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政治宣傳與歷史教育 2014-05-25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台灣歷史學會舉辦「二十世紀人物評價與歷史研究」研討會,我發表〈李友邦的悲劇與歷史教育─兼論課綱「微調」〉一文。以下是本文主要論旨: 

此次教育部對中學歷史課綱的所謂「微調」內容,在日治時代部分強調台灣人參與抗日的歷史,其中特別增加「李友邦等赴大陸參與抗戰」內容。 

學生如果只讀上述「微調」課綱所編撰的課本,對李友邦的認識就是「台灣人效忠祖國的抗日英雄」,殊不知這位「效忠祖國的抗日英雄」最後竟被「祖國」槍斃! 

當時身兼台灣省政府委員、中國國民黨台灣省黨部副主任、三民主義青年團中央直屬台灣區團部主任的李友邦,於一九五一年十一月被蔣介石下令逮捕,四個多月後被處決! 

李友邦為「祖國」賣命,最後卻遭「祖國」奪命的歷史,絕非只是特殊個案,而是當時台灣社會菁英們的共同命運。 

歷史的理解應該多面且宏觀,歷史教育也該如此。然而這次歷史課綱「微調」,僅擷取李友邦赴中國參加抗日行動的經歷,「台人參與祖國對日抗戰」顯然符合國民黨的「政治正確」;但是李友邦最後遭「祖國」處決,則隻字不提。其實這段「為『祖國』賣命,卻遭『祖國』奪命」的歷史,才是台灣人更該記取的歷史教育。 

這種選擇性的教材,無助於對歷史的多面理解,只是「借死人講自己的話」,用斷章取義的教材來誤導學生,那不是歷史教育,而是「反教育」。無怪乎黑格爾說:「人類從歷史得到的唯一教訓是,人類沒有從歷史得到教訓。」 

固然,歷史教材因篇幅有限,不可能毫無選擇,但教材選擇除應多元而宏觀外,必須符合比例原則,例如事件影響的深淺、規模的大小、遠近的關係等等。萬不可捨影響深者,而取影響淺者;不該捨規模大者,而取規模小者。 

以李友邦參加中國抗日的「台灣義勇隊」而言,在中國抗日戰爭史上及台灣史上並無結構性的影響。若論規模與時間,這個運作約六年多的「台灣義勇隊」,人數只有原先的四十二人,後來增加到七百多人而已。這樣的時間與規模,如果拿二二八之後在日本、美國、歐洲發展出來的台灣獨立運動的許多組織(如「台灣獨立建國聯盟」)來相比,長期在海外為台灣人發聲時間長達五、六十年,參加人數成千上萬,而且成員「幾乎清一色的知識份子」、「全世界根本看不到這種幾乎每人都是碩士博士的革命團體」。海外台獨運動與組織不僅影響國際政要,也對台灣島內的民主運動發揮直接或間接的作用。如此天淵之別,如果李友邦的「台灣義勇隊」必須寫入課本,則台獨運動的組織與團體就更該大書特書!然而卻隻字不提,顯然不合比例原則。這樣的課綱「微調」,只是在替國民黨進行政治宣傳而已,絕對不是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