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是非與親情 2007-06-17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如果孫文出了一個妹妹是支持滿清政權的,孫文會作何感想?他會不會說「兄妹親情為重,政治立場雖有不同,大家互相尊重吧」?

民進黨立委黃偉哲,日前因為乃妹跑去國民黨中常會大罵民進黨,決定登報和妹妹脫離兄妹關係。這條新聞成為民眾茶餘飯後的話題。許多人說,何必為了政治,傷了親情?即使一般朋友政治立場不同,也要彼此尊重,何況是兄妹。在鄭弘儀「大話新聞」的call in電話中,也有許多觀眾勸黃委員應以親情為重,政治是一時的,兄妹親情才可貴。

這些話聽來很溫馨,而且好像頗有民主修養,然而在我看來卻是鄉愿十足,而且搞不清楚台灣當前的政治本質。

政治絕對不是一時的,要建立一個長治久安、獨立自主的現代國家,怎麼是一時的?反倒是個人(包括妹妹)的生命,才是有限的。一個從事政治運動的人,當然是以其政治理想的大是大非懸為第一要義,個人的親情能守則守,不能守,也只好忍痛割捨。

不錯,在正規民主國家裡面,兄弟姊妹各自支持不同的政黨是一件稀鬆平常的事,不該因為政治見解或立場不同而傷了和氣。互相尊重本是民主公民的基本修養。問題是,台灣還沒有建立起這種常態的民主國家。今天,綠營的政黨認為台灣應該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而藍色政黨卻認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國家認同迥然互異的兩種政黨,是不可能運作出正規民主國家的政黨政治。一般民主國家在國家認同上絕對是朝野一致的,只有在生活面才強調多元價值。所以,今天在台灣,對不同政黨的支持,也代表著不同的國家認同。在我看來,綠色政黨的一切努力奮鬥,應該是台灣的建國運動。在建國的道路上,絕對不該鄉愿、和稀泥、打馬虎眼。

這幾年來,民進黨之中不斷出現像許信良、施明德、朱高正、陳文茜、葉耀鵬、鄭麗文、李永萍…等「政治變色龍」,一個一個紛紛放棄原來的理念,背離他們的選民而去。與這些人相較,黃偉哲為了堅持理念與立場,寧可冒人間之大不韙而忍痛割捨親情,委實令人動容。此舉不該看成「割袍斷義」,而是「因義割袍」。他雖然割捨了對乃妹的親情,但絕非無情,我希望他背後是對台灣的深情大愛。

美國開國元勳富蘭克林從事美國獨立運動時,他的兒子質問他為何背叛英王,氣得富蘭克林將兒子趕出家門,要他想通了之後再回家;台灣在荷蘭統治時代,有郭懷一密謀革命,沒想到他的弟弟卻跑去向荷蘭統治當局密告,以致事跡敗露。在歷史上,政治運動者常有遇到親人站到敵營(或外來陣營)的情況,此時只能捨小愛而就大愛,否則將不能成大事。

不過話說回來,對於乃妹的言行,黃偉哲委員予以公開反駁批判即可,倒也不必聲明斷絕兄妹關係,因為兄妹關係是由老天上帝決定的,不是一紙聲明書就能改變DNA遺傳。

話說到此,我很慶幸我家兄弟姊妹全都認同台灣,所以不會有政治立場衝突的尷尬情形。在我們兄弟姊妹的心目中,如果有人跑去支持那個破壞台灣主權獨立、侵占國產為黨產,還有一堆逃亡在外的經濟犯、貪污犯的政黨,那將會使家門蒙羞。我們兄弟姊妹的情誼,因為對台灣的深情大愛而更加親密,這也是為什麼我向哥哥借錢會那麼容易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