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家暴先驅蔣介石 2005-07-12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名模王靜瑩遭夫婿陳威陶施暴的新聞,最近鬧得滿城風雨。家庭暴力的問題固然值得關切,但是這則家暴新聞之所以連續數天充斥各媒體,並不是因為社會大眾真的那麼關心家暴問題,實在是因為新聞的男女主角係社會名人。媒體不惜長篇累牘、浪費版面報導名人的家暴新聞,實在是為了滿足社會大眾的偷窺慾。


台灣的社會大眾果真那麼好奇想偷窺名流的家暴內幕嗎?那麼,有一個名人的家暴史,我們真的就不該不知了,這個名人,就是曾經被我們今天的藍營政治集團捧為「民族的救星,時代的舵手,世界的偉人」的蔣介石。


蔣介石的家暴內幕不是別人編造的,而是他的兒子蔣經國爆料的。


一九三六年一月,當時還在蘇俄留學的蔣經國,託朋友帶給他生母毛福梅女士(也就是蔣介石的元配)一封信,同時也將這封信發表在當時列寧格勒的《真理報》。在這篇〈給母親的一封信〉的文章裡,蔣經國替母親叫屈,信中有一段話這樣說:


「聽許多人說,蔣介石在宣傳孔子的孝悌和禮義廉恥的學說,這是他迷惑人的慣用手段,以此欺騙和愚弄人民的意識。母親,您記得否?誰打了您?誰抓了您的頭髮?把您從樓上拖到樓下?那不就是蔣介石嗎?您向誰跪下,請求不要把您趕出家門,那不就他──蔣介石嗎?是誰打我的祖母,使祖母因此致死?那不就是他──蔣介石嗎?這就是他的真面目,這就是他對父母和妻子的孝悌和禮義。」(原載一九三六年一月份列寧格勒《真理報》,轉引自雷震《雷震回憶錄──我的母親續篇》,一九七八年,香港《七十年代》雜誌社印行,頁二二二。)


國民黨的御用學者沒有人敢否定這封信的存在,他們只好說這封信是蔣經國被迫寫的。然而,御用學者並舉不出蔣經國被迫寫信的直接證據。設若蔣經國真的是被迫而為,但是「被迫罵父親」可以罵得如此逼真,細節歷歷如繪,我不得不相信這些歷歷如繪的細節。


看了蔣經國所爆料蔣介石的家暴內幕之後,再看看陳威陶的施暴情節與程度,顯然就小巫見大巫了。蔣介石可以抓著妻子的頭髮,從樓上拖到樓下,還可以讓妻子下跪、要把妻子趕出家門,這種暴行,顯然非陳威陶所能及;尤其是蔣介石還會毆打母親致死,更非陳威陶所能望其項背。


這麼一個會對妻子和母親施暴的人,竟然還曾經向他的國人推行所謂「新生活運動」,真是可笑!


這麼一個會對妻子和母親施暴的人,竟然還常常向他的國人大談什麼「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更是諷刺!


這麼一個會對妻子和母親施暴的人,竟然是國民黨教育下所謂的「民族的救星,時代的舵手,世界的偉人」。


這麼一個會對妻子和母親施暴的人,在台灣還擁有偌大的「中正紀念堂」;大都市、小鄉鎮都還到處有「中正路」、「中正里」…。這種現象,會讓每一個台灣人(特別是台灣的女人)蒙羞!


每次經過「中正紀念堂」側邊的「大孝門」時,想起這位家暴先驅,忍不住要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