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從一句標語看一群政客 2010-10-10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最近你如果在台北從建國北路高架橋北上,在民族東路口附近,可以發現左邊有一棟大樓樓頂看板寫著偌大的標語:「建國百年,讓世界看到台灣」。看到這個標語,我真是啼笑皆非!所謂「建國百年」的「建國」,難道是建了台灣國?否則為何慶祝建國百年會讓世界看到台灣?

馬政府目前正如火如荼在準備慶祝「建國百年」,此國當然是指中華民國。按中華民國於一九一二年建國時並不包括台灣。到了一九三六年的「中華民國憲法草案」(五五憲草) 有關領土的規定,也沒有把台灣列入其中。當時即使連早已獨立的蒙古,以及在日本操控下的東北(滿洲國),都列在中華民國領土中,唯獨台灣就是沒有被列在其「固有疆域」。

這個不包括台灣的中華民國,直到一九四五年二戰結束,才代表盟軍接管台灣,但是尚未正式擁有台灣主權。在來不及與日本簽訂和平條約以便正式繼承台灣主權之前,中華民國就在一九四九年底被中共推翻,流亡到地位尚未經國際條約確定的台灣。這段中華民國亡國史,蔣介石也說得極明白:「我們的中華民國到去年終就隨大陸淪陷而已滅亡了,我們今天都已成了亡國之民」(1950.3.13 <復職的使命與目的>演講詞)。由於中華民國於一九四九年亡國,所以流亡來台的國民黨政權才一天到晚喊著要「中興復國」,如果沒有亡國,何必復國?

中華民國既然在一九四九年亡國了,現在馬英九集團要在台灣慶祝建國一百年,實在令人大惑不解;而在享年卅八年的壽命當中,中華民國有將近九十%的時間並沒有統轄台灣,這個原本不屬中華民國的台灣,卻成為唯一要慶祝中華民國建國百年的所在,真是弔詭。更莫名其妙的是,慶祝一個只有卅八年壽命,已經亡國六十二年的「故國」,如何讓世界看到台灣?看到台灣人集體精神症嗎?還是集體妄想症?

中華民國流亡到台灣沒有關係,只要願意落地生根,和全體台灣人民不分族群一起重新建立新國家,亦誠如雷震所言是「天經地義,正大光明」之事。但是他們不此之圖,卻以其流亡國體為準,壓制台灣的獨立建國。

話說回來,馬英九政客集團如果心中真有「中華民國」,我們起碼也會尊重幾分。其實不然,這個集團以前強迫我們要「反共復國」,我們稍有懷疑,隨時會被送上火燒島,或魂斷馬場町。如今他們背棄他們以前宣誓效忠的領袖蔣氏父子的反共路線,開始向他們當年所發誓要消滅的「共匪」靠攏。雖說環境在變,政策不可能不變,但他們的變,已經變到自我否定,自我作踐的地步。為了諂媚北京政權,一碰到中國小官吏、小黨官或是球隊、參訪團來台,「中華民國」的國號、國旗、國歌立刻迴避,甚至成為違禁品。國民黨政客集團任何一人去到中國,更絕口不敢現出「中華民國」國號、國旗、國歌。原來「中華民國」國號、國旗、國歌,只是這群政客用來對內鎮制台灣人民的法器。他們才不是真的在乎「中華民國」國號、國旗、國歌。

今天又逢所謂「雙十節」,這群政客又在慶祝已經滅亡六十一年的「故國」的國慶。這種惺惺作態的慶典,蔡英文、黃昆輝不參加,卻遭郁慕明批評:「這些人怎麼不敢參加自己的國慶,如果他們參加,我要拉他們唱國歌。」這種陶醉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的流亡政客,不願落地生根,還好意思吃人豆腐。好膽去北京唱國歌試試看!少在台灣人面前撒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