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國民黨政治標語回顧展╱重溫兩蔣時代之四 2007-04-22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國民黨來台後的政治標語,根據句型及時序演變,可分成以下類型來看:

一「消滅共匪 驅逐俄寇」、「反攻大陸 解救同胞」:退守台灣的蔣政權,以「反共」為職志。因中共受蘇俄扶植,故將中共打為蘇俄之鷹犬。「反共」與「抗俄」成為五○、六○年代政治標語的基調。此類標語還包括「殺朱拔毛」、「消滅朱毛漢奸」、「打倒蘇俄帝國主義 消滅朱毛匪幫」。

二「雪恥復國」、「還我河山」、「光復國土」:這種觀念仍是古代私天下、家天下的觀念,認為政權必須操之在我(個人或我黨),才算保住國家,否則就是亡國。

三「毋忘在莒」:以兩千三百多年前田單在莒縣和即墨兩城糾合軍民恢復齊國的故事,來鼓勵台灣人民要替蔣政權「復國」。

四「蔣總統萬歲」、「效忠領袖」、「服從領袖」:為了完成「反共抗俄」、「雪恥復國」的歷史使命,必須效忠領袖蔣介石。蔣介石病逝(一九七五)後,改以「永懷領袖」、「恪遵領袖遺訓」之類標語。

五「主義、領袖、國家、責任、榮譽」:這是軍中常見標語。「領袖」被列在「國家」之前。

六「保密防諜」、「檢舉匪諜、人人有責」:為了防止共諜滲透破壞,蔣政權極度重視保密防諜,這類標語在此時充斥大街小巷。

七「復興中華文化」:一九六六年中共掀起「文化大革命」,對於傳統文化進行大掃蕩。蔣政權乃在台灣大力推動「中華文化復興運動」來對應。以中華民族主義為號召的蔣政權,仍將中共視為民族的罪人。

八「反共絕無妥協,奮鬥才能自由」、「愛國必須反共,反共必須團結」:六○年代末,中俄之間發生摩擦,邊界爆發珍寶島事件(一九六九)。中共的中華民族主義日漸濃厚,因此國民黨的「反共」與「抗俄」的口號開始脫鉤。七○年代以後的口號只剩下「反共」,沒有「抗俄」。原先將中共扣上「漢奸」的帽子變得尷尬而可笑。

九「台獨是共匪的同路人」、「台獨即台毒,共產即共慘」:七○年代之後,台灣獨立運動的大本營逐漸從日本移到美國,投入者眾,國民黨乃將「台獨」和「共匪」掛勾,污衊為「共匪同路人」。

十「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到了八○年代,以美國做為國際靠山的時代已經過去,以軍事反攻大陸的希望則早在一九五八年的「蔣杜聯合公報」表明放棄軍事反攻而破滅。但是大中國意識仍是這個政權的本質,遂有「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標語出現。過去「反攻大陸」的口號已悄然退場。

十一「莊敬自強、處變不驚」:七○年代蔣政權的外交處境與國際地位開始逆退,從被迫退出聯合國(一九七一)到與美國斷交(一九七九),一連串外交挫敗,因此出現此類標語來安撫台灣人民。

回顧以上十一組政治標語,仿似南柯一夢。史家常說:「歷史是現在和過去的不斷對話」,撫今追昔,當年蔣氏政權的延續體,即今之所謂「泛藍」政治團體,已然有了更大的變貌:過去要「消滅共匪」,今則「聯共制台」;昔日要「雪恥復國」,今則處處迎合中共;過去要台灣人民「效忠領袖」、「永懷領袖」,今則背棄昔日領袖的「反共」路線,而對當今領袖極力污衊;過去要「保密防諜」,今之言行則近乎當年的「匪諜」標準;當年要台灣人民「莊敬自強,處變不驚」,今則拿中共武力恐嚇台灣,反對軍購,處處唱衰台灣;當年罵台獨是「共匪同路人」,今則跑北京與中共站在同一陣線。

撫今追昔,台灣人難道還醒不過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