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兩個頭,一個大 2004-11-10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二○○四年的台灣人,絕對不會太無聊。因為,蔣政權的殘存勢力在連輸兩次總統大選後,如喪考妣,鬼哭神號,奇言異行盡出,「漏氣步」盡展,讓台灣民眾目不暇給。只是,價值錯亂,是非顛倒,盡在其中矣!舉例如下:


兩顆子彈真假說


三一九阿扁總統和呂副總統遇刺(他們叫做「槍擊案」,正副總統遇刺就是遇刺,什麼「槍擊案」?),當天媒體問連戰,阿扁遇刺會不會影響選民投票,他回答說不會。隔天選輸了,他立刻翻臉說「槍擊案」是阿扁自導自演,目的在影響投票。他們不相信司法的調查,認為兩顆子彈都是假的,要求專家李昌鈺來台調查,李昌鈺應邀來台調查後,報告指出扁呂兩人的傷確實是槍傷,穿過吉普車擋風玻璃的子彈確實是從車外打進來的。於是他們改口稱,穿過擋風玻璃的子彈或許是真的,但是另外一顆還是假的,是阿扁自導自演的。依常理,兩顆子彈要嘛就全都是假的,要嘛就全都是真的,怎麼可能一真一假?理由很簡單,阿扁如何預知將有一顆真的子彈會來攻擊他(而且還會剛好穿過玻璃折射打到副總統的膝蓋),以便他事先預謀製造假槍傷來和這顆真子彈配合?我看藍營乾脆說李昌鈺也是假的,不是更直截了當?


阿扁操控司法說


連宋在當選無效的訴訟敗訴後,他們說司法不公,指阿扁控制司法。如果真如他們所說,宋楚瑜應感謝阿扁控制司法,讓興票案的承辦檢察官親自到宋楚瑜家裡問案。至於阿扁貴為總統之尊,卻還要老遠被花蓮地檢署傳去問話,難不成這也是「自導自演」?還有,李前總統只是證人身分,就不如被告身分的宋楚瑜那麼幸運,還要親自到法院連續站六小時接受問話,難道這也是阿扁控制司法的結果?


其實,談到操控司法,國親陣營應該最有經驗,試舉他們的「偉大領袖」操控司法的實例:一九六○年,當時《自由中國》雜誌主辦人雷震,結合台灣省議會五虎將等社會精英準備籌組新的政黨,結果遭蔣介石下令逮捕。「雷震案」爆發後,在軍法審判的過程中,蔣介石在總統府召集黨政要員以及軍事檢察長和軍法處長開會,指示刑期不得低於十年。再舉一個例子:台南開元寺的住持證光法師(高執德),於一九五四年被控叛亂,原先判無期徒刑,蔣介石認為判得太輕,下令改判死刑。類似這種案例,在兩蔣時代多不勝舉。年長一輩的人可能還記得,在五○年代時,曾經有一位檢察官,因為無法擺脫政治力的干預,結果乾脆明白簽結「奉命不上訴」,喧騰一時。過去專門效忠兩蔣的國親集團,從來不覺得兩蔣時代政治操控司法有何不對,現在民主化之後,兩任民選總統都還得乖乖被司法單位傳訊,他們卻開始認為政治干預司法。有沒有精神錯亂?


馬英九的交通混亂說


政治人物為了政治立場,思辨能力都會退化,馬英九市長最近對交通問題的言行,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先前,他說台北市交通阻塞是因為總統、副總統、游院長三人上班的車隊延誤造成。此話一出,增添不少民間的閒談笑料,當然也發揮一些讓深藍民眾更加厭惡扁呂游的效果(製造對立,這又是一招);接著,他又拿總統官邸周邊人行道上的拒馬作文章,說這樣會妨礙交通。說也奇怪,從三二○到五二○整整兩個月之間,一大群不服輸的藍營群眾聚集在凱達格蘭大道上面叫鬧,其所佔用的面積數十倍於總統官邸旁的拒馬,馬英九怎麼不覺得妨礙交通?更遑論影響附近醫院和學校的安寧,甚至影響民心士氣、造成股市跌滑了。


