進取也,非退步也。末云僅發給新特許二萬五千人,又何議論沸騰若是?昨日槐庭來書,痛罵其無恥、無氣節,一味巴結趨媚,請余與幼春、錫祺商量,將他除櫟社社員之名義。余四時餘往商之幼春,他亦表贊成。」連雅堂這段「無恥、無氣節」的歷史,不知道號稱要繼承先人精神的連戰要不要繼承?這段媚日史跡,不知道蔡砲手有沒有讀過?


至於連震東在戰後初期的「半山」角色,作家吳濁流在他的回憶錄《台灣連翹》中有所評論,是非對錯尚有爭議。不過,三、四年前,宋楚瑜陣營就明白指控連震東在戰後參與台灣的接收工作中有佔據公地、接受賄賂之事。請看這段報導:「【樊嘉傑╱台北報導】繼指控副總統連戰的父親連震東接收台北時,把觀音鄉的土地據為己有之後,超黨派聯盟昨日再指控連震東來台之初,曾接受日本總督一千兩黃金之賄賂。╱支持宋楚瑜的超黨派聯盟立委,連日來揭發連戰家族致富之秘後,昨日再指控連震東曾收受日本總督一千兩黃金賄賂。超盟立委特別陪同一位曾在情報局工作達五十餘年的林頌和出面指控此事。…林頌和民國五年生,聲稱民國三十五年元月奉命抵台,擔任軍統局台灣直屬通訊員。某日截獲密報,時任台北州接管委員會主任委員的連震東收取賄賂一千兩黃金。…超盟立委指出,連戰家族近期陸續被揭發的有連震東「劫收」基隆土地案,「劫收」桃園縣土地案,如今又多出「收賄」黃金千兩等情事。而連陣營一直無法對連家財富合理解釋。…」(詳見二○○○年二月廿日《中國時報》)以上是宋楚瑜對連戰的質問。當然,今天連宋哥倆好之後,宋楚瑜陣營一定說那是一場誤會,有關連震東「佔公地、收賄款」之說,沒這回事。就如同連陣營現在也說「興票案」沒這回事,都是一場誤會。然而,政客為鬥爭而利用歷史,也為了政治利益的苟合而糟蹋歷史,這個現象將在歷史上留下齷齪的紀錄!


(作者李筱峰╱台灣教授協會會員、台灣北社社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