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信耶穌得水牛 2007-12-23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耶誕節將屆,我想起一個笑話:在颱風過後的某一天,有一位農夫經過鎮上的一家教堂,看到教堂牆上掛著幾個大字─「信耶穌得水牛」。農夫覺得又詫異、又驚喜,心想,這麼好,信耶穌就有水牛可以得,進去看看。農夫耐心地聽完牧師講道之後,等著牧師發水牛給他,可是唱詩、祈禱、奉獻的程序一一進行完了,就是等不到有人要發放水牛。於是農夫忍不住趨前問牧師:「什麼時候要發水牛?」牧師一頭霧水反問:「發什麼水牛?」農夫說:「你們教堂外面的牆上不是寫著『信耶穌得水牛』嗎?」牧師噗哧一笑,解釋道:「是『信耶穌得永生』啦,這次颱風來,把『永』字打掉一點一橫,『生』字的底下一橫也掉了,結果『永生』變成『水牛』,讓您誤會了,真歹勢!」

「永生」與「水牛」真是天壤之別。前者是生死大事,後者只是眼前生計。牧師們常用上述的笑話來比喻許多人只在乎眼前生計,而不在乎生命的終極關懷。不過,「永生」也許是見仁見智的宗教觀點,崇尚佛陀的菩提智慧的人,也許也無所謂「永生」之說。

我們不妨暫時挪開宗教信仰的話題,把層次稍拉低一點,就以「國家主權」或「民主自由」的價值來取代「永生」,再與「水牛」相提並論。我們發現,今天許多台灣人仍只在乎「水牛」(眼前的生計),而較少關心「國家主權」或「民主自由」的價值。所以他們會出現這類的句型─「肚子都吃不飽了,還管你什麼台灣前途?」、「生活都變差了,還搞什麼入聯公投?」、「景氣不好,管他什麼主權獨立?」…。

藍色的政客與親中媒體更會利用這種心理,大肆炒作,例如他們在面對國營事業由「中國」、「中華」正名為「台灣」時,就叫嚷說「民進黨政府只會搞意識形態,花了幾千萬改名,完全不顧民生。」面對制憲正名、入聯公投等議題時,他們也叫罵「入聯公投只是在拚政治、拚選舉,完全不拚民生,不拚經濟。」他們擅長將民生經濟的範疇,拿來和高層次的國家定位問題或民主自由的價值糾纏在一起,然後責怪民進黨政府不注重民生經濟。

藍色媒體與政客真的那麼注重民生經濟嗎?那麼,採一階段投票可以比二階段投票節省數千萬元,他們為何不接受?寧願以立法院多數暴力來干擾中央既定決策,堅持要實施浪費人力、財力的二階段投票!再看慈湖的兩蔣「陵寢」每年要花費國家七千萬元的開銷,他們又為何遲遲不肯遷葬?「拚民生,拚經濟」之說,只是他們拿來打擊台灣主權、復辟其舊政權的說辭而已。

部分鄉親受這些親中媒體的洗腦制約,還真以為少談主權,少拚政治,就可以真的讓民生經濟發展。殊不知,台灣擁有獨立主權,保有民主自由,是絕對可以保住民生經濟。一旦台灣被專制中國併吞,被鎖入中國,不僅將失去民主自由的生活,台灣的百行各業更將受到中國洶湧而來的衝擊,到那時刻,不要說台灣人,我看連台灣的水牛都永不得翻身!

「永生」也許飄渺不可及,但是台灣的獨立主權與民主自由價值的維護,是我們可以身體力行的。在耶誕節前夕,我們當有這番體認,阿們!

(作者現任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專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