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勞動節是該紀念不是慶祝 2007-04-29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前台北市文化局長龍應台有一次在和二二八紀念館前館長葉博文的談話中,不慎講出「慶祝二二八」的話,葉館長回答她說:「對不起,我們從來不慶祝二二八,我們都紀念二二八。」龍局長立刻道歉更正。其實我想龍局長只是口誤,不是無知。本月廿四日晚間中天電視新聞,也出現「慶祝二二八事件六十週年」的標題,就不知道是出於無知還是故意了?

五一勞動節快到了,這幾天我看到許多「慶祝」勞動節的標題。勞動節和二二八一樣,都不該「慶祝」,而是紀念,因為犧牲許多生命的日子,豈可慶祝?

勞動節的由來,源自美國的「芝加哥乾草市廣場慘案」:一八八六年全美勞工聯盟為了要求八小時工作制,於五月一日開始舉行全國性罷工。不料到了五月三日下午,罷工的勞工群眾與一些違紀上工的人發生衝突,警察趕來鎮壓時,開槍打死四人,受傷者無數。芝加哥城因之沸騰,各工會決議於五月四日在乾草市廣場舉行大會。原本約二千五百名勞工參加,但會中突逢大雨,群眾剩兩百多人不散,遭武裝警察包圍,就在雙方爭執之際,突然發生爆炸事件,場面大亂。警察向群眾開槍,十名勞工當場被打死。事後警察與新聞界認定是無政府主義者丟的炸彈,警方遂大肆逮捕勞工領袖,有八人以謀殺罪被起訴,審判結果,五人處死刑,二人處無期徒刑,一人被判十五年。一八八九年,為了紀念這段壯烈的歷史,在巴黎舉行的第二國際成立大會決議,將五月一日定為國際勞工節。

所以勞動節的由來,是犧牲許多生命的慘案,豈可慶祝?如果有人說「慶祝南京大屠殺」,這像話嗎?如果有人說「慶祝蔣公逝世」,蔣孝嚴不跳起來才怪!

說到「慶祝」勞動節,我想起一張五十四年前(一九五三年)勞動節的傳單(見下圖),標題就寫著「慶祝四十二年度五一勞動節大會標語」,其中標語包括「打倒蘇俄帝國主義,消滅朱毛匪幫」、「擁護為勞工解除苦痛的中國國民黨」……在那個黨國不分、「戡亂」「戒嚴」的高壓統治時代,勞工沒有權利向資本家抗爭(罷工會以叛亂罪遭槍斃),但卻必須「擁護為勞工解除苦痛的中國國民黨」,勞工不准「抗餓」,只能「抗俄」。

標語

當年國民黨拿勞工做政治工具,而今呢?而今勞工不再被要求反共抗俄、消滅共匪了,因為國民黨已經和「共匪」站在同一陣線。但是勞工依然是國民黨政爭的工具。試看近年來國民黨當局及其親中媒體,開口就罵扁政府「只拚政治,不拚經濟」,閉口就拿勞工生活困苦為由,來否定我們在國家定位的努力。動不動就說勞工失業嚴重,還談什麼統獨?我還看到一位號稱工運領袖的人物,經常在親中電視上口沫橫飛,說他在乎勞工權益,才不管什麼制憲正名或統獨之爭。

近年來失業率攀升,導因於台灣產業大量進入中國,廠商關掉台灣的工廠,將資金設備移往中國,既留下債務,更造成更多台灣勞工的失業。這種台商西進中國的政策,不是親中的泛藍政客最期待的嗎?他們還怪罪扁政府對中國不夠開放,是在「鎖國」。他們一方面批判失業率升高,一方面卻力倡這種造成台灣經濟失血、勞工失業的西進的政策,多麼矛盾!扁政府對產業西進尚且有所保留,如果國民黨完成「終極統一」後,台灣勞工會有何下場,還看不出來嗎?到時候就更有得「慶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