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建立新國家 比當總統更重要 2006-08-20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兩千年阿扁準備參選總統時,有一次與台灣教授協會約好聚會,想聽聽大家的意見。後來因為臨時有事,改請李逸洋先生代表到場。我寫了一句話,請逸洋兄轉交給阿扁兄:「建立一個新國家,比當總統更重要。」

當不當總統確實不是很重要,尤其是當這種「遷佔者國家」(settler state)的延續體─「中華民國」的總統。所以阿扁下不下台,我不太在乎;但是,這次我沒有參加倒扁,並不表示我挺扁。不客氣說,阿扁當了六年的總統,以「建立一個新國家」來看,他並沒有努力以赴,反倒是從「四不一沒有」,到扁宋會之後用「自欺欺人」一語來辱罵制憲正名運動,都讓我痛心,還曾為文重砲抨擊。尤其阿扁的屬下陳哲男、女婿趙建銘涉弊,以及國務機要費風波,更加讓我對這種「國民黨化」的跡象痛心疾首!但是我沒有參加倒扁,為什麼?

先從藍營發動的罷免案說起。藍營要罷免阿扁並不是今天才出現,只是這次逮到看似義正辭嚴的「反貪污」的藉口。我絕不相信藍營反貪污,因為藍營的弊案重重,論案件、論金額,絕對不輸給民進黨,怎麼不反呢?說穿了,他們是在政治鬥爭,配合媒體同路人,試圖摧毀在地政權的形象,以便復辟其舊勢力。

有了這基本認識,我當然不可能在罷免案未通過之後,又跟著「親綠學者」繼續完成藍營未竟之業,更不可能陪施明德上台當道具。尤其當我發現這群倒扁大軍中,找群眾的、找舞台的、找市場的、找利益的…都來了,我的潔癖自然發作,而不屑與之為伍。

當然,倒扁大軍中也有幾位我的好友與前輩,他們深具理想色彩,我不敢置疑。只是,他們「one issue」的思維,與我考慮整體戰略有所不同。何況五十幾年來罄竹難書的歷史舊帳尚未結算,卻只清算阿扁週邊的所謂「貪婪」,太不符合比例原則。

我也要請這幾位具理想色彩的好友幫我請教施明德:這幾年來當我們在面對藍軍的惡鬥、當台灣的獨立主權受到藍軍(及其背後的紅軍)的傷害、當我們致力於制憲正名時,他為什麼沒有和我們並肩作戰?反倒是現在卻和藍軍站在同一陣線倒扁?

還有,施明德在給阿扁的信上說,他曾邀阿扁保證擔任總統之後應堅持「台灣已是主權獨立國家的地位,絕不可退卻」、「台灣人民有決定自己命運的權利,絕不可放棄」,施明德是否能同樣要求捐款者及吹捧的媒體,也堅持以上原則?

最後再請問,若阿扁下台,那麼藍營可以讓軍購案付委討論了嗎?藍軍可以不要再事事杯葛反對了嗎?國民黨侵佔國家的財產可以歸還了嗎?藍營可以不再聯共制台了嗎?這些問題必須在倒扁同時一併考慮。

如果阿扁總統真的下台,我也要把當年期待阿扁的話,送給呂副總統─「建立新國家,比當總統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