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那些中國蠢留學生 2007-01-14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以「Taiwan台灣」名義參加世界教育部長會議的教育部長杜正勝,十日在英國倫敦政經學院以〈台灣的教育改革與台灣的未來〉為題發表演說時,卻遭到中國留學生舉牌、叫囂鬧場。中國學生除高舉「停止文化洗腦」、「文化台獨,數典忘祖」及「台灣是中國一部分」等標語,並問杜部長「既然不認同中國文化,為何曾任故宮博物院院長?」

中國留學生如此叫囂鬧場,不僅充分顯示其缺乏教養,而且這種不尊重演講者的「押霸」作風,正是中國文化的表現。中國文化裡面有一種黨同伐異的霸權心態。小者如這種舉牌叫囂干擾演講行為,大者如他們的統治者部署飛彈以武力恫嚇,都是霸權主義的中國文化的表現。這種文化,很難建立民主政治,這也是台灣不願意接受他們統治,而希望獨立建國的理由之一。他們如果真想「統一」台灣,應該先從本身的教養改善起,少幾分霸權之氣,多幾分民主修養,否則越鬧越「顧人怨」。

我從報上看到中國留學生向杜部長提出的一些蠢問題,一點都不陌生,因為這些問題,在台灣的國民黨也經常向台獨主張者提出,我們都聽膩了。特別是這類所謂「數典忘祖」的神話。

虧他們還是留學英國,他們難道會愚蠢到不知道英國的盎格魯撒克遜民族,也是許多美國人的祖先。依照這些蠢留學生的邏輯,美國人不把盎格魯撒克遜的祖先放在眼裡,而竟然搞起美獨,簡直數典忘祖!

人類發展到今天,「種族認同」與「國家認同」並非必然合而為一。英國、加拿大、美國、澳大利亞、紐西蘭……這些講英語的國家,其多數國民都有相同的血緣或相同的文化來源;日耳曼族的人,可能是德國國民,也可能是奧地利或瑞士國民。何「數典忘祖」之有?這種最起碼的人文常識與現代國家觀念,中國留學生竟茫然無知。

更無知的是,他們對台灣歷史與人文的懵懂。如果真要論祖先,許多台灣人的祖先,不僅有來自中國者,也有在地南島民族。拿杜部長來說,他的祖先裡面也有南島民族中的平埔族西拉雅人,不相信可以請問從事台灣人血緣研究的馬偕醫院林媽利醫師。

我最近曾由林媽利醫師為我抽血檢驗我的血緣,得知我與南島民族有關聯,甚至和印度的Tribal peoples有關,那批中國蠢留學生該不會要我去找印度統一吧?彭明敏教授也經由林媽利醫師的檢驗,確知具有平埔族西拉雅人的血緣。台灣人民的血緣多源而且複雜,請問我們建立自己的國家,到底數什麼典?又忘什麼祖?

至於他們叫囂「台灣是中國一部分」,要反駁此點,不必奢求他們去閱讀學者黃昭堂、彭明敏、陳隆志有關台灣在國際法地位的相關著作,只削請他們問問他們留學地的英國人,如果英國國民要來台灣觀光,跑去中國大使館簽證,能入境台灣嗎?僅此一問,就可以知道台灣是不是中國的一部分。

中國蠢留學生那些「數典忘祖」與「大一統」的政治神話,正是被中國洗腦教育的結果。自己受洗腦不自知,卻還要叫囂杜部長「停止文化洗腦」,真是可笑又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