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從一則競選標語說起 2004-12-06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有一個立委候選人自比為棒球手,打出一則這樣的競選口號──「打倒綠色野蠻,擊出藍色希望」。在我看來,這是一則相當愚蠢的標語,因為他提醒我們去比較藍色執政與綠色執政何者比較野蠻。這則愚蠢的競選廣告貼在台北市的公車車身上面,逛遍台北市街。雖然是台北市的候選人,不過,據說這句口號是源自他們的黨主席連戰之口,所以他代表著許多藍營候選人及其選民的心態與觀念,值得我們拿來加以解析。


要比較藍營與綠營何者野蠻,當然要從這兩個陣營過去的所作所為來比較觀察。今天的所謂藍營,就是過去蔣家政權的延續體,至今他們仍奉兩蔣為精神領袖。因此,先讓我們來看看他們過去的「野蠻史」。


國民黨政權於一九四九年底敗逃來台。說也奇怪,當時已經辭職下野成為一介平民的蔣介石,卻在翌年的三月一日宣布復職,繼續出任總統。這是根據哪門子的憲法理論?恐怕除了國民黨御用學者之外,沒有一個憲法學者可以理解。說穿了,蔣介石在台灣的所謂「復行視事」,當然靠的是「槍桿子出政權」。這個槍桿子政權,有「黨、政、軍、特、警」五位一體做為權力基礎,有「反共抗俄」的政治神話做為理論基礎。對台灣人來說,這是一群外來的統治集團的政權,這種由外來統治集團所建立的國家,用學術的話說,叫做「遷佔者國家」(Settler State)。這個「遷佔者國家」在藍色政權的統治下,有長達三十八年的軍事戒嚴,有破壞憲政規範的所謂「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軍事戒嚴與「戡亂」體制製造了多少野蠻事蹟?讓我們扼要複習一下:


一、萬年國會:過去立法院、國民大會、監察院由大陸時代產生的老代表盤據把持,台灣人民除了納稅當兵之外,不能定期全面改選國會。直到九○年代才結束這種無理現象。


二、白色恐怖:藍色政權透過蜘蛛網般的特務系統,進行「特務政治」。人民動輒得咎,一般平民仍以軍法伺候,在「懲治叛亂條例」、「動員戡亂時期檢肅匪諜條例」等等的嚴刑峻法下,多少生命英靈,多少青春歲月,多少家庭幸福,因之斷送!多少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人間慘劇,不斷發生!初步估計,戒嚴時代約有上萬的政治案件,其中有八千人遭處決。即使不被槍決或判刑,一般人民的生活也無自由,憲法所規定的人民的基本自由人權,如集會、結社、言論、出版、講學的各項自由受到嚴格限制,因此有黨禁、報禁、出國旅行禁…。根據「動員戡亂時期郵電檢查條例」,派在電信局、郵局的軍人,可以明目張膽檢查人民的書信、竊聽私人電話。這樣的統治,夠不夠野蠻?


三、黑道治國:藍色政權早在大陸時代就與黑社會幫派結下不解之緣,最典型的例子是蔣介石利用他的換帖兄弟──上海角頭杜月笙主導的青幫弟兄,進行販賣鴉片、暗殺異己、操控金融的行動。來到台灣之後,直到蔣經國時代,還在提供經費給所謂「外省掛」的竹聯幫進行活動,「江南命案」的野蠻事蹟,喧騰國際,大家至今應該印象深刻。


四、破壞憲政:被藍營奉為領袖的蔣介石,無視於憲法限制總統兩任的規定,修訂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使他成為終身總統,連任五任到死,他的兒子蔣經國繼而又做到死亡。這種個人專制,及「父死子繼」的政治,即使不野蠻,也夠粗魯了!


五:黨國不分:用黨歌取代國歌,將黨旗畫到國旗上面,把黨徽變成國徽,還有國庫通黨庫,凡此種種,都是一黨專政的產物,到現在藍營政客還不知其恥。


六、撕裂族群:兩蔣時代打壓台灣本地各族群語言,直到一九七○年代中期,原住民語的聖經、台語聖經,都還遭國民黨沒收;藍營的精神領袖蔣介石統治時期,政府各重要位置大部分由「外省人」所壟斷,甚至連警察派出所主管,也以大陸來台人士為主,直到七○年代中期,全台北市六十四個警察派出所,只有三名台籍主管;各中學的校長當然也以外省人為主。更離譜的是,連高普考也論省籍,直到七○年代,高普考還採「分區定額錄取」的方式,以致外省人與本省人的錄取比例曾經產生一八六:一的強烈差異。過去這種強烈的族群歧視政策,藍營政客從來不覺得會撕裂族群,反而我們牽手向中國飛彈說不的時候,卻罵我們撕裂族群。


以上的「野蠻史」,都是藍色執政的紀錄,想賴都賴不掉。這些野蠻的紀錄,在經過艱辛困苦的民主運動的奮鬥之後,才在九○年代逐漸中止(但其中關於黨產、國徽、國歌等等問題,藍營還在硬拗撒野,不敢面對)。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擁有這麼多罄竹難書的「野蠻史」的藍營集團,竟然指責民進黨是「綠色野蠻」,他們不知道,今天的民進黨,不正是當年對抗國民黨的野蠻統治的「黨外」民主運動發展出來的嗎?過去野蠻統治的政治集團,卻辱罵對抗野蠻統治的政黨野蠻,真是世界大笑話!


今天,台灣已經民主化了,兩任民選總統還要被法院傳訊問話,還經常被這些藍色政客公然侮辱謾罵,連總統遇刺受傷還被說成自導自演。他們無論怎麼謾罵,都安然無事;反過來,他們還要批評受盡委屈的阿扁政府「野蠻」,實在有夠「野蠻」!


藍營政客不曾對自己過去的野蠻史表示懺悔,卻還好意思罵人野蠻,這樣的不知恥、不講理,如何「擊出藍色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