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回馬槍 2006-06-24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中國國民黨主席馬英九因不滿陳水扁總統對泛藍罷免總統的十點理由所作的說明,於廿二日晚上透過媒體發表所謂「馬英九與台灣人民對話」。他以「廉潔、正直、正義」為主題,大大教訓阿扁總統和民進黨,要阿扁和民進黨反省改過。

我浪費半小時的時間坐在電視機前面聽馬英九訓話,不期然想起兩個歷史人物,一是十七世紀曾經統治英倫三島的「護國公」克倫威爾,一是廿世紀英國哲學家羅素。話說當年克倫威爾在鄧巴戰場與蘇格蘭軍隊對峙時,曾向對方喊陣道:「看在耶穌基督的柔腸上,請你們善自檢討自己的過錯吧。」英國哲學家羅素評論說:「我認為克倫威爾這句話說得頗有見地,可惜的是,他從來不用這句話來反省自己。」

同樣的,我認為馬英九對阿扁提出「廉潔、正直、正義」,實在也很有見地,只是用這個標準去看的話,如果阿扁必須下台,則國民黨就更應該解散!

馬英九以最近阿扁身邊的親人涉及弊案,指責扁政府和民進黨沉淪了,然後誇口他們與民進黨的對比是「清廉對貪腐」。我回應如下:我打開我的電腦,光是泛藍政治人物涉及弊案的案件就有`一六二件,這個「業績」絕非正在沉淪的民進黨所能望其項背。指責別人沉淪是否就可以讓長期的「黑金集團」變得廉潔?

馬英九問,趙建銘只是一個年輕醫師,而能夠「喬」事情,憑的是什麼?馬的答案是,趙建銘「犯罪」的權力來源是陳水扁。嗚呼!犯罪還有權力來源?哈佛畢業生竟有如此水準?明白告訴你,台北市府養工處那一堆涉及瀝青弊案的官員的權力,才有權力來源,其來源就是你馬市長。至於女婿為非作歹,當岳父的,頂多負起道義責任,因為趙建銘成為阿扁的女婿,不是阿扁派任的,有何權力來源?問題再深一點看,憑著岳父當總統,就有一堆官商前來逢迎,這不正是那一套專門拉關係、套交情的中國官場文化嗎?而這套「關係取向」的中國文化,在國民黨「光復」台灣之後,就迅速在台灣光復了,使得許多台灣人也沾染這種惡習。出身國民黨樁腳家庭的趙建銘也感染了這種惡習,馬英九竟然體會不出來。

馬英九問阿扁總統背了這麼多包袱,還能走下去嗎?我可以幫阿扁回答:你們背的包袱更多,從二二八的大屠殺、白色恐怖的高壓統治、長期的軍事戒嚴戕害人權、黨國不分、國庫通黨庫、黑金政治…,這些包袱,沒有一樣是民進黨的包袱。你們有更多的包袱,還能走下去嗎?

好笑的是,馬英九在談話中竟然好意思舉出民主運動的前輩與先烈,包括傅正、江鵬堅、黃信介、鄭南榕等人,出來教訓民進黨。馬英九竟然有辦法拿過去被他們整肅迫害、被他們打為叛亂份子的人,做為「典範」,來教訓他們的對手。馬主席的段數,已然超前宋主席毫不多讓了!但是,我忍不住想問,你既然知道肯定這些民主鬥士的夙昔典範,為何你從來沒有和他們站在一起,來參加民主運動,卻始終站在壓迫者國民黨的陣營,扮演「共犯結構」的角色?

馬英九在教訓阿扁和民進黨的同時,也順便教訓起檢調單位,要他們勇敢,有案就辦,即使第一家庭也不能有優待。此話確實說得很有見地,如果當時偵辦興票案的檢察官不敢傳喚宋楚瑜而竟然跑去宋家問案時,馬英九也能如此喊話,我就佩服他。

馬英九還擺出一副無奈的樣子說,「台灣不能再空轉了」。好像空轉是扁政府吃飽閒閒故意空轉的樣子。我們要嚴正以告,你們如果真的希望台灣不能再空轉,那就請不要再事事杯葛,處處反對,國家重大投資案反對、軍購案反對、治水預算反對、監察院長及委員人事案反對、檢察總長人事案反對… 無所不反。處處想辦法癱瘓政府,然後再罵他空轉。正常的民主國家絕對沒有這種德行的在野黨。

馬英九還再三強調,我們如此要求陳總統下台,完全不是為了一黨之私。說的也是,有人聽過地球上有任何一個政黨會宣稱他們完全是為了一黨之私的嗎?

(作者為世新大學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