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我最近為何避免穿紅衣? 2006-09-17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一九三八年,作曲家鄧雨賢和作詞家李臨秋發表「四季紅」;到了五○年代,這首名曲被中國國民黨強迫改名為「四季謠」。當時被共產黨趕來台灣的國民黨,除了紅包之外,見紅就怕,因為紅色是共產黨的代表色。

最近總統府前泛起一片紅潮!身穿紅衣的民眾,打著「反貪腐」的口號要阿扁總統下台。這群紅衫族前晚更進行「圍城」,紅熱了台北中國城。如果時間回到三、四十年前,不要說無人敢質疑兩蔣的國務機要費,恐怕連聚眾穿紅衣都會惹來殺身之禍。可見今天台灣民主政治得來不易。

說起貪腐,最該臉紅心慌的應是藍營。遠的不必多說,光是看看當今地方首長,從基隆市長許財利、新竹縣長鄭永金等等許多涉嫌弊案的縣市長,到一大堆開溜在外的通緝犯,如朱安雄、劉松藩、伍澤元、朱婉清…,真是族繁不及備載,統統都是國民黨人。

至於國民黨的黨產侵占自國產多達數百億元,足可讓阿扁的國務機要費中帳目有問題的區區兩千萬元遜色多多。然而紅衫族的反貪腐,為何對象只是阿扁,卻對國民黨網開一面?

當然重點不只是因為貴為總統,必須接受更高標準檢驗,我看媒體的炒作才真正有以致之。媒體如果以對待馬英九一半好的態度來對待阿扁,或者願意以天天在爆料阿扁及第一家庭的態度,去報導上述泛藍的諸多弊案,那麼台北就不可能染紅了。

這次倒扁行動將「貪腐」的帽子丟給阿扁,彷彿那個長期被民間指為「黑金」的集團,卻變得清廉起來了?讓社會大眾如此認知錯亂,是反扁行動埋下的另一種隱憂。這種選擇性的「反貪腐」,勢必放縱更大的貪腐!

在「反貪腐」的倒扁舞台上,我看到把公款放入兒子和小姨子帳戶的人來了,倒銀行呆帳的政客也來了,介入學校包工程的人也來了,昔日專炒股票的傢伙也來了…,他們都來響應由「掏走台灣資金六百億元的通緝犯陳由豪」的好友所發起的「反貪腐」行動。

趕著在他的祖國還沒有統一台灣之前,就先對台灣的知識份子出拳動武的林正杰,竟然在倒扁會場上受到英雄式的歡呼,簽名連簽六小時。這群視暴力為英雄的人,多的是屬於馬市府的《台北導覽》所說的「聽到被稱為台灣人會很不爽」的那群人(他們在三一九之後曾經出來鬧過場,但在向中國飛彈說NO的「牽手護台灣」行列中,看不到他們影子)。除了貪腐,他們還罵阿扁操弄族群。嘴巴也說愛台灣的他們,在聽到「台灣國」時,竟然抓狂咆哮,好一個不分藍綠的倒扁行動(原來是紅的)!價值觀錯亂至此,也難怪「外省掛」道上兄弟姊妹也來反貪腐,還要維持秩序,成為正義之師!

至於為了發洩情緒,竟在一級古蹟台北賓館牆上噴漆寫字;說要「靜坐」,卻用高分貝喇叭吵擾附近台大醫院病人;更可悲的,有國中老師帶著學生說要來見習民主,見習啥?見習民眾可以對尚未起訴的案件先行判決?見習只要有一群人對總統不滿就可聚眾要求下台,不必在乎憲政體制?價值觀念錯亂至此,才真的置禮義廉恥於不顧了!

一場義正辭嚴的反貪倒扁行動,卻讓我們看到價值觀念錯亂的社會危機。儘管我對阿扁也有許多不滿,但為了擔心被誤會我也是價值觀念錯亂的人,我這幾天都避免穿紅衣上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