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統派媒體人的中國功夫 2001-10-02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教師節夜晚,我打開電視,螢光幕上適巧出現趙少康、周玉蔻以及一位統派報紙的記者,三人正在痛罵我們台灣北社、中社、南社、東社四社刊登的一則啟事。這則啟事是針對李登輝遭中國國民黨撤銷黨籍一事而發(刊登於九月廿四日的自由時報頭版,及九月廿七日的台灣日報頭版)。

他們前面怎麼罵,我來不及聽看,不得而知。我打開電視時,他們正針對我們啟事中的一個錯字而罵得洋洋得意。我必須承認啟事中確實有錯字----刊登在九月廿七日的台灣日報的啟事,將連震東誤打成連「鎮」東了!不過,之前刊登在廿四日的自由時報的啟事,並沒有錯誤,可見這是一個手民之誤。只要有一點點電腦常識的人,都很容易分辨清楚,這個錯字是因為key in的時候採用注音輸入法沒有選對號碼的結果,用過去鉛字排版的用語,就是手民之誤。然而這個手民之誤,卻讓這三位媒體人逮住機會,大作文章,也讓我見識到這些中國統派媒體人的虛妄言行及其居心。

 針對一個錯字,趙少康、周玉蔻他們三人竟然可以在電視上你一句我一句這樣揶揄著(大意):「竟然連連震東的名字都不知道」「這些所謂的學者的水準,可想而知」「虧他們裡面還有學歷史的」「這也難怪,因為他們向來就很反對中國文化,所以中文不好」「說不定他們故意弄錯,可以避免刑責」……。不明就裡的觀眾,聽了他們這幾張「中國式」的巧嘴,恐怕還真以為我們水準有夠爛,歷史學者竟然連連震東的名字都搞錯,或者還真以為我們為了避免刑責故意寫錯名字?

 在我們這則啟事的連署名單中,「學歷史的」只有我和陳儀深。所以,我和陳儀深受辱的成分顯然多加一層。因此我有必要回幾句話:

 我出版過的書籍,目前總共廿六本,其中有關台灣歷史的著作有十二本,你們到底讀過幾本?這麼確定我不知道「連震東」?十六年前我寫《台灣戰後初期的民意代表》時,早就多次提到連震東,你們讀過沒有?好笑的是,當你們在揶揄我們這些「所謂學者」的水準太差的同時,那位記者立刻鬧了一個笑話,他竟然把「半山」人士解釋成「雙親有一半是本省人,一半是外省人」。真是無知,無知就不要急著批評別人,請先讀讀十六年前我在《台灣戰後初期的民意代表》一書中為「半山」所做的解釋:「……對於曾經留居中國大陸一段時日再返台的台人,則稱之為『半山』。但『半山』一語,除此涵意外,有時亦意味著曾赴大陸投效國民政府的台籍人士。」無知記者搞不清楚什麼是「半山」,在旁的周玉蔻、趙少康沒有提出任何糾正或說明,因為他們也搞不清楚,他們只負責罵別人沒水準。我只是很納悶,他們沒有讀過我和陳儀深半本書,怎麼知道我們很沒水準?

 這些中國巧嘴,抓到一個錯字,就可以借題發揮,極盡挑撥貶損之能事,我終於見識到這些統派媒體人的「中國功夫」,這種「中國功夫」正是中國文化的一部份。你們現在應該知道我們為什麼那麼瞧不起這種中國文化的原因了吧?不過,請放心,我的中文底子應該不會太差,甚至要吟唱唐詩宋詞,絕對不輸給妳周寶寶;我們北社的莊萬壽教授對中國古書漢學的造詣,也絕對值得你趙少康買一本他的《中國論》回去好好研讀。(作者為台灣北社副社長,世新大學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