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笑看「三K黨」的K李言論 2001-08-27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國、親、新三黨,被社會上稱為三K黨,又被稱為泛藍軍。稱三K黨是因為他們都是從國民黨(KMT)分裂出來的;稱為泛藍軍,是因為他們在意識形態上都很接近。三K黨近數月來有幾次「整合」的動作,但都沒有成功,說穿了,並不是因為理念的歧異,而是在追逐權位的爭奪上談不攏。

 儘管在權位爭奪戰方面不能整合,但他們常有口徑相同的時候,那就是在打擊台灣的主體地位,以及在批鬥李登輝時,那種同仇敵愾,真是三位一體。李登輝成為他們同仇敵愾的對象,這將會在台灣史上留下笑柄,可惜這群人沒有什麼歷史感,他們不知道百年後的台灣子孫,將會恥笑他們,然而他們顯然毫無所謂。因為他們對於國民黨的歷史毫無所知、毫不在乎,對於自己的歷史,也很健忘,因此他們也感受不到後代子孫會如何看待現在這段明日的歷史。

 後代史家看這段歷史,不會只停留在2001年8月,前國民黨主席李登輝出來支持「台灣團結聯盟」這個單一動作上面,他們一定會將這件事情擺在五十多年來中國國民黨退到台灣的整個發展演變來觀察。現在,我們就以這樣的視野,來對三K黨黨徒辱罵李登輝的話做一些分析與回應。

首先,先請梁肅戎登場。李登輝出席台聯成立大會之後,梁肅戎立刻發難,辱罵李登輝「吃裡扒外」,說他連做人的基本道理都不懂,言下之意,是說國民黨栽培李登輝,他竟然不知感恩圖報,還吃裡扒外!記得這位在「老賊」時代的立法院長,曾經請官員起來對立委的質詢「敷衍兩句」,可是這次發飆,顯然不是敷衍兩句而已。

 不過,以其思考,僅只侷限在李登輝與國民黨的簡單關係上,如果只是這麼單純的思考,那麼清朝末年拿清朝獎學金出國留學的湖南省公費留學生黃興(黃克強),回國之後,竟然革起滿清政府的命,是不是也太吃裡扒外,不知感恩圖報了呢?當李登輝發現國民黨違背了台灣的整體發展時,他是要像黃興一樣考慮大是大非,還是只拘泥於私人恩德呢?再說,李登輝與國民黨,到底誰有恩於誰,還很難說。

 八年前(1993年),我有一篇”李登輝與國民黨”的文章,其中有一段話也許可供參考:「……蔣介石掌控下的中國國民黨,其實只是打著『中國國民黨』旗幟的蔣介石統治集團。……這個統治集團來到台灣後,台灣的人民,不管有志氣沒志氣,不管動機純潔不純潔,一旦被吸入這個統治集團的黨機器(早年許多人加入國民黨是被迫的),他必須順應黨的意識形態,而把自己扭曲、變形得連自己都認不得自己。…李登輝是台灣的人才,美國康乃爾大學的農經博士,…國民黨得到李登輝,是國民黨的大幸。

 試想,過去以貪污腐敗、一黨專政聞名於世,厲行高壓統治的統治集團,能得到這位本土菁英,這不就像是一位素行不良的流氓還能娶到一個好媳婦一樣有福氣嗎?但是對於這位好媳婦來說,他的形象卻要大大受損了……」觀察李登輝初入國民黨時,百般容忍,委屈自己,等到有影響力之後,李登輝對國民黨做了相當大的改革,使得這個過去在世界上惡名昭彰的政黨扳回不少顏面。

 因此到底誰有恩於誰,不是很清楚嗎?至於說到「吃裡扒外」,更是價值錯亂,李登輝拋開國民黨的包袱,明確站穩台灣的主體立場,卻被說成吃裡扒外,而這個罵人吃裡扒外的人,在台灣住了五十多年,卻搞了一個叫做什麼「和統會」的東西,專門和北京政權的所謂「和平統一」(以武力作後盾的「和平」統一)相呼應,來打擊台灣的主體地位,這才是典型的吃裡扒外。再看看他們這一年來有黨員跑到中國去呼籲北京當局不要和陳水扁重啟對話,建議北京要攻擊台灣獨立的立場(此事經美國智庫學者Bonnle S. Glaser公開為文透露,國民黨中央竟然不敢去函更正澄清),這才是令台灣人民寒心的吃裡扒外舉動。

