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從選後的心情 說到所謂「體制外」路線 2010-01-03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這篇文章本來在上個月的三合一選舉之後就想寫了,但是因為看到當時民進黨彷彿正陶醉在「勝選」之中,我不忍心煞其風景,所以遲至今日才動筆。

先談我上個月選後的心情。由於有感於「扁珍家族海外密帳案」重創綠營,我擔心綠營(或獨立建國運動)從此會一蹶不振,因此當選舉結果發現民進黨尚能「止跌回升」,總算「聊堪告慰」。但我並未因此就以為「勝選」而歡欣雀躍。因為再怎麼說,民進黨只是贏回宜蘭,而讓國民黨在縣市首長中還贏得十二席,這哪算什麼勝選?尤其更讓我耿耿於懷的是,涉入炒股案的黑金嫌犯、要蓋「馬奮館」的諂媚之徒,以及親人在二二八事件中死於國民黨槍下,卻仍在國民黨內鑽營為官的子弟,都還受台灣人肯定而高票當選,我的心情實在擠不出一點喜悅。

以上三種德性的人物,是檢驗台灣的「社會價值」與「民主文化」的具體指標。當黑金、諂媚、背親的人,還能被民眾接受,這樣的社會價值實在可堪憂慮,其民主文化則更不堪聞問了!

我們的社會價值與民主文化的水準是如此這般,這不禁又讓我想起,近年來我常聽到綠營部分人士動輒所宣稱的─要走「體制外」路線。

在專制極權國家,人民無言論自由可以表達意見、宣洩情緒;亦無選舉制度可以制衡官吏、替換政府。所以,「清議亡而干戈至」(顧炎武語),只好採取「體制外」的革命行動。民主國家則不然,民主政治是「以數人頭來代替打破人頭」,這句民主名言,正說明民主政治可以透過體制內的民主程序來進行改革(包括可以改革體制),而無須動干戈進行體制外的革命。「選票」與「子彈」正代表著民主與極權兩制度的不同變革途徑。有了選票,就不需子彈。

台灣自二十世紀九○年代民主化之後,已經可以改選國會,進而民選總統,而且被世界人權組織「自由之家」列入自由國家之列。既已民主化,卻還要走「體制外」路線,豈不怪哉?試想,台灣人已有選票可以自由選擇,他們卻寧願選擇黑金、諂媚、背親的政客,這樣的人民怎麼可能要他們選擇「體制外」路線來跟你一起去衝撞?尤其,台灣人選出一個擁有外國綠卡,全家都是美國籍,還被懷疑當過職業學生的人來當總統,這在一般民主國家是奇恥大辱。台灣人如此恬不知恥,怎可能要他們走體制外的革命路線?

在所謂「體制外」路線的說法當中,有人指責參加公職選舉的人就是替中華民國體制背書,是台灣獨立建國的障礙。此言讓人啼笑皆非,但很好辯駁:如果認同台灣的人可以在立法院占絕對多數,可以當選總統,中華民國舊體制還擔心不能更換嗎?

有人說,國民黨透過買票,操控選舉,這種選舉只是虛有其表的民主形式。答曰:美、英、德、法、日等民主國家沒有買票之風,因為人民的水準不可能買得動,但買票對台灣人卻有效,正顯示台灣的民主文化與知識水準還低。連五百、一千元就可把票賣出去的人民,有可能跟你去走體制外路線嗎?

如何喚醒民眾,啟蒙社會,比高言「體制外路線」重要。買幾份自由時報送給親友讓他們讀讀林保華等專欄,也比罵人替中華民國背書實際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