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從逃亡到出使—彭明敏、王世榕兩教授出新書有感 2009-06-14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最近有兩本新書即將出版,一本是前總統府資政彭明敏教授的《逃亡》,彭教授首次透露他當年逃出台灣的細節;另一本書是前駐瑞士代表王世榕先生的《直言》,這是王代表出使瑞士六年的工作與生活實錄。兩書在國民黨「黨國復辟」的此時出版,讓我有相當的感觸。

一九七二年二月美國總統尼克森訪問中國見了周恩來與毛澤東時,毛周以指責的口吻對尼克森說美國在支持台獨運動,並指出「彭明敏逃出台灣是美國幕後幫忙的」,說得尼克森一頭霧水。現在彭教授的《逃亡》出版了,證明尼克森真是被冤枉了。

彭明敏最後流亡到了美國,給海外台灣獨立運動相當大的鼓舞。愛面子的中國國民黨忍不下這口氣,蔣介石告訴美國,寧可不要美國的軍事援助,也不希望美國接納彭明敏的居留。可見中國國民黨對台灣獨立的仇視程度。

當年的台大政治系系主任彭明敏,原本是蔣政權想要栽培的台灣精英的樣板,所以被聘為駐聯合國代表團顧問,又當選十大傑出青年。彭教授如果願意趨炎附勢,想必飛黃騰達。然而耿介的彭教授卻不領情,他於一九六四年與他的學生謝聰敏、魏廷朝共同印發〈台灣人民自救宣言〉,呼籲「一中一台、不分省籍,重新制憲、重新加入聯合國」等主張。這些主張今天已逐漸成為台灣民意的主流,但是當年卻因此得罪當道。彭教授被判處八年徒刑,雖然最後在國際壓力下獲蔣介石特赦,但在蔣家獨裁政權下,仍隨時會遭不測,遂有逃亡出走的計畫。

專制政權容不下正直的一流頭腦。希特勒容不下愛因斯坦,蔣政權留不住彭明敏,道理相同。

在海內外的民主運動激盪下,台灣在一九九○年代終於有了民主化的轉機,流亡海外的精英們各個回到台灣,台灣人也不必再為了躲避專制政權的迫害而出走。

二○○○年後,台灣有了所謂的「本土」政權的出現(雖然還要頂著外來的政治軀殼),除了國民黨的貪污犯與經濟犯需要逃亡之外,沒有人必須因為政治見解不同而出走,倒是本土精英「出使」他國的情形開始出現。王世榕教授出任駐瑞士代表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王代表自二○○二年七月起出使瑞士,歷時六年餘。這本《直言》就是他六年代表任內的經驗實錄,與彭書一樣,極富史料價值。

儘管政黨輪替,儘管本土精英開始出使外國,但官僚心態依然充斥外交部和駐外單位,傳統的「中華官場」的官僚,和仍然保有傳統落伍習性的國人,兩大因素使得駐外工作格外吃力。王代表的《直言》不客氣地指出「此一『現代衙門』也和過去的衙門一樣,深陷在龐大的、不合時宜的,違反現代組織原理的偌大行政體系中」。王代表終而萌生退意。留下這本外交工作實錄,發人深省。

二○○八年以後,當年逼使彭教授流亡海外的政治集團的「遺形體」又重新掌政。這個政治集團從過去的反共變成媚共,甚至淪為北京在台的代理集團。台灣的主權與人權逐漸流失,不要說本土精英要出使的機會已經斷絕,哪一天愛好民主自由法治人權的正直台灣人是不是又要逃亡海外?台灣人,你不憂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