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蛋花湯不許加蛋? 2003-10-29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全世界所有專制政權在剝奪民權、厲行專制時,都會用「顧全大局」、「國家安全」、「社會安定」做藉口。實際上所謂「大局」,只是一人或一黨的代名詞,所謂「安全」、「安定」者,實際上只是其一黨或一人的安全與安定。過去國民黨政權在台灣的長期軍事戒嚴與所謂「動員戡亂」體制,就是一個最典型的例子。


當年我們要求解除戒嚴,他們就說會帶來社會不安、國家動盪;當年我們要求國會定期全面改選,他們就說如此一來,「法統」就會斷絕,國家就會滅亡!這些幌子,歷史都已經把他們戳破了!回顧過去國民黨統治集團在台灣長達三、四十年的專制統治,沒有一樣民主改革的訴求是他們不反對的。而他們反對的理由,都是這一套「大局」、「安全」、「安定」等「災難論」。而且,他們不只是用嘴巴、用媒體來反對,他們還會用子彈、黑獄、酷刑來對付這些破壞「大局」、影響「國家安全」、帶來「社會災難」的民運人士。到頭來,真正受災難的是那些民運人士。那一段造成無數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的齷齪歷史,不僅今天的年輕人茫然不知,連當年「共犯結構」的當今連宋集團也都已經忘得一乾二淨了!


連宋集團雖然把他們齷齪的歷史忘得一乾二淨,但是做為國民黨統治集團「遺形物」的他們,至今卻仍承繼著這個集團的保守與反動性格。儘管他們今天正以他們當年所反對的民主自由內涵,在進行著他們當年最常扣人帽子的行徑│「詆毀領導中心」、「破壞政府威信」、「挑撥政府與人民的感情」,但是他們批評新政府的犀利言詞,並不能掩飾其反動性格與保守思想。最近他們對公民投票與制定新憲議題的反應,就是一個例子。 連戰說:「統獨公投會為台灣帶來災難」,又是「災難論」!


十月二十五日,「全民公投,制定新憲」的二十萬人大遊行,泛藍國親集團又是一陣緊張,說這是在拚選舉。其實,關於公民投票、制定新憲法、台灣正名加入聯合國等等議題,已經講了好幾年,並非始自今日。只是選舉一近,就特別敏感,就說這是選舉考量,真是好說好說。不論台獨聯盟、台灣教授協會、台灣教師聯盟,或是台灣北社、中社、南社、東社……我們沒有人在參選,但是多年來,上述的訴求一直就是我們的目標。選舉,充其量只是我們向人民呼籲訴求的管道,而不是目的。如果人民不喜歡公民投票、不喜歡符合台灣的新憲法,那麼提出這些議題不是反而變成票房毒藥嗎?如何拚選舉呢?


有「反民主」傳統的連宋泛藍集團對於公民投票之議,起先一如往昔,當然是持反對態度,後來看到民間輿論蔚成潮流,他們在表面上就不太好意思繼續反對下去,因此改口說他們也贊成公民投票,不過要通過立法,取得「法源」根據才行。明眼人怎麼不知道他們主張通過立法,目的是要限制公投的層次與範圍,「法源」之說,只是障眼法。他們甚至還煞有介事說,如果沒有立法而辦公投的話,是違憲的。好個違憲之說!過去蔣家獨裁政權在「法的最高位階」的憲法之上,又強加一個更高的「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長達四十多年之久,致使人權慘遭蹂躪、蔣介石可以不受憲政常軌的限制,連做五任總統做到死,他們這群人從來不覺得這是違憲。現在要讓人民行使權利來共同決定國政,他們卻急著說違憲,騙 的!我說他們保守又反動,於此可見一斑。


在正常的民主國家,憲法是「人民權利的保障書」,當法律或行政命令侵犯或剝奪憲法所保障的人權時,才有違憲之虞。讓人民行使權利怎麼會違憲?如果讓人民行使權利來決定國家的前途會違憲的話,這樣的憲法一定大有問題,就更值得重新制憲。


如果國親集團真的那麼在意公投非立法不可,那麼國親兩黨的立委諸公就請好好參與立法,而不要假「立法」之名,行封殺公投之實。我們知道連宋國親這個擁有深厚的「反民主」傳統的集團,最擔心的就是台灣成為一個名副其實的主權獨立國家,因此,透過公民投票而完成台灣的獨立建國,是他們必定要傾全力阻擾的。所以他們將以公投立法之名,限制有關憲政層次及國名、國歌、國旗、國家定位等議題的公民投票。


然而,公民投票的最大意義,就是在解決國家的獨立、國家的定位、憲政改革等問題。人類世界近一百年來,國家總數從三十幾國增加到一百九十幾國,其中很多國家就是以公民投票產生的。如果公民投票的議題不可以包括國家定位、國旗、國歌、國號的決定,這就好像蛋花湯不加蛋,還叫做蛋花湯嗎?蚵仔煎不加蚵仔,還叫做蚵仔煎嗎?


擅耍嘴皮的宋楚瑜說,不管是「公投也好,母投也好」,民進黨都是給人民出難題。他說,國親不反對公投,而是政府不應該出些「讓國人很難選擇的難題」。其實,這不是國人的難題,而是長期以來反民主、反台灣獨立的泛藍陣營的難題。當台灣內部對國家認同爭議不休之際 ,透過最民主的方式,全民投票來決定,正是化解紛爭、解決難題的最好方法。這個淺顯的道理,比起宋楚瑜的興票案、比起宋楚瑜講不清楚為什麼把公款存入兒子和小姨子的帳戶,要清楚簡單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