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哪一種人我不選 2004-03-08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女兒去東京的語言學校學日語即將屆滿一年,正準備結業,也準備回國投票選總統。昨天她打國際電話回來說,有同樣是台籍的同學問她要選誰,她不想直接回答,問我該怎麼說比較好。我說,投票給誰是個人的秘密,你當然可以不必回答。不過,如果是我,我雖然不明講我要投給誰,但我會告訴他,哪一種人我不會選?

  女兒好奇,反問我:「爸,你說說看,哪種人你不選?」於是我侃侃回答說:「例如─


  曾經參與專制政權的人,我不選。


  曾經打壓民主運動,停刊民主運動刊物的人,我不選。


  以前專門打壓本土語言文化,到了要人民選票時才在那邊高喊『我嘛是台灣人,咱攏是台灣人』的人,我不選。


  主張『一中屋頂』,破壞台灣主權獨立的人,我不選。


  中國北京當局所中意的人,我不選。


  反對台灣參加飛彈防禦系統TMD的人,我不選。


  反對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的人,我不選。


  在逃經濟犯一致支持的人,我不選。


  身旁經常站著一些黑金人物卻說要掃黑金的人,我不選。


  與貪污嫌犯伍澤元過從甚密,還借三千六百多萬元給他的人,我不選。


  省長競選時,請殺人犯鄭太吉擔任其屏東競選總部總幹事的人,我不選。


  把公款存入兒子和小姨子帳戶的人,我不選。


  『動用親人、親信等二十個以上的帳戶,冒用工友、司機等三十個以上的人頭,匯美資金高達三點八億』的人,我不選。


  A了陳由豪一億元政治獻金,卻要求阿扁講清楚有沒有拿陳由豪三千萬元的人,我不選。


  可以讓年輕的兒子在美國舊金山購買五棟房子,卻讓媽媽的廁所門壞了也沒修理的人,我不選。


  早在美國舊金山買五棟房子,四年前卻宣稱如果在夏威夷有任何別墅的話要退選的人,我不選。


  送兒子到美國當美國人不回來的人,我不選。


  曾經拿公庫去為自己個人綁樁,要五萬給五十萬的散財童子,我不選。


  不尊重司法,在涉嫌A錢的案件中,檢察官傳喚不到,最後卻讓檢察官移樽就教,到他家中問案的人,我不選。


  在出國留學時代就能以自耕農身分購置田產的人,我不選。


  女兒兩歲就可以當自耕農購買田產的人,我不選。


  記憶力太差,連在美國購置房子都忘記申報的人,我不選。


  曾經逃漏稅的人,我不選。


  亂開選舉支票(例如什麼勞工退休金十八%利息、當兵只要三個月等等),卻講不出財源,或說不出辦法的人,我不選。


  四年前批評現在的搭檔是『狼心狗肺』,現在卻找這個『狼心狗肺』出來說要『救台灣』的人,我不選。


  四年前被他現在的搭檔指摘為『不會做事的少爺』、『連副總統都做不好,還能當總統嗎?』的人,我不選。


  沒有民主風度,四年前連正副總統交接典禮都惡意缺席的人,我不選。


  在國外遇到國際人士稱讚台灣民主成果時,卻出言反駁,否定台灣民主政治的人,我不選。


  鼓動民眾抵制台灣公投,而有利於中國對台統戰的人,我不選。


  急促三通,只知圖利部分台商,卻不在乎廣大民眾生活,不考慮國家安全的人,我不選。


  太遲鈍的人,對於中國對準台灣的五百顆飛彈感覺不出其威脅,我不選。


  把認同台灣主權獨立污衊成是在製造族群對立的人,我不選。


  一會兒贊成李登輝的『兩國論』,一會兒自提『邦聯論』,一會兒又贊成宋楚瑜的『一中屋頂』的人,我不選。


  搞不清楚自己的家世,卻謊稱『三代單傳』的人,我不選。


  四年前被人指出打老婆,也被他現在的搭檔指摘『選舉時說反對家庭暴力,平常照打不誤』(2000.3.9中國時報)的人,我不選。


  被人指為『是個太平官,他沒有資格當總統』(詳見1999.8.29中國時報)的人,我不選。


  霸佔國家財產成黨產長達五十餘年,卻仍無意還產於國的政黨候選人,我不選。


  用盡心機,阻止史恩康納萊來台支持百萬人牽手護台灣行動的人,我不選。


  用自己的黨歌強行取代『國歌』的政黨,我不選。


  在立法院中,處處杯葛,事事反對的政黨,我不選。


  當中國以飛彈威脅台灣,而猶以『中國』之名做其黨名的政黨,我不選。


  當中國霸權主義威逼台灣毫不稍歇之際,卻洋洋得意稱:『感謝上帝,我是純種中國人』的人,我不選。」


  我一口氣舉了很多例子,讓女兒來不及插嘴,女兒終於耐不住性子,衝口而出:「好了好了,夠多了,爸,這是國際電話呀!」我說:「好,不說了,就做個總結吧!總之,蔣家政權的殘餘勢力,我不選!」


(作者李筱峰╱台灣教授協會會員、台灣北社社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