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我的一道期中考題 2006-11-12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我在大學開有「台灣當代史」的課。每逢期中考,我常想考這麼一道題目─「試述國民黨不當黨產黨費的來源。」蓋國民黨黨產黨費的形成,反映著國民黨的統治本質,也是台灣當代史重要的內容。但是我擔心這個題目會被指責泛政治化,所以始終未讓這道題目出現。最近看民視新聞網(二○○六年十月二十九日)報導:「國民黨主席馬英九曾說,黨產是歷史問題。」太好了,既然是歷史問題,我的歷史課可以安心考這個題目了。不過不教而考,未免不近情理,所以容我藉此先來個考前提示。

國民黨讓「國庫通黨庫」確實有悠久的歷史。早在四十六年多前,雷震主辦的《自由中國》雜誌,就以〈國庫不是國民黨的私囊〉為題,發表社論(一九六○年六月一日第二十二卷十一期)指出:「這幾十年來國民黨由國庫中掠奪所得,究竟到何種地步?又究竟龐大到何種地步?非但局外人無從了解,即連國民黨當局,恐怕也由於掠奪的時間過久、範圍過廣、方式過多、數字過大,已經無從計算了。」四十六年前,雷震他們就指出國民黨掠奪多少國庫,已經難以估計。時至今日,這些糊塗帳就更難說清了。從以下兩個國民黨人的矛盾言詞,可以想見。

前國民黨主席連戰說:「李登輝主政時期是國民黨黨產虧損最嚴重的時候」(見二○○四年一月四日台灣日報二版),但是該黨砲手蔡正元則說:「國民黨在兩蔣時代哪有錢?是在李登輝任內才開始有錢…一切的疑惑都發生在李登輝時期。」(見二○○二年九月十一日自由時報二版)。國民黨政客講話互相矛盾,可見其黨產真是難以說清。不過把黨產問題賴給李登輝,未免對歷史太無知。

國民黨過去能夠「黨庫通國庫」,當然是兩蔣時代的「一黨專政」與「黨國不分」的產物,怎麼會「一切的疑惑都發生在李登輝時期」?這種答案,期中考一定不及格。四十六年前上述《自由中國》那篇社論發表時,李登輝根本還未加入國民黨。當時該社論就已經指出:「國民黨的黨部組織可以正式納入政府單位,黨工人員可以正式納入編制,黨部經費可以正式列入(政府)預算。」「各縣市黨部以下的區黨部,更假借『民眾服務站』名義,變成了縣市政府的一個附屬單位,一切人事費業務費由縣市政府負擔…這類所謂民眾服務處、站,在全省各地竟達三百八十個以上。」「國民黨各級大小單位,早已如同政府單位分別佔有大量的公有房屋土地。」

此外,該社論又指陳,許多戲院、旅館,原本是日產,都由國民黨接收為黨產。黨營事業則透過政府權力轉型成公營單位,享受一切優越待遇。「甚至可以動輒向台灣銀行貸款數百萬元之多,無異把台灣銀行當做國民黨的基金保管費了」,更過分的「乃至於蘋果的進口、砂糖的出口、馬戲團之類的娛樂團體來台演出等等,也無一不被國民黨利用為搜括黨費的手段!」

國庫長期被國民黨如此巧取掠奪,難計其數。不過硬體的黨產,較易追查。當國民黨霸佔的公地國產開始遭到指摘後,他們透過政治力,讓政府不得不將被霸佔的國產國土透過贈與或給予租權再賤賣給國民黨,所以霸佔公地公產部份幾乎已被後來政治性的贈與、租用或承購所掩蓋。這些強佔取得、贈與取得、廉價購得的黨產,最近有許多又被馬英九變賣,成為他們黨費的一大財源。

考前提示至此,歷史問題逐漸變成現實存在的問題了。考完期中考,不要忘了支持全民追討不義黨產!宣稱「反貪腐」的紅衫軍,盍興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