連戰的民主倒退說


連戰在幫藍軍候選人助選時說,阿扁政府執政後,我們的民主倒退了,人權沒有保障。到底是我們的民主倒退了,還是連戰的腦力倒退了?猶記得去年連戰曾表明他不承認李登輝主政時代的國民黨,言下之意,他是繼承兩蔣時代的國民黨。李登輝時代的最大特色是「民主化」與「本土化」(中國民主人士曹長青更多加一項「真實化」),其中尤以「民主化」備受國際肯定。至於兩蔣時代的政治,則是長期的軍事戒嚴與所謂「戡亂體制」。在那個黑暗的白色恐怖下,近達八千人遭處決,上萬的政治冤案,罄竹難書。直到九○年代之後,台灣才逐漸脫離白色恐怖的陰影。看看今天台灣的「自由」,宋楚瑜煽動群眾說要「帶領大家衝入總統府,活捉陳水扁」,市議員李慶元拿著棍子將阿扁總統的肖像捅下來,國民黨發言人蔡正元可以公開辱罵阿扁「抱屎桶」,當年專門效忠蔣家獨裁政權的趙少康、李艷秋等人天天在電視上面挖苦扁政府…,他們如此侮辱總統,挖苦總統,依舊安然無事。如果在蔣家時代,九條命都不夠槍斃。從台灣民選總統之後至今,台灣每年都被世界人權組織的「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評比為「完全自由國家」,與美、英、德、法、日本等國並列。反倒是對岸被國親集團視為本國的中國,一直被列在「完全不自由國家」當中。不知道連戰這股效忠蔣家獨裁政權的集團所持的「民主」標準是什麼?是不是由你們這群過去專門打壓民主運動的人來繼續執政,民主才不會倒退?而由過去推動民主運動起家的人來執政,民主就會倒退?


宋楚瑜的引來戰爭說


宋楚瑜說,如果綠營過半,台灣就會陷入戰爭。這種句型台灣人民已經聽慣了,不足為奇。謝長廷市長揶揄他說,如果看成算命先生,每次預言都不準,早該吊銷執照了。不過,放羊的孩子雖然喜歡亂放話,但並不表示野狼一定不會來。


我認為霸權主義的中國要侵略台灣,是可以預見的。面對中國侵略台灣,我們應該將台海兩邊的關係「中國內政化」還是「國際化」,對台灣才有安全保障?這個還需要問嗎?當年伊拉克打科威特時,科威特如果說他是伊拉克的一部分,國際社會就無法介入「伊拉克的內政問題」。同理,台灣被「中國內政化」之後,剛好滿足中國併吞台灣的藉口。容我再重複一句,「沒有一個獨立自主的國家,是以放棄自己的獨立主權來換取國家安全的」。國親集團始終要將台灣「中國內政化」,我們要問,一旦中國侵略台灣,你們到底站在哪一邊?


我看到親民黨的林郁方打出競選標語:「向六一○八億軍購說不」,真奇怪!二二八牽手護台灣的活動時,你不來一起向中國的飛彈說不,卻對內向我們的軍購說不?更奇怪的是,兩蔣時代,我們的國防預算高達七、八成,怎麼沒聽過你們向軍購說不?現在的國防預算,只不過一成六,你卻說不!還有親民黨的秦慧珠,競選標語是「反戰爭,要和平」,也真可笑,真的要「反戰爭,要和平」的話,就要去跟那個想發動戰爭、破壞和平的中國當局嗆聲才對,怎麼對著我們追求民主自由與獨立自主的台灣人民嗆聲?


台灣有這麼多是非顛倒、精神錯亂的奇言異行,讓我們看得眼花撩亂、目眩神搖,我都搞不清我到底是「一個頭,兩個大」,還是「兩個頭,一個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