  國民黨籍的立委洪秀柱罵李登輝說:「李登輝政黨輪替後所作所為完全背棄經國先生、自己、台灣與國民黨。」洪秀柱要李登輝自動退黨,否則是「給臉不要臉」。後代史家一定會非常驚訝地發現這位號稱忠貞的國民黨員洪秀柱,對於自己的黨史竟然這樣無知。同樣在八年前(1993年)我也有一篇叫做”「正統」的中國國民黨是什麼?”的文章,或許應該介紹這位無知的立委找出來讀一讀,文中我有一段話這樣說:「……中國國民黨何嘗有什麼正統不正統可言?派系林立、載浮載沈不必說,光是後生晚輩(特別是蔣介石)鬥倒革命元老,已經不符正統論,而同一領導者所主導下的政策、黨性,前後大相矛盾,更令後人無『統』可『正』……」。

 李登輝固然沒有走蔣經國時代的政策,這是事實,但蔣經國也同樣沒有走蔣介石的政策,蔣介石一樣也沒有繼續孫文的政策,甚至在孫文在世時,蔣介石曾數次公然違抗孫文的命令。好笑的是,今天洪秀柱所堅守的國民黨,也大大背離了蔣經國的「不接觸、不妥協、不談判」的三不政策;反倒是李登輝的戒急用忍政策還比較接近蔣經國路線。

 翻閱洪秀柱言行資料,我發現此姝在2000年的總統大選期間,曾在助選時說了這樣的話:「本黨是促進台灣民主化的政黨,不選本黨,要選哪一個黨?」這句話又印證洪秀柱真的是歷史白癡,她竟然不知道過去實行白色恐怖政治、光是在五十年代就處決了兩千多名知識份子的政黨,正是她的「本黨」!她難道不知道在黨外民主運動時代,所有的民主改革的訴求,不論是解除戒嚴、國會全面改選、開放黨禁、開放報禁、軍隊國家化……,有哪一項不受到她的「本黨」的反對與壓制?過去在民主運動的坎坷道路上,多少人犧牲生命、失去自由、耗掉青春、多少人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流血流汗流淚,才匯成民主的潮流,這股潮流也是在李登輝主政時代,才逐一完成民主改革。

 洪秀柱去年的這段話,正好可以用來回應她對李登輝的辱罵,李登輝給你們臉,你們還不要臉?

至於親民黨和新黨的反應就更荒唐了。親民黨的立委周錫瑋說,李登輝在位十二年,卻說不清楚什麼是「李登輝路線」,還批評別人無法貫徹他的路線。李登輝主政的路線與對台灣的貢獻,全世界的政治觀察家都很清楚,否則「民主先生」的尊稱是怎麼來的?所以不清楚的,不是李登輝,而是周錫瑋。

 周錫瑋搞不清楚李登輝路線,卻反李反個什麼勁啊?更奇怪的是,親民黨立委劉文雄辱罵李登輝「黑寡婦、毒蜘蛛」,為達目的可以把自己的同類吃掉;同樣是親民黨的秦慧珠也說李登輝是國民黨的陰影與包袱,將會摧毀國民黨,並說李登輝是「台灣之亂、民主之亂」,完全是順者昌、逆者亡的帝王心態。

 李登輝如果真如他們所說的這樣,會毀掉國民黨的話,則親民黨從此就不必擔心國民黨會與他們爭奪權位,宋楚瑜就不必氣呼呼地感嘆國親兩黨整合破局了。李登輝為貴黨掃除競爭對手,還不趕快謝謝李大恩人,還在那邊窮緊張什麼?至於說「順者昌、逆者亡的帝王心態」,這不正是秦慧珠者流當年效忠世界大獨裁者蔣介石實施白色恐怖政治的統治基礎嗎?

新黨在這波批李行動中,當然也不甘示弱,拿郁慕明來看,這位仁兄說李登輝將列台聯不分區立委第一名,並指李進入立法院後將成太上皇院長。虧他想得出這個「新招」來,真不愧是「新黨」。

 但是有起碼的政治嗅覺的人,都有預感這個新招到了年底選戰之後,馬上會不攻自破。然而郁慕明何以敢如此大膽假設呢?說穿了,那是習慣於追逐權位的人,所自然產生的心理投射(projection)作用。有時候,心理學的途徑有助於我們對這些政客的了解,否則我們如何解釋這些荒誕的言行?

(作者為台灣北社副社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