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這款台灣人的悲哀 2003-09-19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任何一家站在台灣主體立場的報紙,當發現任何政黨(不論在野黨或執政黨)其政策或言行有損台灣利益時,必加以針砭批判。這是做為立足台灣的報紙最起碼的報格。自由時報在這方面堪稱夠格,最具體的例證是,在中國政策方面,自由時報經常以社論提醒阿扁政府要戒急用忍。去年阿扁政府制訂開放八吋晶圓赴中國設廠的政策,自由時報更先後以五十餘篇社論嚴厲批判,深獲我們台灣北、中、南、東四社及台灣教授協會的肯定,我們還特別為此派員赴報社致意。


不料這樣敢於向扁政府直諫的報紙,最近卻遭國民黨砲手誹謗,被污衊為陳水扁的「走狗」、「打手」,「淪落為一紙傳單」。


聽到勇於針砭時政的自由時報被誹謗為「打手」與「走狗」時,委實錯愕,因為這種字眼,用來形容那些親舊勢力集團及親北京政權的眾多媒體,可能比較恰當,怎麼落得成為立足台灣的報紙的寫照?等到定神一看,原來出言誹謗的,又是那個叫做蔡正元的人(一個極度缺乏幽默感,卻是尖酸刻薄成性的國民黨發言人),我也見怪不怪了。


蔡某開記者會誹謗自由時報,只是為了自由時報的兩則新聞:「中國招待台商 替連宋拉票」(九月十一日頭版),「中國辦台商座談 赫見連宋請帖」(九月十二日二版)。關於這兩則新聞的事實論辯,已經有呂清雄律師發表「看蔡正元批評自由時報事件」一文(自由廣場,九月十六日)加以論述,條理清晰,我不再贅述,僅補充個人感言數語:「中國招待台商,替連宋拉票」這種消息對了解中國政治的人來說根本不算新聞。國親新三個反對台灣主權獨立的政黨,強調「一個中國」,自然為中國當局所樂見,因此在「同一屋頂下」的中國,替強調「一個中國」的連宋拉票,一點也不奇怪。真正奇怪的是,國台辦的人都出來幫連宋拉票,連宋陣營應該高興才對,怎麼罵起人來?他們不是強調已經掌握主流民意,民氣旺得不得了嗎?民氣既然如此旺盛,而且還旺到台商去,他們應該感謝國台辦的幫忙,更應該高興自由時報把他們如此受支持的好消息登出來才對,怎麼反而罵人走狗打手呢?莫非這是當慣了砲手角色的蔡某人的心理投射(projection)?


這幾年來,蔡正元在政壇上逐漸竄紅,在中國國民黨陣營中擔任重要的發言人角色。這位出身雲林,土生土長的鄉下子弟,投效在具有外來色彩的中國國民黨陣營中,非常在乎國民黨的利益與形象(在乎的程度僅次於他的選舉利益)。我們經常可以看到他為了替國民黨立言,不惜使用各種不堪入耳的話語謾罵人。例如,他可以用「陳水扁死抱著屎桶」之類的髒話來污辱國家元首;可以將阿扁總統因為手臂殘障不能當兵一事,污衊成是總統自說的「story」;他看到蘆洲大火死了那麼多人,見獵心喜,在記者會上還會露出微笑,苛責消防隊救難不力,對於五分鐘之內就趕到現場的消防隊,他還不滿意,卻藉機批鬥蘇貞昌縣長,說「這是八掌溪事件的翻版」;對於國民黨自從入台以來用不正當手段取得而累積的龐大黨產,他可以兩片嘴唇就完全推給在一九七一年頃才入黨的李登輝身上…。觀察此人的言行,我誠然不知道他的「正義」的邏輯是什麼?國民黨在二二八大屠殺中,總共殺害多少台灣人,這位蔡某人不曾嗆過聲;在五十年代中國國民黨的白色恐怖裡面,兩千多人遭處決、八千多人被處重刑,蔡某人也不曾表示不滿與關切;在長期的戒嚴統治與所謂「戡亂」體制下,蔡某人似乎也不會顯現一點不滿與批評。在國民黨長期包山包海、一黨專政的時代裡面,蔡正元顯然甘之如飴。我不知道對於外來者那麼多的不義與殘虐的事實,蔡某人都可以容忍,無動於衷,還誠心投效;而對於本土政黨、對於台灣人總統,卻是那樣的尖酸刻薄?台灣怎麼會出這樣的子弟?


看到台灣出現這樣的子弟,我真痛心疾首,尤其看到此人對李前總統的侮辱、又拿阿扁總統的殘障手臂進行政治鬥爭,我於心不忍,曾經發表「阿扁的手,政客的嘴」一文(自由廣場,五月廿九日),加以回應。蔡某人因此告本人妨害名譽(他可以誹謗人,但不准別人批評他?)他還在乎名譽,誠然可喜。不過,我即使不批評他,早就有他的同黨的人說得比我更露骨了,試看以下兩個例子:


二○○一年十一月廿八日,立委選舉時,陳雪芬指責蔡正元發黑函攻擊她,說她「藍中帶綠」,要民眾投給正藍軍的蔡某,陳雪芬氣得哭倒在地,痛批蔡正元「卑劣!卑劣」、「不是正人君子」;隔天同黨的穆閩珠,也指責蔡正元散發不實文宣,企圖以「狠毒」手段打擊同志,說著說著,也哭了起來。穆閩珠不僅痛罵蔡正元「手段狠毒」,並且說她參選多次以來,還沒看過有這麼厲害的人。(詳見二○○一年十一月廿九日東森新聞報導)。


「卑劣」、「狠毒」之說,都屬形容詞,或許過於籠統,乾脆我提出以下具體問題,請蔡某人說清楚講明白。講明白了或許有助於令譽之恢復:


其一、李前總統提出兩國論時,我看到蔡某在電視上替兩國論辯護說「兩國論是台灣求生存的起碼尊嚴」,不久李登輝被他們鬥走了,蔡某人又改口主張要回到「一個中國」原則。我一再指出蔡某這種翻雲覆雨的言行,蔡某只忙著告我,卻講不出到底我什麼地方說錯他了。現在總該說個清楚,到底你是主張「一個中國」還是「兩國論」?哪一次的談話才是真的?或者,兩次都是假的?


其二、上次連戰競選總統時,你蔡某人套引顏清標的句型說「宋楚瑜吃國民黨不只一斗,卻咬國民黨不只一口」,請問到底宋楚瑜吃了國民黨幾斗,又咬了國民黨幾口?現在你們連宋配之後,宋楚瑜會不會又吃你們幾斗,咬你們幾口?


其三、蔡某人你曾經引陳履安之語指宋楚瑜「恨心太強」。你們現在卻找這個「恨心太強」的人來搭檔競選,你能說個明白到底宋楚瑜恨心強不強?


其四、…?


要問的題目還很多,篇幅所限,留蔡某一點面子與「清譽」,下次再問好了!


(作者李筱峰╱台灣教授協會會員,台灣北社社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