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咨爾多士,為民前鋒! 2014-03-30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敬愛的同學們:

這次為了反抗「黑箱服貿」,你們佔據立法院議場,引起全國關心台灣前途的大學生們響應,紛紛齊聚聲援,人數高達三、四萬人。中國黨震驚了!於是各種侮辱紛至沓來,罵你們是「被利用」、「被煽動」、「鬧事不讀書」,甚至罵你們「暴民」!

身為老師輩,看到你們眠食不繼,身心煎熬,我已萬分不捨。再看到政客與愚民對你們的辱罵,更心痛如絞!

每一個暴政,都會辱罵反抗者為「暴民」,這是歷史鐵則。孫文被滿清罵為「大寇」就是範例。不同的是,孫文確實是以暴力推翻政府,而你們只是行使抵抗權,只是非暴力的「公民不服從」(civil disobedience)而已。但金溥聰卻罵你們「暴民」,簡直比當年他的先人滿清政府(孫文要驅逐的「韃虜」)還更顢頇。

至於罵你們「被利用」、「被煽動」、「鬧事不讀書」的,有許多人是出於心理投射(projection)。他們在和你們一樣年歲時,不曾體會過「以天下蒼生為己任」的知識份子的意義,所以當他們看到現在竟然有一大群學生出來關切公共議題、關切台灣前途時,就以自己的經驗投射,以為你們一定是被利用的、被煽動的。

這幾天我到現場更是深受感動!我發現你們論述能力不在我們教授之下,你們組織分工的井然有序,更讓我驚嘆!看到有同學不時拿著大垃圾袋叫收垃圾,而且還分類耶!你們的組織、動員、分工、敬業、論述…,與民進黨相較,遠超其前,民進黨怎麼能「煽動」你們!

國民黨政客誣衊你們的時候,忘了今天他們所享受的權位,正是當年多少青年學生奮鬥的成果:辛亥革命推動者多的是青年學生,像中國同盟會書記陳天華只有十八歲(他為了喚醒留日學生,留下萬言書跳海自殺);寫《革命軍》的鄒容只有十九歲(他死於滿清獄中)。再看看「外抗強權,內除國賊」的五四運動,不都是當時中國的大學生推動的嗎?

再看我們台灣,一九二○年代「台灣文化協會」的文化啟蒙與抗日社運,有一半成員是青年學生;一九四七年的二二八事件中,青年學生動員抗暴,歷歷在目;之後的白色恐怖,許多學生因關懷國家社會而身繫囹圄,甚至血染刑場;一直到九○年代,歷次學運規模不一,但都是青年學生關心國政、追求民主的表現,尤其一九九○年的野百合學運,更一舉催化了台灣的民主化。

同學們,別灰心!黨國不分的中國國民黨固然將黨歌與國歌並用,但其中的一句話,他們只唱著騙人,你們卻實踐了:「咨爾多士,為民前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