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看阿民與阿台抬槓 2005-05-12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阿民與阿台是好朋友,一向都認同台灣。不過這次任務型國代的選舉,他們倆各支持不同的黨。阿民支持民進黨,阿台則準備選台聯。話說前天他們倆一起在餐廳用餐時,看到餐廳的電視正播放民進黨的一支競選廣告,責備台聯「背信」。兩人看了,反應不一,於是展開以下對話 -


阿台:「民進黨怎麼好意思笑人家『背信』?」


阿民:「當初台聯原本贊成修憲內容,現在卻反對,當然背信。」


阿台:「要論背信,民進黨背的信更大。」


阿民:「這話怎講?」


阿台:「記得過去民進黨宣稱要建立台灣共和國,而且還列入黨綱;執政後,不敢提台灣共和國半個字。」


阿民:「這是現實環境所限,執政者不能蠻幹喊爽!」


阿台:「沒錯,這一點可以體諒。但是看看二○○四年總統大選前,阿扁信誓旦旦要在二○○六年完成制憲,但選後卻改口『憲政改造』,不再說制憲!」


阿民:「這也是現實環境使然,誰叫我們綠營立委選舉不過半,想要制憲也不可能。」


阿台:「我當然知道制憲有困難,但是,正因為有困難,身為領導人更應該為大家加油打氣,豈可反過來講風涼話,瓦解民心士氣!」


阿民:「他哪有瓦解民心士氣?」


阿台:「扁宋會時,他竟然翻臉辱罵主張制憲正名是『自欺欺人』。他忘了正名大遊行時,他說他也很想帶孫子來參加遊行嗎?誰才真正自欺欺人!尤其不該的是,竟然透過視訊向國際公開說:『我必須坦白承認,制憲正名在我任內辦不到,就是讓李前總統來做,他也辦不到。』有志氣的領袖,對於艱鉅的目標應該是鼓舞全民努力以赴才對,而不是在人民面前洩氣,還洩到國際上去。」


阿民欲言又止,阿台接著說:「選前向選民強調要制憲正名,現在卻反過來否定他的支持者,這不但瓦解民心士氣,且是背信行為。」


阿民:「好吧,就算這樣是背信,可是台聯原先同意修憲,現在卻反對,難道就不算背信嗎?」


阿台:「比起阿扁和民進黨的背信,台聯只是背小信,阿扁則是背大信。台聯反對的,只是日本式的單一選區兩票制,這只是選舉辦法的技術問題,比起制憲正名是台灣的國家長遠目標、是大方向、大原則,兩者層次不同。背大信的人,怎麼好意思責備背小信的人?」


阿民:「陳總統前幾天接受電視專訪時說,修憲案中廢除國民大會,其實與孫中山的三民主義的設計有所不同,因此,廢國大其實已經是實質制憲。」


阿台:「哈!這根本是political masturbation。台聯並沒有反對廢除國大,但是廢除國大,中華民國憲法就變成台灣憲法了嗎?否則哪來制憲?按一九一二年成立的中華民國,到了一九四九年已經不見了,今天拿著中華民國憲法猛修憲,其實就是拿著一部已經結束的國家的憲法在修修補補,這是世界少有的奇蹟。」


阿民:「不過現實環境如此,我們也是情非得已。但是難得這次我們要公投入憲、要國會減半,這是改革的契機,台聯卻要反對!」


阿台:「台聯並沒有反對公投入憲和國會減半,台聯反對的是日本模式的單一選區兩票制。說也奇怪,國會議員的選舉方式,用法律制定即可,何必放到憲法的層級?再說,修憲案的四個議題彼此不相干,何必綁在一起包裹表決?逼得台聯不得不選擇反對立場。」


阿民:「可是現在都已經決定用包裹表決了,既然你說單一選區兩票制只是選舉方式的技術層面,台聯又何必為了堅持這個技術問題,而壞了憲政改革?」


阿台:「我看單一選區兩票制真的實施了,真正的憲政改革反而恰得其反。」


阿民:「何以見得?」


阿台:「台聯反對日本模式的單一選區兩票制,不只是因為它嚴重違反民主制度『票票等值』的基本價值(金馬七、八千人就可以選一位國會議員,而台灣本島卻需要三、四十萬人才可以選出一位),而更是因為…」


阿台話才講一半,阿民接著插嘴:「是因為對小黨不利,所以台聯反對?」


阿台:「不只是如此。目前的方案嚴重壓縮小黨生存空間,確實沒錯,但是,如果只是壓縮台聯空間,倒還無所謂,問題是,恐怕連民進黨也會被壓縮掉,整個本土力量恐怕會萎縮下來。」


阿民:「何以見得?」


阿台:「人家日本實施單一選區兩票制,是因為日本沒有買票、沒有綁樁的選舉文化;我們這個賄選文化猖獗的社會,跟著東施效顰,把國會選舉地方化了之後,更加方便於擅長綁樁賄選的國民黨。到時候,國會減半的結果,那些黑金老大、貪污嫌犯、通緝犯及其家屬,統統留在國會,減半的恐怕是本土政黨;至於公投入憲,其實只是人民複決憲法修正案的權利而已,真正人民的制憲權還是被封殺的。而目前的這部公投法,是一部限制公投議題的鳥籠公投,如果國會又由上述那群黑金與泛藍繼續把持,鳥籠公投不變成超迷你鳥籠已屬萬幸,更不用說有鬆綁的可能,那麼公投入不入憲又有何意義?到此地步,制憲正名更不可能,離我們標榜的理想更遠,這才是違背大信。所以,寧可違背小信,不要違背大信。」


阿民:「我還是沒有那麼悲觀。」


阿台:「當然,應該悲觀的是台聯,台聯提名五十席,即使全當選,也敵不過民進黨和國民黨。所以要力挽狂瀾也不容易。」


阿民:「那你還要出去投票支持台聯嗎?」


阿台:「當然,在扁宋會以及這次紅色浪潮(中國熱)之後,阿扁及民進黨讓許多人大失所望,我們剛好利用這次選舉,給他們一個有傷無害的警惕。」


阿民:「好吧!我尊重你的選擇。希望咱不同的選擇,不會影響咱的友誼。」


阿台:「怎麼會?咱叫瓶台灣啤酒來喝喝如何?我請客!」


阿民:「好,我也叫盤豆乾來吃,豆乾我請,啤酒乎你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