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昔日芳草 2006-08-28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在電視上看到林正杰毆打金恆煒,我有如下感想:

一、表面上看,「外省人」林正杰,毆打「外省人」金恆煒,其實是中國人林正杰,毆打台灣人金恆煒。這個例子,又告訴我們,統獨爭議、國家認同的問題,不等於是族群問題。

二、過去參與民主運動的人,今天竟然迷信拳頭可以解決問題,甚至還說看到一次還要扁他一次,十足的流氓口吻。於此可見台灣的民主文化根基尚淺。

三、林正杰過去動不動就宣稱自己是「吃台灣米長大的」,大家給他熱烈的掌聲;如今卻穿起紅衣,結合一群黑衣人和北京當局唱和,和台灣獨立主權作對,果真「近朱者赤」?

四、心向中國的林正杰,敢不敢向中共政權爭民主、反專制、反貪污?

五、林正杰向金恆煒嗆聲說︰「我當年參加黨外民主運動,你在哪裡?」我用屈原的這句話回應他:「何昔日之芳草兮,今直為此蕭艾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