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背叛蔣介石的蔣政權殘餘勢力 2007-03-18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在歷史的轉型時刻,過去的大獨裁者蔣介石的歷史地位開始面臨檢驗,這是一件健康而理性的事:中正機場恢復正名為桃園機場;二二八事件的責任歸屬,已直指蔣氏是造成傷亡慘重的元兇;中正紀念堂也開始被考慮易名轉型;蔣氏的銅像也從軍中移走。這些「去獨裁者化」的行動,在一個「民主化」國家是必經之路,但是卻引起國民黨政客們的歇斯底里反應──到法院控告者有之、如喪考妣者有之、狂叫怒罵者有之、痛哭流涕者有之、聚眾阻擾者有之…,國防部長李傑還因為將蔣氏銅像從軍中移走而遭他們停止黨籍。從他們的反應就可以知道,他們果然如我經常對他們所稱謂的,是「蔣政權的殘餘勢力」。

這股「蔣政權的殘餘勢力」說:「『去蔣化』是在搞『去中國化』」。其實,不是「去蔣化」,而是「去獨裁者化」、「去個人英雄化」。而且與「去中國化」是兩碼子事。

我們反對繼續將蔣介石個人英雄化,不是因為他是蔣介石,而是因為他是獨裁者。這位獨裁者,曾經在二二八事件時派兵到台灣造成大屠殺;曾經在台灣厲行卅八年的軍事戒嚴統治,造成白色恐怖(他來台的十年內,就處決了近三千名知識份子,下獄八千多人,其中真正的共黨人員只有九百人);他破壞憲政常軌,連任五屆總統到死,又父死子繼;他實行一黨專政,造成黨國不分;他僵硬的外交政策,不僅使得他的代表被逐出聯合國,也讓台灣的國際地位陷入困境至今。

面對這麼多的歷史業障,蔣政權的殘餘勢力沒有任何反省,卻仍死抱獨裁者銅像不放,我們還敢奢望他們完成什麼「轉型正義」嗎?我們只期待他們不要復辟成功走回頭路就屬大幸了。

不過,說來也真令人啼笑皆非,這群蔣政權的殘餘勢力雖然死抱蔣介石的銅像不放、動不動就到慈湖謁陵,但是蔣氏後半生在台灣所堅持奮鬥的「反共」政策,他們卻徹底背叛!

蔣介石昭示他們「反共絕無妥協,奮鬥才能自由」,他們現在卻經常向北京送秋波,哥倆好。

蔣介石昭示他們「反共必勝,建國必成」,他們現在卻開始「聯共制台」。

蔣介石昭示他們要「堅守民主陣容」,他們(及其媒體)卻動不動就醜化民主台灣,歌頌專制中國。

蔣介石昭示他們「毋恃敵之不來,恃吾有以待之」,他們卻極力阻擾軍購,試圖減弱國防力量。

蔣介石昭示他們「我不懼敵,敵必懼我」、「只要我們莊敬自強、處變不驚,慎謀能斷,也就沒有衝不破的難關,也就沒有打不敗的敵人」,他們卻一天到晚散佈恐共氣氛與失敗主義。

歷史真是一面照妖鏡,把這群背叛蔣介石的蔣政權殘餘勢力照得無所遁形。相對於當年的蔣介石,雖然他的專制獨裁非我們所願,但是他不妥協的反共立場起碼讓我們還有幾分心安。如今這群一面死抱蔣介石銅像,卻背叛蔣介石去與敵人共舞的政客集團,實在讓我們忐忑不安。我們為今之計,應該用選票把這股勢力徹底瓦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