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別拿三立的失誤遮羞 2007-05-11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三立電視播出「二二八走過一甲子」特別報導時,我就注意到其中大約有二十秒的鏡頭是國民黨當年(約一九四八、四九年之間)在上海集體處決左翼青年的鏡頭。我在家中看到這段電視鏡頭時,對身旁的內人說:「糟了,這一段不是二二八事件的場景。」內人反問我;「你怎麼知道不是?」我說,一般人可能看不出來,但是我特別清楚,因為我在拙著《台灣人應該認識的蔣介石》一書中,也是將一張同樣這個場景的插圖,誤為一九二七年『清黨』大屠殺的場景。內人說:「那有什麼關係?還不都是國民黨在殺人!」我說,沒錯,不過時空有別,歷史還是力求精確較好。內人又問,二二八事件時國民黨軍隊槍斃人的景象,和三立的這個畫面像不像?我說,像極了!從長輩目擊者的口述中,有許多場景就是那個樣子。例如在嘉義車站前廣場處決畫家陳澄波、三青團嘉義分團主任陳復志,以及幾名嘉義市參議員潘木枝、盧 欽、柯麟等人時,也都是將他們雙手反綁在後,背部插了一個牌子,槍斃示眾。內人說,既然很像,說不定三立電視台的製作單位是想借用類似的鏡頭來代表,就像是建商的廣告沒有實景而用示意圖一樣。我說,說的也是,反正這個鏡頭是示意圖也罷,是代表性畫面也可以,它並不影響整個節目對二二八事件的歷史解釋。

然而,就在節目播出而得到社會熱烈迴響的兩個多月後,親中媒體和政客們卻拿這段畫面出來大作文章。聯合報以頭版大篇幅指控三立的報導「造假」;擅長編造新聞的TVBS也在政論節目上跟著窮追猛打,好像從此可以一雪「瀝青鴨」、「黑道影片」等假新聞之恥;更可笑的是,洪秀柱等國民黨立委痛批三立利用假新聞製造真仇恨。國民黨更有人指三立畫面誤導觀眾,損及國民黨形象及名譽,因此他們準備提告。

藍營媒體與政客的反應,讓我聯想到,有一個殺人越貨的兇手,振振有辭辯稱:「你們怎麼可以拿我在甲街犯案的照片,來污衊我在乙街殺人?」

藍營的蠢蛋們,以為將三立電視台誤植的鏡頭污衊為「造假」,就可以掩飾國民黨軍隊在二二八事件中大屠殺的罪行?

三立電視台誤植的畫面(國民黨槍斃左翼青年),與二二八大屠殺,時間只差一年多,但是二二八的大屠殺,有許多地方絕對比三立誤植的鏡頭更加殘酷。我在二月廿五日本專欄(一九四七年三月八日)一文中,已經舉了許多史料來見證這場屠殺。以下再補充一些史料,足證其殘酷─

先看外交名人張超英一段有關二二八的回憶:「我家對面有一個修理腳踏車的人『阿輝仔』,…阿兵哥去他家裡盤查,發現窗沿有用過的子彈,就被抓走。馬上被押到雙城街那邊的田地上槍斃。我親眼看見他雙手被綁、頭被砍的死狀。」(詳見《宮前町九十番地》)

家住基隆,時年十歲的許曹德,躲在門縫邊看到軍隊舉槍對任何起疑的人,無論大人小孩一律射殺的恐怖鏡頭。他回憶說:「街上任何人物移動、任何抗拒,當場射殺…射殺一個人就像踩死一隻螞蟻一樣。」(詳見《許曹德回憶錄》)

台灣旅滬六團體於事件發生時曾組團回台觀察,並提出報告,指出全島多處民眾遭屠殺,「屠殺方法殘酷無倫」,試節錄其中數則來看:「一、基隆軍隊用鐵絲穿過人民足踝,每三人或五人為一組,綑縛一起,單人則裝入麻袋,拋入海中。二、高雄軍隊對集會中千餘民眾用機槍掃射,全部死亡。三、台北別動隊使用機槍及坦坦彈殺害平民。四、基隆軍隊割去青年學生二十人之耳鼻及生殖器,然後用刺刀戮死。五、台北將所捕平民四、五十名由三層樓上推下,跌成肉餅,未死者再補以刺刀。」

罄竹難書的史料,讓人看了天天做惡夢。這些屠殺,如果有攝影機拍下來,保證比三立電視台誤植的鏡頭還要殘酷數倍。國民黨人不知反省,還好意思拿三立的失誤試圖遮羞,真是無恥之恥,無恥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