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教國民黨人讀台灣史 2007-01-28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本文應該在兩個月前就要寫的。但因自以為身為國內最早將二二八事件寫入論文的研究者,去和一些不曾寫過半篇二二八論文的政客、記者們辯論,實在不成比例,也就罷了。可是越接近二二八事件六十週年,越注意到藍色政客們一些積非成是的言論,透過其同路媒體,意圖壟斷二二八歷史的解釋權,顛倒歷史的是非,已經是不駁斥不行了。

話說去年教育部請我們一批在大學教書的台灣史學者編寫一套「青少年台灣文庫─歷史讀本」,首批六冊讀本在十一月廿四日發表。不得了!中國派藍色政客和媒體還未好好閱讀內容,就先破口大罵,說這些編撰的學者都具有獨派色彩。國民黨立委郭素春還罵說「教育部根本是以官方出版品,提供獨派學者改造青年思想,是在殘忍撕裂台灣。」還有一位淡江大學歷史系的何姓老師,也跟著答腔說,編審委員多為獨派立場鮮明的人,只強調單一立場的讀物給學生看,不 甚妥當。

世界上有哪個國家的學者在編寫歷史不是站在自己國家主權獨立的立場?美國歷史學者一定站在美國獨立主權的立場;新加坡學者,也一定站在新加坡獨立主權的立場,為何台灣學者站在台灣立場,卻被他們攻擊辱罵,到底誰錯亂了?套用郭素春的句型,如果有美國國會議員大罵說:「布希政府根本是以官方出版品,提供美獨學者改造青年思想,是在殘忍撕裂美國」,一定會笑掉人家的大牙!

民主國家在生活價值上應該是多元的,而且應該互相尊重這些多元價值。但是未聽說有任何國家在國家認同上是多元的,除了台灣。台灣並非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省,不管她是否繼續採用在一九四九年已經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的國家的國名─「中華民國」,或是正名為「台灣」,台灣都是獨立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外的主權國家。站在自己台灣的立場編寫歷史,竟然挨罵,怪不得台灣成為全世界唯一進不了聯合國的國家,因為台灣還有這麼多反對台灣主體立場的政客、學者與媒體人。

又據報載,前述六本讀本中,最讓郭素春等人不能忍受的,是本人編寫的《唐山看台灣─二二八事件前後中國知識份子的良心見證》一書。他們責怪我在書中把當時的台灣形容為「政治腐敗,接收變劫收」、「軍紀敗壞,官兵變強盜」、「大軍壓境,精英變亡魂」。說這些標題是「獨派意識強烈的字眼」。

看到他們如此歇斯底里,讓我想到孔子說的「一言見其不智」。我書中的標題,是根據每一章節內容而下的;而每一章節的內容,全都是來自中國的作家、記者、學者的言論,他們沒有一人是台獨人士,何來「獨派意識強烈的字眼」?至於形容那個時代「政治腐敗,接收變劫收」、「軍紀敗壞,官兵變強盜」,不對嗎?去問問上一代的台灣長輩,那是歷史常識啊!當時如果不是這樣,怎麼會在台灣人熱烈慶祝「光復」的十六個月後爆發二二八事件?

郭素春等人對台灣史如此無知,卻又那般狂妄,顯然不是特例,我準備就這三個主題替這些中國國民黨人上上課。下週見!(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