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思想的三聚氰胺更可怕! 2008-10-05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我的專欄雖停筆月餘,但更見親友真情,許多人來電關切,問我是否身體有恙。我開玩笑說,吃到中國的毒奶粉了。

其實我也不敢確定我的玩笑是否成真,這個月來,中國毒奶事件鬧得滿「台」風雨,甚至轟動全球。我也不敢確定我有沒有吃進來自中國的三聚氰胺。

更何況自從扁政府逐漸對中國開放(但仍被藍營污衊為「鎖國」)以來,到馬政府的全面向中國傾斜投靠,台灣人的食衣住行育樂幾乎已難擺脫中國陰影。這個無所不毒的中國─毒奶粉、毒牙膏、毒玩具、毒大米、毒酒、毒木耳、毒米粉…,真是「毒」繁不及備載,已經波及世界多國,更遑論向中國傾斜的台灣,豈能不受更大威脅?

然而,還有比毒食品更大傷害的,那就是思想的毒、意識形態的毒。台灣除了受害於中國的諸多黑心有毒貨品之外,還受到來自中國的思想毒的威脅。有形的毒害易察,無形的毒害卻潛藏人心,無時不在發作,腐蝕著我們台灣。我把這種思想毒稱之為「中國思想毒」。

「中國思想毒」由中國國民黨帶進台灣,透過教育、媒體灌輸給台灣人民,至今仍經常在台灣人身上發作。

自一九四九年底中國國民黨政權敗退來台灣,在台灣建立學者Ronald Weitzer所說的「遷佔者國家」(Settler State)以來,這個「遷佔者政權」的國民黨在台灣設計的國家架構,是以全中國為指標。儘管他們當時早已逃離中國母土,但在國家認同上,卻仍以其母土作為認同的座標。整套教育內容及價值體系,全然以大中國為座標來思考,毫無台灣的主體性,灌輸台灣人民對其故國山河的感情,而不是對台灣歷史的了解,當然更沒有現代國家意識的培養。這套意識形態的內涵,包括以下幾個元素:

一、「去台灣化」:台灣的歷史文化、語言,被屏棄在正規教育之外,甚至受到嚴重的歧視與侮辱,也因此台灣子弟被訓練出自卑自辱的奴性。對於自己的歷史,茫然無知。對於自己的身分認同,也必然自我否定。

二、「大一統」的大國觀念:中國傳統歷史意識以「大一統」的大帝國為常態,視「列國並立」為反常,這套「前近代」(pre-modern)國家觀,只在乎地廣人眾,泱泱大國,不在乎人權法治民主自由的生活價值。

三、「中華民族主義」的政治迷思:以虛偽的血緣、文化為依歸,以「中華」的符號來制約,於是被「後設建構」的「中華民族」圖騰,套牢了台灣人的中樞神經。

以上的意識形態,也可以說是「中國思想毒」的元素。這些思想元素,目前更普遍存在於對岸中國官民的腦中。因此,國民黨長期灌輸給台灣人民的這套中國思想毒,正好成為中國併吞台灣的催化劑。

看到許多統媒在報導中國毒奶粉事件時,把中國說成「大陸」,這種用詞,正是中國「大一統」毒素反應的一個實例。明明叫做中華人民共和國,我們媒體(除了民視及自由時報等)竟然稱之為「大陸」,稱中華人民共和國為「大陸」,無異是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意即這個中國有「台灣」地區、有「大陸」地區。

可見防範中國的毒奶粉容易,但要擺脫中國的毒思想困難。中國奶粉中的三聚氰胺讓人腎結石,中國思想中的三聚氰胺卻讓我們頭腦僵硬。

律師傅雲欽曾說得好,台灣人「哀莫大於心不死」。台灣人如果不早日死了中國思想毒素的心,那就準備當黑心毒品帝國的子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