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吳鳳神話崩解20週年 2007-09-09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今天紅衫軍又要出來了!想起去年他們假「反貪腐」之名,行政治鬥爭之實,風光登場,卻是尷尬落幕,而今又要歹戲重演,恐怕沒有多少人看好他們。不過,我倒是想起另外一個「紅衣」神話的主角—吳鳳。

真巧,二十年前(一九八七年)的今天,嘉義市的吳鳳銅像被原住民社運人士拉倒了!更湊巧的是,兩百三十八年前(一七六九年)的今天,吳鳳被殺。也許不是巧合,而是社運人士故意挑選在吳鳳的忌日,拉倒那尊騎馬展威的吳鳳銅像。

吳鳳的所謂「成仁取義」的故事,如今已不再流行了,但是這段神話之所以成為歷史,卻意味著台灣政治與社會價值思維的轉型,值得書寫。

到底吳鳳是怎麼死的?他果真打扮成一副「朱衣白馬、儒衣道巾」的仁者風範,故意讓原住民(阿里山鄒族)來殺害以「感化」他們嗎?看看連橫的台灣通史,雖然也吹噓吳鳳的「風範」,可是死法卻不相同。連橫敘述吳鳳的死,是因為吳鳳連續數年拒絕履行每年交出兩名漢人給原住民的約定,最後原住民到吳鳳家裡理論,發生格鬥,吳鳳和他們搏鬥失敗,最後被殺害,時間在一七六九年的今天。

在清代,吳鳳並非家喻戶曉的人物。日本領台後,吳鳳的傳說逐漸形成。日本殖民統治當局為了積極開發阿里山森林資源及馴服原住民的反抗,刻意將吳鳳傳說加以修飾改裝,於是阿里山鄒族心目中的「剝削鄒族的惡商」開始脫胎換骨,成為殺身成仁的偉人。如此製造神話圖騰,其目的就是想安撫原住民,也可教化漢人百姓,以「合理化」外來殖民統治的掠奪。中國國民黨統治台灣後,沿用這套吳鳳神話,企圖營造漢人「撫番」的教化假象。

兩個外來統治者都喜歡吳鳳神話。日本時代拍有《義人吳鳳》的電影,國民黨也拍《吳鳳》的電影。透過相同的神話,我們可以看到兩個時代的外來政權,有著相同的本質。在外來宰制者的心中,他們是優越者。他們很難了解台灣原住民「出草」的原始宗教意義,他們只看到「生番」「性野蠻殘暴」。

其實要論「野蠻殘暴」,中國歷史上斬刈殺伐、血流漂杵,動輒坑殺敵軍數十萬人的歷史,不夠「野蠻殘暴」嗎?宮廷內鬥,骨肉相殘,不夠「野蠻殘暴」嗎?毛澤東、蔣介石屠殺政治異己成千上萬,不「野蠻殘暴」嗎?

吳鳳神話流傳兩個政權,直到一九八○年代,才開始有學者提出質疑,加上覺醒的原住民強烈的抗議,吳鳳神話才得以崩解。一九八七年的今天,坐落在嘉義市的吳鳳銅像,終於在原住民社運人士的抗議聲下,應聲被拉倒。如今,「吳鳳鄉」也正名為「阿里山鄉」,教科書中的吳鳳神話也已刪除,只剩中埔鄉的吳鳳廟仍香火不絕。

吳鳳神話的消失、吳鳳銅像的推倒,代表著台灣原住民某種程度的覺醒,也意味著漢族沙文主義的受到挑戰。那是台灣要擺脫外來威權的一點小成績。然而,今天台灣社會仍存在著多少政治神話亟待反省?多少殘存人心的銅像亟待推開?尤其,將公款存入私帳卻可以無罪的舊政權的「新偶像」,正受到媒體的包裝美化,企圖在民眾的心中建立新銅像。這些所有外來威權的歷史殘存,只有透過立足台灣、族群平等、民主自由等價值,才能結算清楚。

(作者現任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專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