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這個家庭比國民黨更可惡 2008-08-17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忍淚寫此文,悲憤難平。陳水扁家庭爆發醜聞至今已兩天,我仍像一隻折翼的小鳥,墜落在一淵不見底的深谷。

這次的傷痛,比起大學時代因寫文章批判國民黨的黨化教育而遭政大勒令退學還要難過;比起過去遭國民黨特務跟蹤、打小報告,竊聽電話、檢查信件、干擾求職等壓迫還更痛苦;比起任何一次看到國民黨的貪污腐化、特權橫行更加憂傷;比起任何一次的選戰失敗還要悲憤!

過去受國民黨的專制與黑金之苦,固然難過,但那種難過,反而激發我們奮發反抗的鬥志,反而激發我們追求民主公義的決心。然而,當我們發現宣稱要幫我們驅魔趕鬼的彌賽亞,竟然也是邪魔惡鬼。這種傷痛,就更加椎心泣血了!

想起二○○○年陳水扁當選總統時,台南市東門市場的一位肉粽攤販,連續三天免費招待客人以示慶祝,這位與阿扁非親非故的辛苦的攤販,如今該是何等心痛如絞?

我又想起我一位「六年級」的學生告訴我的一段她和父親的往事:「小時候常在寒風中坐上爸爸的摩托車到處聽政見發表,務農的父親,在威權的時代找不到政治關懷的出口,只能藉由懵懂未知的小兒陪伴,試圖找到可以安全傾吐政治關懷的對象。印象中,台上的發表人講得慷慨激昂,台下的爸爸也報以熱烈的掌聲。…會散了,我常常在爸爸的搖晃下從夢中醒來,半張著眼問爸爸:『你答應要買糖果給我的,現在可以去買了!』只見爸爸掏出空空的口袋說:『我們把錢捐給他們(候選人)了!』」

陳水扁、吳淑珍請告訴我們,滿懷期待,善良純真的升斗小民,是天生就要遭受這樣的欺負與折磨嗎?你們可知道你們匯往國外的六億元,要讓小販包幾千萬顆粽子才能賺到嗎?要讓有錢捐款、無錢替小孩買糖果的農夫,種多少稻米、流多少汗水才賺得到嗎?

馬英九可以將公款存入私帳,可以讓擁有美國籍的兒女享用特支費;宋楚瑜也可以將政治獻金存入兒子和小姨子的私人帳戶,可以匯巨款到國外,可以在美國購買五棟豪宅…,面對這些國民黨政客集團的抽樣代表,我們一點都不驚訝,因為他們本來就是國民黨,而且法院還是他們家開的,誰奈他何?然而宣稱要對抗國民黨黑金政治的陳水扁,竟然也「國民黨化」,那就比國民黨更可惡了!

因為,國民黨的腐敗與專制,激發有志氣的台灣人追求民主與正義的心志;然而這個家庭的腐敗,卻打碎了追求民主與正義的善良人民的心。不只如此,這個家庭的貪腐,反而讓不敢通過陽光法案的國民黨獲得漂白;這個家庭的貪腐,讓社會的是非價值錯亂;更嚴重的是,這個家庭的貪腐,對台灣的獨立建國的傷害,比來自國共兩黨的傷害更加嚴重!

近年來我患了心律不整,國泰醫院的林敏雄醫師囑我不要再憂國憂民,其實我知道他比我更憂心忡忡。我們都是吳淑珍的麻豆同鄉,此次我們心中的衝擊想必更甚於一般人。林醫師,就請您體諒我這個不合作的病人,因為,有了真愛,才會心痛,而真愛是永不止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