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政治詐騙集團之今昔 2003-07-07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前一週有兩件事情使我相當感慨:其一是,在蔣家戒嚴時代呼風喚雨的關中,建議他們國民黨要清算李登輝;其二是,有兩位電台節目主持人章天軍、阿生遭國民黨主席連戰自訴誹謗案,於日前出庭。


連戰告這兩位主持人時,是由國民黨文傳會主任蔡正元出面的。剛好這位蔡某人最近也告我妨害名譽,因此當我看到章天軍和阿生北上出庭受到五百多位民眾熱烈迎接時,真有吾道不孤的感覺。同為政客被告人,我忍不住也想在此為他們聲援。


連戰告兩位主持人的理由是,兩位主持人在節目中批評說:「連仔和宋仔合在一起好像是天下最大的金光黨,變成一個驚死人的詐騙組織」。這句話我聽起來一點也不覺得意外。甚至我以在大學講授「台灣當代史」的歷史知識,對於這句話更覺得「心有戚戚焉」。我們最好從國民黨來台之後的歷史說起。


蔣介石倉皇逃來台灣之後不久,就宣稱「一年準備,兩年反攻,三年掃蕩,五年成功」。許多老兵(當時還不老)信以為真,不敢在台灣成家立業,還領了「戰士授田證」,準備三、五年後回鄉過活。沒想到一待數十年,又不許回家,孑然一身,因此有人遂有「毛澤東殺我父母,蔣介石斷我子孫」之嘆。


一九五四年十二月,蔣介石的代表與美國簽訂「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締約前,雙方先發表聲明,稱該約屬「防禦性質」,不含反攻大陸之作用。而且該約規定「締約國所有『領土』等詞就中華民國而言,應指台灣與澎湖」;一九五八年八二三砲戰時,蔣介石又與美國總統艾森豪發表聯合公報,蔣答應放棄武力反攻大陸。蔣介石的國民黨政權為了得到美國援助,早已答應不反攻大陸,可是對內卻還在欺騙台灣人民,天天嚷著「反攻大陸,消滅共匪」。誰敢有任何懷疑,馬上用子彈伺候,或抓到火燒島去深造。有良知的知識份子像殷海光教授,在「自由中國」寫文章,質疑「反攻大陸問題」,並呼籲「反共不是黑暗統治的護符」,不料後來卻種下雷震(自由中國主辦人)「為匪宣傳」的罪名,下獄十年。檢視一九五○年代,國民黨政權槍斃了兩千多人,八千多人被判重刑,不就是為了他們的「反共抗俄」的政治神話嗎?即使到了一九六四年,彭明敏教授發表「台灣人民自救宣言」,呼籲面對一中一台的事實,建議不分省籍,制定新憲法,重新參加聯合國,卻也因此獲罪被判重刑。撫今追昔,誰是政治詐騙集團,誰是高瞻遠矚的先知,蔡正元你真的沒有能力判斷嗎?


台灣人民為了讓他們「反攻大陸、消滅共匪」,國會由老代表長期盤據還不要緊,我們認真繳稅,讓他們將國防預算編到六、七成,犧牲許多社會福利、交通、教育等建設,也犧牲許多集會結社言論出版等人權。所為何來?竟是為了成就他們當年「反共抗俄」的政治神話。


政治神話還不只是「反共抗俄」一端,還有個人造神運動。他們把大獨裁者蔣介石說成「民族的救星,時代的舵手,世界的偉人」,透過教育系統和大眾傳播媒體經常要塑造其英雄形象,渲染其領袖魅力。學校的「教育」,充斥著許多為他個人歌功頌德的教材。一九五○和六○年代的各校園內,都有他的大幅畫像或銅像,以及「蔣總統萬歲」之類的封建標語。他們還編歌作曲要台灣人民歌頌「偉大的領袖」,試舉一段當年「領袖頌」的歌詞,讓今天沒機會當奴才的青年子弟看看當年唱的歌有多麼肉麻:「領袖,領袖,偉大的領袖,您是大革命的導師,您是大時代的舵手,讓我們服從您的領導,讓我們團結在您的四周,為了生存為了自由,大家一起來戰鬥…人人須要戰鬥 人人須要領袖。我們要在您勝利的旗幟底下,打倒朱毛,驅逐俄寇,把國家民族拯救,領袖萬歲!領袖萬歲!我們永遠跟您走,我們永遠跟您走。」


