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從三十年前的今天說起 2009-12-13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三十年前(一九七九)的今天清晨,台灣警備總部以霹靂行動大規模逮捕《美麗島》雜誌成員,包括呂秀蓮、林義雄、姚嘉文、陳菊、張俊宏…共三十餘人。什麼理由讓這個外來統治集團敢於對本地知識份子如此猖狂高壓?只因為三天前在高雄那場紀念世界人權日的晚會發生了軍(警)民衝突。人權日紀念晚會何故衝突?作家陳若曦的八字訣,說明了那場衝突的性質—「未暴先鎮,鎮而後暴」。衝突既然依照統治者的腳本上場,知識份子成為甕中之鱉也就勢所必然。在一般民主國家只是警民衝突的治安事件,卻成為驚惶失措的統治者「懲治叛亂」的藉口!然而國民黨萬萬沒料到,這場政治整肅卻震動了時代的巨輪,開啟了台灣民主化的新里程。

當時已經失去國際靠山的國民黨進行的這場大整肅,立刻震驚國際世界。連美國參議員愛德華甘迺迪都指摘國民黨進行人權迫害,呼籲要嚴加關切,其發言都列入國會紀錄。蔣經國辯稱這不是政治事件,而是法律案件。既然是法律案件,總不好意思再像過去成千上萬的白色恐怖案件那樣關起門來「我亂判,你叛亂」。於是,公開的軍法大審,透過國內外媒體,把被告們在法庭的答辯,呈現於國人面前。被告們為台灣前途的慷慨陳詞,提供台灣民眾一次集體的腦力激盪,給台灣人民帶來了一次前所未有的政治教育,許多「久蟄之人心」開始覺醒。

然而覺醒的民心,卻立刻經歷一宗滅門血案的煎熬。軍事大審正在進行期間,一九八○年的二二八,省議員林義雄家宅發生慘絕人寰的滅門血案!林母及一對年幼的雙生女兒慘遭殺害,大女兒重傷,這件政治性的滅門血案,震驚海內外。卻也博得「久蟄之人心」的哀憐:殘酷的政治整肅,竟連老幼都不放過!

國民黨以為經過這次政治大整肅,可以將當時「黨外」的民運人士一網打盡,沒想到,大規模的軍事審判,引出了一批優秀的辯護律師,陳水扁、蘇貞昌、謝長廷、尤清、張俊雄、江鵬堅、李勝雄、張政雄、郭吉仁…,他們從幕後走到幕前,紛紛投入黨外民主運動。台灣的民主運動,愈挫愈奮,猶如浴火鳳凰,更加燦爛!事件的六年後,終於衝破黨禁,誕生民主進步黨。這段歷史告訴我們:政治問題不能用算術問題解決。算術問題十減五等於五,但是政治問題,十人當中整肅掉五人之後,可能引出五十人。這個道理,每個獨裁政權都應引以為戒。

這段台灣民主運動史,也是國民黨的人權迫害史。不知道今天的馬英九、吳敦義、吳伯雄等人,是以何等心情面對這段歷史?當年,不論是出身黨政權貴家庭的馬英九,或是土生土長卻投效國民黨的吳敦義、吳伯雄者流,都是站在壓迫者這一邊,成為其共犯結構的一部分。撫今追昔,不知道他們有過何等的檢討與反省?這些曾經危害民主、迫害人權的前科犯,真能痛改前非嗎?看看他們當年效忠蔣家專制政權,而今則和專制極權的中共政權眉來眼去,正一步一步要將民主台灣往專制中國的黑洞去送,還轉過頭來罵我們覺醒的人是「白痴」。他們反省了什麼?歷史是一面照妖鏡,今昔相照,他們立刻原形畢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