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異哉!所謂「二次政黨輪替」 2003-08-19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最近在泛藍陣營中出現「二次政黨輪替」的說法。所謂「二次政黨輪替」,當然是針對二○○○年的所謂「政黨輪替」而言。說白一點,二○○○年國民黨失去執政權,被稱為首次「政黨輪替」,現在泛藍陣營急著奪回政權,所以就喊著要「二次政黨輪替」。


「二次政黨輪替」這個名詞出自何方神聖之口,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但我可以確定的是,提出這種呼籲的人,如果不是沒有台灣主體意識,就是沒有歷史感,而且對政黨政治的意涵也不甚了解。


猶記得一九九九年李登輝總統提出「兩國論」時,我的好朋友胡忠信曾經對李總統的這一宣示讚許說「這是台灣歷史進程的大事件﹐也是台灣邁入二十一世紀前夕的政治大突破」。如今,這項「大突破」才突破不到四年,已經趕走李登輝、回到「一個中國」的連宋集團就急著要重掌政權。他們果真如願的話,則吾友胡忠信所讚許的這項歷史進程的政治大突破勢必前功盡棄,功虧一簣。


嚴格說,台灣並沒有完全達到一般民主國家的「政黨政治」的境地,也因此,真正的「政黨輪替」其實並未開始。試問,全世界有哪一個民主國家的政黨會像台灣這樣,竟然有不同的國家認同?我們看過美國的政黨會叫做「英國民主黨」或「英國共和黨」嗎?但是台灣的親民黨、國民黨、新黨,不僅不承認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其中「國民黨」、「新黨」的全名,竟然都還冠著「中國」之名。全世界也沒有一個民主國家的政黨的屬性,會像台灣這樣,分成「本土」政黨與「外來」政黨。李登輝擔任國民黨主席時,曾設法要讓這個外來的「百年老店」本土化,卻引起他們不滿,如今趕走李登輝的中國國民黨,還是維持其外來的性格。


今天台灣政治的最根本問題,在於如何將過去一切「外來的」、「流亡式的」性質(不論呈現於體制、價值觀念,或是名號),早日讓它脫胎換骨本土化,建立台灣的主體性,讓台灣成為一個名副其實、獨立自主、長治久安的現代民主國家。當所有的政黨都認同這樣的國家,才有真正的政黨政治可言。到那個地步,哪一個政黨要怎麼輪替,我們都不在乎。


如今不然,具有台灣主體意識的民主進步黨雖然在二○○○年拿到執政權,但是各種資源樣樣闕如,各個領域包括教育界、司法界、學術界、大眾媒體、軍事機關、情治單位、各級公務機關…大部分仍屬舊勢力的地盤。國會也是因泛藍舊勢力過半,足以阻擾任何政策的推行。在這種局面之下,改革談何容易。結果,執政者依然在野,在野者還在執政。三年多來扁政府率由舊章,能做多少改變?不客氣說,號稱執政的民進黨,到目前仍在舊體制之下,執行著泛國民黨的舊政策、舊觀念。儘管阿扁喊著「一邊一國」,但實際上台灣仍在泛藍的「一個中國」的框架下殘喘。信手拈來,舉些活例來看:


今天學校裡的教育,還在教台灣學生當「中國人」(和江澤民、胡錦濤同一國?);「後期中等教育核心課程」仍設定為「中國近現代史」,而不是台灣史;台灣人民納稅建立的陸軍,卻唱著「黃埔建軍」的軍歌。空軍軍歌也還叫著飛躍「崑崙山」;海洋國家的台灣,到底有多少西藏人和蒙古人?卻仍要編列龐大的預算支撐「蒙藏委員會」,只因為到現在「中華民國」還包括蒙古和西藏;僑務原本就是外交部的工作,但是蔣介石時代用來做政治酬庸的「僑務委員會」至今仍裁併不掉;今天執政的民進黨唱的「國歌」,事實上是中國國民黨的黨歌。


舉不完的例子告訴我們,舊時代的冗機關裁不掉,舊制度廢不去,舊觀念改不了,政黨哪有輪替?


我們要怪民進黨資源不足、經驗不夠、人才缺乏嗎?廢話!外來的中國國民黨在台灣包山包海,包了五十年,哪可能讓本土政黨擁有太多的資源、人才與經驗?有一點點歷史感的人,不難了解此中道理。正因為本土政黨資源不足、經驗不夠、人才缺乏,所以在突破外來舊勢力的過程中,就該幫忙他們累積資源、充實經驗、爭取人才,讓本土的政治力量得到更多的支持與後盾才對,豈有因為對本土政黨三年的政績不滿,就要把政權再讓渡給那個在台灣壟斷五十年的外來統治集團?而且還美其名曰「二次政黨輪替」,這樣會不會太「奴性」了一點!三年之病,尚且求七年之艾,「中國」國民黨在台灣宰制五十年的政治,要本土政黨於四年之間收拾好爛攤子,如何能夠?


最後,容我也學吾友胡忠信善於引經據典之癖好,舉日本明治維新時代的思想家福澤諭吉的話:「一身獨立,一國獨立」。願我們每個有志氣的台灣人能建立獨立自主的人格,進而共同建立獨立自主的國家,不要迷信什麼「二次政黨輪替」之說 。


(作者李筱峰╱世新大學教授、台灣教授協會會員、台灣北社社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