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信徒的迷惘 2012-09-02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在中元普渡的前夕,台北市士林區有一家神壇發生火災,造成廟祝的妻子、兒子、媳婦、孫女一家六口被燒死。他們正儲備好一大堆的金紙、冥紙,準備要大肆普渡一番,沒想到反而遭此不幸。金紙、冥紙都提前燒了!自己開神壇,卻自身難保,鬼神毫不給面子。這真是信仰上的一個「反見證」。

這種「反見證」的例子太多了,記得以前有好幾次進香團車子發生死傷慘重的車禍情事,才剛進香朝拜完成,離開廟宇,就翻車死人。這還不夠證明該神明信用破產嗎?這還不夠證明那些紙錢全都白燒的嗎?

據悉有許多廟公或廟裡的工作人員,因為長期吸入太多金紙燃燒之後的廢氣(一氧化碳、硫氧化物、氮氧化物、苯、甲苯、乙苯、戴奧辛…)導致鼻咽癌、肺癌等。神明顯然沒有對服侍祂的人特別庇佑,反而「恩將仇報」?然而,這些反見證的實例,對於虔誠的信徒來說,顯然沒有一點反省作用,信者恆信,拜者恆拜,照樣「世人愛神」。

上週我從俄羅斯旅遊回來,參觀過那麼多古教堂之後,我心中盤繞著一個問題:這個教堂林立的國度,為何也同時存在過慘無人道的「農奴制度」?上帝為何容許世襲的「農奴制度」存在了五、六百年?農奴們一樣上教堂敬拜上帝,為何上帝不能解放他們的農奴之身,而且還要讓兒子、孫子世世代代繼續當農奴?「神愛世人」的彌賽亞,讓農奴等了五百多年不來,但農奴依然過著「世人愛神」的生活。

虔誠的信徒很難從反見證的實例中建立理性的反思。也許宗教信仰是生死的終極關懷,當人類實在沒有勇氣面對死亡的陰影,只好繼續信靠後設的神明,以資依靠,儘管祂經常跳票。

然而我們也發現許多人面對現實政治,竟然也出現這種宗教情緒。明明那個黨已經百病叢生,明明那個政治神明也已經失去靈驗,卻依然有人信之不疑。明明那個黨裡面的黨員、中央委員,甚至中常委,出了許多掏空台灣數千億元流亡在外的經濟犯、貪污犯;明明那個黨位居要津的「青年團團長」(林益世)原來是貪腐無賴之徒;明明賄選案件絕大部分都出自該黨黨員;明明那個黨已經讓台灣景氣「天天天藍」,而那個黨的「廟公」卻還標舉著「清廉」的大旗、吹著「廉能」的法螺,竟然還可以讓許多人堅信他們不疑!雖然民調顯示這位黨的「廟公」的滿意度已經跌到剩下二十一%,但我還是要驚疑,這樣信用破產的廟公,怎麼還有二十一%的人在信,這是一群怎樣的信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