回顧國民黨在台統治史,我們發現原來這是一場騙局。當時國民平均壽命不過七十,他們卻要台灣人對蔣介石喊「萬歲」。諷刺的是,當年向蔣介石發誓要「永遠跟您走」的人,現在多的是跟北京中共在走;當年要人家「鞏固領導中心」的集團,現在天天都在電視上辱罵民選總統;當年要我們「戰鬥」的集團,現在叫我們不可刺激中共;當年專門以「匪諜」及「為匪宣傳」為由捕殺人的集團,現在卻有一些人扮演起當年「匪諜」的角色…。前後對照,我們真有被騙的感覺。


這個政治詐騙集團到了九○年代,為了權位爭奪,也為了抗拒本土化,竟然一分為三,以致失去執政機會。如今為了舊勢力的復辟,又三合為一。然而他們在分合之間,卻依然翻雲覆雨,好之欲其生,惡之欲其死,讓民眾不知何以觀之。


大家還記得上次總統選舉期間,連戰陣營罵宋楚瑜的話嗎?什麼「狼心狗肺」之言盡出。當時蔡正元還說宋楚瑜「吃國民黨不只一斗,卻咬國民黨不只一口」,還引陳履安之語說宋「恨心太重」(見二○○○年三月十日中央社稿)。更有意思的是,國民黨在報上刊登廣告大罵宋楚瑜。玆舉登在二○○○年二月廿三日聯合晚報的廣告來看,國民黨的廣告標題是「宋鎮遠在美國有五棟房子!宋楚瑜如何交代?」,廣告內文這樣說:「…台海危機期間、省長卸任前後,宋楚瑜匯到美國二億八千萬!前後匯美資金高達三億八千萬!」「根據監察院調查,宋楚瑜也在這段期間,於八十七年十月到八十八年五月,私下透過親人、親信名義,利用省屬行庫員工、司機、工友等基層三十二個人頭,匯出四十四筆共五百二十一萬美元,登記用途包括『投資國外不動產』、『贍家匯款』等。這是想落跑嗎?」「兩次敏感時機,共匯出九百三十一萬五千美元,折合新台幣兩億八千萬。加上其他時間匯出的一億,總共匯到美國高達三億八千萬,這個數字是陳碧雲在記者會上所提的三倍!外國媒體說:田中角榮政權因為政治獻金弊案垮台,德國前總理柯爾也因同樣情況而退出政壇,他們也都受到司法的偵辦。如果是在世界其他民主國家,宋楚瑜根本就選不下去了!今天宋楚瑜如何面對自己?如何面對社會?如何面對民眾?」「民國八十年宋鎮遠剛到美國唸書,卻在這一年就買了兩棟房子!他那裡來的錢買房子?更神奇的是,宋鎮遠到美國短短幾年,已經擁有五棟高級住宅區的房子!宋鎮遠購屋時機、金額,和陳碧雲匯錢到美國的時機、金額如此接近!請宋楚瑜說清楚、講明白,買房子的錢是否就是匯到美國的錢?宋楚瑜說宋家在夏威夷有房子就退選,現在他兒子在舊金山有五棟房子,宋楚瑜該怎麼辦?」


再看看國民黨登在同年二月十七日聯合報五版的廣告,國民黨舉出宋楚瑜「如何玩弄基層」「如何玩弄法律」「如何玩弄權謀」之後,做了這樣的評語:「選舉是一時的,人格是永遠的!政治不應是高明的騙術,宋楚瑜卻一直誤以為可以欺盡天下人!從一億多到現在的十一億,戳破宋楚瑜的神話的,就是宋楚瑜自己!」


糟糕了!三年多前國民黨把宋楚瑜的神話和人格如此逼真呈現,現在連戰為了當總統,卻又找這位他所說的「欺盡天下人」的人物來搭配。這樣的集團,不稱他們為「政治詐騙集團」,要稱什麼?


奉勸關中先生,你在清算李登輝之餘,也幫我們清算清算這個政治詐騙集團從以前到現在是如何在欺騙台灣人!


(作者李筱峰╱台灣教授協會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