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哪些機構應該裁併? 2011-06-12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請相信這是玩真的。」馬政府在日前行政院通過行政院組織法修正草案之後,要民眾相信這次的「政府組織再造」,是一次真正的改革。

容我回馬政府的話:「我相信你們這次是玩真的,不過你是否在暗示,你們以往經常說的改革都是玩假的?」

真正的改革者,絕不怕人不相信其改革是真的。真正的改革者,不僅能揚棄「既得利益」,更能突破「既得觀念」,揚棄傳統包袱。否則,改革必不能盡其功。馬政府這次的「政府組織再造」即是一例。

我本以為這次「政府組織再造」應該會將「蒙藏委員會」、「僑務委員會」等冗機構裁撤了,但結果卻都原封不動。

蒙古早就是一個獨立國家,在台灣的蒙古人不到一百人,藏人也屈指可數,台灣卻還保留一個擁有一.六億元國家預算的蒙藏委員會。好笑的是,此機構員額有七十多人,與其服務對象的人數竟然不相上下?世界上大概找不出第二個如此滑稽的機構!如此滑稽的機構之所以不能廢,當然是馬英九心中的中華民國還包括蒙古、西藏。

至於僑務委員會也該裁撤(或併入外交部),因為外交工作本來就包括僑務。國民黨敗退來台之初,為了拉攏海外華僑,以免他們心向北京,設立此機構來攏絡分杯羹。如今事過境遷,已成冗機關,卻要花費十五.六億元的國家預算。

再者,大陸委員會其實也應該併入外交部。如果我們真的認為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則台、中關係當然是國際關係,對中國的事務當然是外交事務。對中外交事務龐雜密切,宜在外交部單獨設一「中國司」,這是主權對等之意。

還有「中華文化復興總會」也可撤除。它雖是社團法人,但還是透過行政院享有國庫的撥款。這個組織,原是蔣介石為了因應中共推動的文化大革命才設立的機構,以中華民族主義為本質。如今北京高唱的中華民族主義震天價響,我們無須再隔海呼應其統戰。雖說此機構自扁時代已經阿Q式地避開「中華」,只稱「文化總會」,並宣稱要「發揚本土主體文化」,但如今已有了文建會升格而成的文化部,則「文化總會」何須再多此一舉?

還有一個爭議達半世紀的制度也應裁撤,那就是教育部的「軍訓教官」制度。這是五○年代配合「中國青年反共救國團」(也是黑機關),派軍人進入學校,對青年學生進行監視與洗腦的制度。如今台灣已民主化,卻還殘留這個威權時代軍事戒嚴的遺物。有人為它合理化說:許多教官既優秀又有愛心,所以教官制度不該廢。把個人和制度混為一談(古代也有許多宦官很善良,但宦官制度合理嗎?);有人則說,現在教官只負責校園安寧和學生生活輔導,不再從事監視與洗腦任務。怪哉!竟把教官當成校警或保全人員?至於學生輔導自有學務處、心理輔導中心負責。軍人衛國抗敵,警察維持治安,角色不同,不該牝雞司晨。民主國家有軍人駐校,是民主之恥,也是對軍人的侮辱!

以上該裁併的機關,在扁政府八年內也無法改變,非不為也,是不能也(朝小野大等因素);馬政府的「政府組織再造」仍不改變,非不能也,是不為也(大中國情結與威權意識作祟)。我們只好寄望小英帶來新氣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