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為殖民霸權張目,可恥! 2013-02-03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我常勉勵學生:「學會對苦難者、被壓迫者的關懷,比學會寫論文更重要!」我景仰的「台灣革命僧」林秋梧說得好:「佛所說法皆為大眾著想,圖謀被壓迫者的解放、不自由者的自由、苦惱者的救濟。」我深受感動,做為治學論政標的。所以我的台灣史研究,就是以反抗日本殖民統治的林秋梧傳記開始。萬萬沒想到,最近我被詆毀成「復辟殖民主義」,簡直是奇恥大辱!

這個侮辱來自何方?說來難過,是來自我曾服務廿三年的世新大學一位署名「俞力工」的文章〈李筱峰要復辟殖民主義〉;不過說來也不奇怪,刊登此文的媒體,就是親北京的旺中集團老闆所買下的中國時報。

原來這位俞力工不能容忍我上週的文章〈「保釣」十二問〉。上週拙文重點有二,其一,釣魚台若不屬日本,亦屬台灣,與中國無關。原來「保釣」目的是在宣示台灣屬中國;其二,我借題發揮替在中國殖民統治下的東突(「新疆」)和圖博(「西藏」)講話(中國不能容忍日本擁有無人小島釣魚台,卻能容忍自己占有土地大廿幾萬倍,人口百萬、千萬的「西藏」和「新疆」?)我的質疑主要是針對北京政權,不高興的,應該是北京當局,怎麼是台灣的「學者」惱羞成怒?可見其立場與北京完全一致!

俞力工侮辱我「復辟殖民主義」,他竟然不知道,他們中國目前還在「新疆」和「西藏」進行世界最殘酷的殖民統治。他認為「新疆和西藏的正式占有均發生在清康熙時代」,是「傳統性質的擴張地」,所以不許獨立復國。這位俞力工真該努力花工夫讀讀歷史:辛亥革命後,「西藏」趁機擊敗清軍,宣佈獨立,他竟然不知!一九四九年中共軍隊進占「西藏」,強迫簽訂十七條協定。一九五九年中國出兵屠殺抗議的藏民八萬七千人,達賴率十萬藏人流亡。這是清代的事嗎?沒流亡的藏人有將近十五%遭監禁,其中四十%死於獄中。從一九八七到一九九二年拉薩發生過一百五十多次遊行遭屠殺。一九八九年天安門事件前兩月,中共在拉薩的一次鎮壓就屠殺了四百多名藏人,數千人受傷,三千多人被捕,四萬人被趕出拉薩。再者,中國將東藏和前藏的土地劃入川、滇、甘、青海等省,並移入大量漢人來稀釋藏人,以利控制。這不是如假包換的殖民主義嗎?

對「新疆」維族的屠殺亦然,也大肆移入漢人(一九九六年期間曾每天移入一萬人),試圖讓維族成為少數。更可惡的是,在Lopnor進行四十多次核爆,致使當地生態嚴重污染,怪病叢生,嬰兒殘障,喪失記憶、皮膚病、甲狀腺癌極普遍。

在世界後殖民時代裡,東突和圖博還在中國帝國主義下,無法結束悲慘的殖民地命運。但這位俞力工麻木不仁,卻說「釣魚台問題始終是個結束殖民主義侵略的問題」。

更可笑的,我問釣魚台既屬中國,為何盟軍將之劃入琉球群島託管,中國卻不表異議?俞力工竟拗說因為「中方當局一直處於焦頭爛額、無暇旁顧的困境」。怪哉!無暇宣示釣島主權,卻有暇派兵進占「西藏」?

一個為中國殖民主義張目的人,卻罵我復辟殖民主義,真是「以力假仁」的中國拗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