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馬英九虐扁的心理分析 2012-09-30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我對於扁珍家族搞出海外密帳所造成的傷害(綠營民心潰散、台獨運動受挫),至今仍難釋懷;但對於馬英九虐扁的作為,我更深惡痛絕!我說他「虐扁」一點也不為過,把當過八年的民選總統關在斗室內,連寫字都只能趴在地上、睡覺時還受千百隻蟲蟻攻擊、重病還不准保外就醫…,這不叫虐待,叫什麼?更何況不僅綠營要求保外就醫,連藍營政要(如郝龍斌)以及國際人權工作者也都呼籲讓扁保外就醫,但是馬依然鐵石心腸,無動於衷。有人說,對待一般人犯都不該如此刻薄,何況是當過八年的民選總統?

我的回答是:正因為阿扁是當過八年的民選總統,且是台灣人總統,所以馬才要如此對待!而且讓本土台灣人也有連同受辱之感!這是基於何種心理?

馬真的是因為反貪腐才虐扁嗎?當然不是!真要反貪腐,國民黨侵占國產千億、消遙在外的一大群國民黨籍政商人物掏空台灣數千億,以及一大堆貪污、賄選的同志們,馬怎麼不反?尤其自己將公款吞入私帳,事發後再由屬下(余文)頂罪,何顏反貪腐?

說穿了,馬英九虐扁的心理,是一種仇恨與報復心態。這種仇恨,可能來自於身為中國人的馬英九,不能忍受「中華民國」政權淪入台灣人陳水扁之手,此恨綿綿無絕期。套句中國在台報人王某的話:「你們台灣人真可惡!」現在好不容易這位台灣人總統被我逮到「貪腐」把柄,不藉此義正辭嚴的理由好好整肅不可,豈可輕放?

仇恨心理與報復主義是中國政治文化,這種政治文化缺乏人道同情。美國學者Lucian W. Pye說得很乾脆:「很少國家的政治文化像中國那樣強調仇恨」; 英哲羅素批評中國人「缺乏同情心」; A.H.Smith也曾指出中國人無惻隱之心;胡適曾說中國人「野蠻」,魯迅更以「殘虐」形容中國人。馬的虐扁,充分顯露這種仇恨與報復主義的中國政治文化!他控告起訴他的檢察官,也是一例證。

若進一步分析,馬的虐扁是本身(或本黨)的心理投射。佛洛依德解釋,當一個人的「自我」(Ego)受到「本我」(Id)或「超我」(Superego)的壓抑而感到焦慮時,他可能將這種焦慮的起因委諸外在世界,以消除其焦慮。一個人可用「他恨我」來取代「我恨他」,以否認敵意起於自己。這種針對神經或道德焦慮的自我防衛機制,心理學上叫做「投射」(Projection)。易言之,把個人的污點投射到別人身上,以減輕自己的內疚(或罪惡感),並藉此維護自己的尊嚴與安全感。我曾經用這種理論寫過〈朱元璋專制獨裁與恐怖屠殺的心理考察〉(見拙著《進出歷史》),指出朱元璋對於他的「自我」有著某程度的不滿,這種不滿被潛抑(Repress)在潛意識(Unconscious)中,最後投射到那些被他整肅的臣子身上。馬英九的虐扁,顯然也有這樣的投射作用。而且他對「本我」的不滿,還可以解釋為對「本黨」的不滿,把本身或本黨的貪腐投射到阿扁,當然就「嫉惡如仇」了。關扁、虐扁可以洗刷本身及本黨的污點,當然不可放扁!

再說,比起中國古代酷刑,剝皮、千剮、滅九族…,馬的虐扁已經很文明了,他可能正陶醉在中國歷代統治者未曾有過的寬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