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流亡政權可以落地生根 2010-06-06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上週我在我的專欄文章〈流亡政權與台灣地位〉一文的結尾說:「流亡來台沒有關係,如何落地生根本土化才重要」,沒想到竟引來幾位獨派中的絕對主義者責問:「既然中華民國是流亡政權,為何還要跟他們選舉?台灣人應該群起拒絕該流氓團體選舉,要求人民公投自決,推翻中華民國幽靈體制。」這種質問,雖出自獨派,但剛好與藍營政客所質問的句型完全相同,他們也質問:「既然不承認中華民國,為何要來參加中華民國選舉?」

同一句型來自兩邊,因此應分別對兩邊回答。先回答藍營政客:「我們以和平漸進的方法,參加選舉,你們竟不高興;難道要採激烈的革命手段,你們才喜歡嗎?簡直喪心病狂!」至於對綠營極端主義者的回答如下:「進入現有的體制內,也可以改變體制。目前已經可以自由選舉,只要贏得選舉(國會及大選),舊有體制自然可以大大變革,不擔心流亡體制不會本土化。我們不必因為綠營中有人因參選而牟得私利,就斷定凡是參選就是成為中華民國舊體制的共犯結構。抵制選舉只有讓流亡政權更加鞏固而已。」

流亡政權能不能落地生根本土化?以今天馬英九集團急著諂媚北京而扼殺台灣人民的公投權利來看,要他們本土化落地生根當然絕不可能。但是,在過去六、七十年間,國民黨陣營中,未嘗無主張落地生根,將中華民國流亡政權蛻化成本土政權之人。試舉以下幾例來看:

早在一九六一年,駐美大使葉公超就曾經向美國駐台大使馬康衛表示,「中華民國政府應發表一份聲明,主張它有權繼續存在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管轄權之外」。馬康衛指出,葉公超的立場「顯然是要使台灣未來永遠繼續處於分別獨立的狀態」。

葉公超的理念畢竟沒有達成,一九七一年蔣政權終於被逐出聯合國,此時外交部次長楊西崑私下向馬康衛表示,台灣政府退出聯合國後應成立「中華台灣共和國」,並透過全島公投和普選,決定台灣前途。楊西崑曾向蔣介石建言,要蔣宣告台灣的政府和在大陸的政府是完全分離的。同時將台灣的政府重新命名為「中華台灣共和國」(the Chinese Republic of Taiwan)。蔣在作此宣告的同時,也應以憲法緊急處分權解散國會,設立新的單一臨時民意代表機構,其成員由三分之二台灣人和三分之一的大陸人組成。楊西崑還主張蔣介石依緊急條款,應舉行「全島的公民投票,以決定台灣未來地位,及設置一個制憲機構。」(詳見王景弘文)無獨有偶,差不多在此時,被蔣介石下獄十年剛出獄的雷震也上書《救亡圖存獻議》給蔣,一開頭就建議「從速宣布成立『中華台灣民主國』﹐以求自保自全。」雷震說:「我們今天統治的土地,本來叫做『台灣』,今將『台灣』二字放在國號裡面,那就不是神話了。我們今天有一千四百萬人民(當時人口),我們以台灣地區成立一個國家,乃是天經地義、正大光明之事…」雷震將此國名英譯為The Democratic State of China-Taiwan;彭明敏教授則另外試譯為Sino-Democratic Republic of Taiwan或Democratic Republic of Sino-Taiwan。

以上實例就是流亡政權本土化的想法。可惜今天的藍營政客急著當北京代言人,已沒有前人的智慧。但我們全民不分族群可以透過選票,讓這個流亡政權的體制徹底本土化,建立新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