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李遠哲和我都沒良心? 2008-01-27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前中研院院長李遠哲日前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三月的選舉如果國民黨再度獲勝,台灣的政治「將陷入很危險的狀態」。他強調「在民主社會裡制衡是最重要的」;對於兩岸關係,他表示應由代表台灣利益的人與中國談判。記者問他是否中立,李前院長表示做為社會知識份子要憑良知做事。

李前院長的談話,受到認同台灣的輿論界的極度肯定,例如名記者鄒景雯寫特稿肯定李前院長的表態是「源自良心的抉擇」;然而,在台的中國人對於李前院長的談話,卻是一片撻伐與叫罵。有號稱「愛國同心會」的人,拿著一個豬頭去中研院踢館叫囂;有統派媒體指責李前院長「台灣少了一個知識份子,多了一個深綠信徒」,言下之意,李前院長的言行是違背知識份子的良知。

看到李前院長如此受辱,我頗能感同身受,因為最近我私下也受到相似的對待:這次立委選完,我在本專欄發表〈後代史家想知道的問題〉,提出十四個「為什麼」給國人思考:這樣的國民黨(曾經殺人無數至今仍拒絕轉型正義、長期反民主、侵占國產為黨產達數千億、一大堆貪污通緝犯逃亡在外、提出錢坑法案…的國民黨 )為何還會得到台灣人的支持?文章刊出後,有人感動落淚,有人寫信向我道謝,說我是「台灣的良心」;但也有人來信辱罵我,說我心中充滿仇恨,「昧著知識份子的良心」。我要同時做為台灣的良心,又要同時昧著良心,這種困難度,簡直比我女兒三歲時要我生一個姊姊給她還困難。

我充滿仇恨嗎?對於「人」,我何仇恨之有?聖經說得好,「因為上帝有寬容,無歸咎前代的罪」(羅馬書三:二十五)。但是如果硬要將「仇」字扣在我頭上,我只好承認,對於一切不公不義的惡行,我一向「嫉惡如仇」。證峰法師林秋梧的這句詩句,常駐我心─「願同弱少鬥強權」!

話說回來,「良心」是何其籠統之詞?還得看行為的動機與目的。我且舉中國清末的義和團為例來了解:義和團是群歹徒惡棍嗎?非也,他們拿著引魂旗、雷火扇、陰陽瓶去攻打「洋鬼子」,完全是出於一片「扶清滅洋」的愛國赤誠。衛道仇洋的大學士徐桐,還寫了一副對聯頌揚義和團:「創千古未有奇聞,非左非邪,攻異端而正人心,忠孝節廉,只此精誠未泯╱為斯世少留佳話,一驚一喜,仗神威以寒夷膽,農工商賈,於今怨憤能消」。夠有「良心」了吧?然而歷史證明這群「愛國同心」的蠢蛋,害慘了中國。

再者,有一種「良心」是基於自身權位與利害而發的,所以也難怪中國清末康有為、梁啟超提倡變法維新時,遭慈禧太后痛罵「莠言亂政,最為生民之害」。還有,一九一三年袁世凱斥罵孫文、黃興「不愛國家」、「除搗亂外無本領」,也是出於這種「良心」吧?

我從大學時代即投入民主運動,曾遭記過、退學,求職受干擾。有幸進學界之後,除教學、研究外,仍盡一點知識份子的言責。阿扁總統兩度要我出掌國史館,我都婉謝。但阿扁失言時,我仍不留情,諤諤直批。如此一路走來,我簡直昧著「良心」!

套這句徐志摩的詩「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我應該這樣說:「你我相逢在錯亂的台灣,你有你的,我有我的,良心」。那真是「一個良心,各自表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