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阿Q與阿K 2007-10-21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阿Q被罰跪在眾人面前,心中卻想,反了!反了!這年頭竟然有兒子處罰老子之事,想著想著,明明遭罰跪,心中卻真以為當起人家的老爸來了。魯迅寫《阿Q正傳》,藉著主角阿Q,諷刺中國人那些上了當、吃了虧的人,不知奮發,卻只會說大話,自我陶醉,獲得「精神勝利」的劣根性。中國魯迅創造的「阿Q」,與西班牙的塞萬提斯所創造出的「唐.吉柯德」、俄國作家屠格涅夫所創造的「羅亭」,都是名滿世界的典型人物。

最近我發現我們台灣也有一種人物類型,可以躋身其中。不過,這類人物的性格,完全異乎「阿Q」的性格,我稱之為「阿K」。阿Q出自對岸的中國,但是阿K則可以在台灣的中國人身上找到。我期待哪一位才華橫溢的作家趕快執筆寫一部不讓魯迅專美於前的《阿K正傳》。

阿K到底何許人也?阿K的K,當然是KMT的K。KMT者,國民黨之英譯簡稱。以下試舉阿K近日言行為例,提供《阿K正傳》的寫作素材:

之一:阿K們最近開記者會,公布陳水扁總統率團出訪外國,花掉了幾千萬元費用。他們大罵阿扁總統浪費國家公帑去拚外交是毫無意義。其實扁政府出訪外國的花費,都在外交預算之內,阿K就不能容忍。但是阿K竟然感覺不出來他們的同志王玉雲、劉松藩、朱婉清、伍澤元、王又曾、梁柏薰、朱安雄、陳由豪等等(族繁不及備載),一大堆逃亡在國外的經濟犯、貪污犯掏空台灣的錢是阿扁外交費用的幾千倍?記憶所及,陳由豪掏空台灣六百五十億元;國民黨籍官派的前高雄市長王玉雲違法超貸中興銀逾八十億元;前立法院長劉松藩協助前廣三集團總裁曾正仁向台中商銀超貸十五億元並從中抽佣一億五千萬元;梁柏薰涉嫌僑銀五十多億元背信和違反銀行法的貸款;至於曾任國民黨中央委員的王又曾,掏空的數目更是天文數字…。同樣都是出國,一者是元首出訪友邦,一者是掏空台灣資金逃亡在外。阿K對前者辱罵有加,對後者卻無動於衷,唉!阿K精神!

之二:更爆笑的是,有位阿K(乾脆唱名清楚:她叫盧秀燕)也開記者會,指責第一家庭穿的入聯T恤是A了國家的錢,每件兩百元,陳幸妤全家四人共A了八百元。第一家庭穿的入聯T恤是否A自國家的費用,我不清楚,但是我知道阿K們竟然忘了他們侵占自國家財產的黨產數目,是那四件T恤的一億倍以上!

之三:阿K們批評國軍不該散發宣傳台灣加入聯合國的傳單,也攻擊郵政總局在郵件加蓋入聯公投的標語。對於宣傳台灣加入聯合國,最不高興的,應該是中國北京當局,沒想到台灣的阿K們竟然如此和他們同聲同息。阿K竟然忘了以前國軍單位和各類郵件,多的是五花八門的標語─從「消滅共匪」、「蔣總統萬歲」到「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愛怎麼喊,就怎麼喊,誰能奈阿K何?

之四:有一位阿K(還是唱名清楚,就是丁守中),在立法院質詢新聞局,說民進黨每逢選舉就激化兩岸問題,會促使中共武力犯台。阿K竟然不知道他們要中華民國「返聯」,必須趕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代表,此舉激化兩岸更深。至於這個深怕激化兩岸的阿K們,正是當年專門要我們激化兩岸(消滅共匪)的集團。阿K,我真服了你!

之五:阿K聽我們要入聯,就趕快轉移話題,責罵扁政府只拚政治不拚經濟,造成人民生活困苦。阿K不知,近年失業增加乃因過度「中國熱」造成過量工廠西移所致。而此「中國熱」不正是阿K們最熱中者乎?罵別人救火不力,卻提著汽油要救火。如此阿K,非幫他立傳不可。

(作者現任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專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