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兩國共榮.一念之間 2003-07-21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去年有位研究台灣政治的北京大學研究生林君,來訪問我。訪談中,林君問我一個問題:「你們主張台灣獨立,實際上是靠美國武力保護台灣。你不擔心台灣成為美國的殖民地嗎?」我回答:「你們如果真的擔心台灣成為美國殖民地,就不該一天到晚用武力威脅台灣,逼得台灣走親美路線以求自保。你們為何不拉攏台灣讓台灣走親中路線?中國如果承認台灣的獨立主權,讓台灣與中國成為世上最友好的盟國,經濟互惠,文化交流、軍事結盟,美國一定嚇死。」


那一次訪談約兩小時多,談話中有辯論,也有共識。尤其他對於我解釋中國傳統歷史意識的部分,頗能溝通。我大意是說,今天北京當局一直將台灣解釋成他的領土,把「統一」台灣視為神聖的歷史任務,這種心態完全是中國傳統歷史意識在作祟。


揆諸中國近三千年歷史,大抵出現兩種局面,一為大一統帝國,一為列國並立。前者約有一千七百多年;後者將近一千三百年。兩種局面的百分比大約是五十八比四十二,這樣的比例差距並不算大。而且列國並立時,人民生活不見得差,試以五代十國來看,在福建的大閩國,發展海上貿易頗有成就;在四川的蜀國生活也不差,反倒是被趙匡胤的宋帝國併吞之後,生活下降,爆發農民反抗。但是過去中國傳統觀念中,視中央集權的大帝國為常態,即使生靈塗炭也不在乎;視列國並立(即使人民生活安定繁榮)為不正常。結果,一些帝王將相以打破列國並立的局面、追求「天下一統」為神聖的歷史使命。而史家也以「天下一統」做為謳歌歷史的標準。所謂「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而且「天無二日,民無二王」。萬一「天下」實在「一統」不起來,便要爭「正統」,宣稱自己政權才是「正統」,其他都是亂臣賊子,因此「漢賊不兩立,王業不偏安」。所以,「統一觀」的另一面便是「正統論」。這種觀念完全是專制王朝的產物,與現代的國民主權國家相去萬里。為了這種「統一觀」與「正統論」,不僅抹煞許多地區的獨特創造性,而且征戰不斷,斷送了無數人民的幸福安定!Lucian Pye曾經指出,中國歷史上為了追求大一統,消耗太多人力、物力、財力,這是中國積弱不振的因素之一。


用兩個英文字來解釋,中國只懂得Unified,不懂得United。前者將許多具有特質的個體抹殺,併入一個大體;後者是讓具有不同特質的個體,保留其特質,再聯合起來。中國一直要「統一」台灣、消滅台灣的主體性,完全是Unified心態,對雙方皆無好處。如果兩者是United,必可共存共榮。


林君臨走前,說我這個台獨人士和他原先想像的很不一樣。我則告訴他,回去寫論文引用我的話時,不論你同不同意,記得批判一下,以免惹來麻煩。他一陣苦笑。


一年後,台灣受到中國SARS之害,以及香港基本法廿三條的警惕,台灣人對中國愈加敬而遠之。中國當局不僅不思爭取台灣人心,反而更以「大一統」心態,處處打壓台灣。從阻擾台灣參加世界衛生組織、世界婦女論壇,到日前要求各國在其公民護照的「出生地欄」排除台灣改為「中國」等動作來看,他們仍跳不出傳統歷史意識。


台灣與中國能否共存共榮,就在這一念之間。但是,僅這一念之間,中國老是停滯在「前近代」(pre-modern )的歷史意識渡不過來。為了陳舊的歷史意識,獨立的台灣難道就要犧牲自己的民主自由而俯首屈從嗎?那些「過著台獨生活反台獨」的藍色集團,你們應該設法幫忙你們祖國改變頭腦,而不是隔海唱和「一個中國」的陳腔濫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