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我此生最大的污點 2007-11-18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繼今年九月國民黨公布扁呂等人當年曾經參加國民黨的資料之後,日前國民黨又公布了「大話新聞」鄭弘儀、陳立宏等人也曾加入國民黨的資料。國民黨「得意洋洋」地公布這些資料,以為他們暴露了對方什麼見不得人的內幕似的,殊不知實際出糗的是國民黨自己。

月前,一向對綠營非常嚴格的律師傅雲欽,曾經發函要求綠營人士凡以前曾參加國民黨者,應該出來交代清楚。我現在就響應傅律師的呼籲,把我當年也曾加入國民黨的歷史表白清楚,而且我更迫不及待要自批:那是我有生以來最大的污點!

我為何說那是我一生中最大的污點?因為我竟然是在已經了解國民黨的法西斯本質之後,還去參加國民黨。在高中一年級以前,我是典型的國民黨教育下的法西斯少年。桌上擺著的是,國民黨教我的「民族救星、世界偉人」蔣介石的相片,當時的無知其實倒不是什麼可恥之事(讓人無知的洗腦式教育才可恥)。高一之後,我有幸閱讀到殷海光、雷震、胡適、李聲廷、陶百川、張佛泉、羅素、海耶克…諸多自由學者的著作而受到啟蒙,渡過一段凱因斯所說的「一個人思想的改變比拔牙還痛苦」的日子。如今我還記得高二那年偷偷閱讀殷海光教授在《自由中國》雜誌上面的社論〈國庫不是國民黨的私囊〉、〈黨化教育的真面目〉等文章時的震撼。經過一段「反洗腦」的震撼,再加上當年經常從親人長輩口中得知白色恐怖的驚悚訊息,我終於認清國民黨的本質而有了第一次的覺醒(第二次的覺醒則是大學畢業後有關國家認同層面的覺醒,詳參拙著《我的覺醒》)。

因為有了第一次的覺醒,我在高中時就一直拒絕教官要我入黨的勸說,直到考進政大教育系,上了成功嶺受訓,我依然拒絕入黨。可是就在下了成功嶺之後,當時教育系的一位學長(好像是國民黨的區委)屢次來勸我入黨,他說我們班上同學大都已加入國民黨,只有我和少數幾位尚未入黨,但我仍不為所動。接著他開始利誘,說加入國民黨有多好,包括以後才有機會當校長,我回答:「我可以不要當校長」。這位黨棍學長見利誘無效,終於有一次他以恐嚇的口吻對我說:「像你這樣愛發牢騷的人,以後當兵很危險,調到外島去,常常會被藉機做掉!」我當時確實聽聞過類似的傳聞,心中開始恐懼起來,那幾天我一直心神不寧,想起一句古語「千金之子,不死於盜賊之手」,我終於填寫了入黨申請書!如今回想那段我怯懦的往事,那是我有生以來最大的污點。

然而,就在我入黨的隔年(大三),我因為發表批判黨化教育的文章,最後還是遭政大勒令退學,轉學到淡江學院。不過,確實也因為我是黨員,所以在當兵時被遴選為政戰士,那又是我人生中一段非常尷尬的日子。我在軍中被迫辦黨務,經常編造開會的假資料,很諷刺的還在東引獲得業務優良獎。那段軍中日子,我見證了黨國不分的本質,也更加看透這個擅長造假的政黨的無可救藥。退伍兩天之後,我投入黨外運動的《八十年代》雜誌,也算是對自己污點的救贖。

過去黨、政、軍、警、特「五位一體」的中國國民黨,掌控社會與政治各方資源。因此許多台灣子弟受誤導、受威脅而不得不參加國民黨。如今國民黨竟然得意洋洋公布被他們威脅利誘而入黨的資料,有點像強姦犯得意洋洋公布被他強暴過的女子姓名,簡直寡廉鮮恥到了極點。

(作者現任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專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