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老K會改革 老虎會吃齋 2005-08-23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中國國民黨在一片內鬥紛爭之中,完成黨主席選舉;日昨又在一片混亂雜沓之中,完成中央委員的選舉。不論選舉過程如何內鬥紛爭,不論投票場景如何混亂雜沓,他們都口口聲聲說要改革。馬英九在競選期間以及就任黨主席的致詞,以改革者自居,雄心壯志從唇舌之間躍然而出,令許多沒有讀過中國國民黨歷史的人既感動又佩服。

 

不過,喜歡從歷史觀察現實的我,聽到中國國民黨又說要改革,還是忍不住噗嗤一笑,我好像聽到老鴇在鼓吹貞節,更好像聽說老虎要改吃素一樣好笑,一樣不可思議。

 

看看國民黨的歷史,看看國民黨的前科,我如何相信這樣的政黨懂得什麼叫做改革?

 

試問,自從中國國民黨政權敗退來台以來,有哪一項民主運動的改革訴求他們不反對的?有哪一項民主改革是他們主動提出的?(請詳參拙文〈用選票瓦解蔣家政權的反動殘餘勢力!〉原載2004.12.11本版「李筱峰專欄」)

 

即使到了九○年代初期,有關刑法一百條(即所謂「預備叛亂罪」的荒唐法條)的廢除,馬英九都還在反對;連總統直接民選的訴求提出時,他也反對,而提出好笑的所謂「委任直選」之說。記得當時馬英九的所謂「委任直選說」一出,我曾經譏諷說,「委任」還可以叫做「直選」的話,這世間一定會有一種「天然的人工色素」、「黑白的彩色電視機」…。

 

李登輝先生順應民主運動,推動台灣的民主化與本土化,卻被他們排擠而離開國民黨。阿輝伯好不容易要讓這個百年的外來老店能夠重新落地開張,卻被他們的反動勢力逼走。直到現在,他們還拒絕本土化,競選黨主席時,竟然在比賽誰比較反對台灣獨立。我們看過美國的政黨會拿反對美國獨立來較勁的嗎?這群具有反民主、破壞民主的前科,又拒絕本土化,堅持外來者姿態的政治集團,要改革什麼呢?如果他們這樣叫做改革者,那麼過去成千上萬為了民主自由被他們處死或下獄的知識份子算什麼呢?

 

再者,價值錯亂的政治集團,如何改革?試以最近他們對於三一九扁呂遇刺案的態度來說明:他們不相信檢方所做的結案報告,理由是「證據不足」;奇怪的是,他們所謂「自導自演」之說,更無證據,他們卻堅信不移。再舉一例:馬英九競選黨主席時,標榜他才能改革黑金,並諷刺對手王金平是黑金,還指摘對方賄選。然而,他當選後,立刻低聲下氣邀請這位被他指為黑金的對手來當副主席。這種矛盾錯亂的心態,完全不像改革者。

 

改革者要具備兩個基本條件:第一、必須具備改革者的人格特質(或說革命性人格),包括不拘泥傳統、不墨守成規、不頑固反動,要有創造性。更重要的是,要勇於放棄既得利益,勇於修正「既得觀念」,勇於改變「既得習慣」。像早期的陸皓東、林覺民、宋教仁、黃興,都具有這種人格特質。但是當今的國民黨員絕大部分都嚴重缺乏這種特質。從國民黨近半世紀的歷史來看,他們一直扮演著反改革、被改革的角色。加入國民黨的本地人又多的是追逐金錢與權位的投機政客,他們是一群「既得利益者」的組合;再者,國民黨僵硬的意識形態,包括「中華民族主義」的政治迷思、「大一統」的「前近代」(pre-modern)的觀念,都使得他們也是「既得觀念者」與「既得習慣者」的集合體。所以中國國民黨的體質是不具備改革者的體質,就如同肉食的老虎,要他改成吃草,怎麼可能?

 

改革者的第二個基本條件是,他必須知道他要改革的內容是什麼,要有明確的訴求。像日本的明治維新,像清國的康梁變法,都有很清楚的訴求,改革運動才能真正推動。直到目前為止,我們完全看不出中國國民黨喊著要改革到底是要改革什麼?通常政治需要改革,是因為有積弊存在。所謂「積弊」,就是累積長久的弊端。台灣存在的積弊,到底是中國國民黨統治五十幾年累積出來的,還是民進黨執政五年多累積出來的?從歷史的眼光看來,我們發現,目前執政五年多的民進黨,還沒有能力完全將統治台灣五十多年的國民黨的積弊改革掉。那麼,誰才能將統治台灣五十多年的國民黨的積弊改革掉?是國民黨嗎?笑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