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敢會出現「白目」總統? 2007-11-11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台灣的福佬話(俗稱「台語」)有一個形容詞叫做「白目」。「白目」一詞在南北各有不同意涵。南部(台南一帶)把調皮搗蛋、明知故犯,稱為「白目」,略有惡作劇之意;但是北部人的「白目」,則是表示一個人不識相、搞不清狀況。例如,在婚禮中大唱〈男性的復仇〉、〈負心的人〉,就是北部人所說的「白目」。

有一個笑話這樣說:有一個人經常講不吉利的話,有一次去喝喜酒,人家要他勿亂開口,以免觸人霉頭,他果然整場不發一語,等到離席之前,他終於忍不住對主人開口:「我今天可都沒有說什麼話,萬一你家死了人,可千萬別怪我喔!」這個笑話,大概是北部人所說的「白目」的典範。

總統候選人馬英九先生近數月來也有不少這種「白目」的言行。我斗膽冒犯馬迷,舉一些他的「白目」實例,提供給一些看到馬英九就「吱吱」狂叫的婦女們參考,也藉供那些領十八趴吃飽閒閒專門唱衰台灣的人一些另類思考的材料:

「白目」實例之一:馬英九的市長特支費案開庭審問時,為了脫罪,他最後竟然一反前供,聲稱他不知道市長的特支費是公款。依照不知者無罪的道理,他或許可以被勉強解釋「沒有犯意」而脫罪,但是凡正常公民不免疑惑:一個連首長特支費是公款都不知道的人,怎麼好意思選總統?或者也可以這樣問:一個要選總統的人,怎麼好意思說他連首長特支費是公款都不知道?這會不會稍嫌「白目」了一點?

「白目」實例之二:常常聽到馬英九的口頭禪說「我不太清楚」、「我不知道」、「我還要再查一下」。例如,對於在他黨主席任內經手過的中華醫院、三中等買賣案,他都出現類似推託的語句。於是有人開玩笑說夢見和馬英九對話:「馬先生,你為什麼凡事都說不知道?」馬回答說:「我也不知道!」

「白目」實例之三:近數月來,馬英九先生跑到中南部宣稱在long stay,以示了解民間疾苦。到了選舉才要了解民間疾苦,倒也無可厚非,好笑的是,竟然有人在自己成長的國家社會裡面long stay?通常要long stay的地點都是外國,為了瞭解該地風土民情,所以才到該地去long stay,沒想到這位總統候選人竟然要在自己的社會、自己的國家裡面long stay,如此自外,真是坦白得有夠「白目」。

「白目」實例之四:在long stay的過程中,馬英九曾經親自屈身餵豬,這位養尊處優的黨國之子,願意到中南部跟農民餵豬,確實難能可貴。不過,令人傻眼的是,他居然穿了白長褲在餵豬,這就好像穿著大紅衣去參加喪禮,一樣「白目」。而且,他還一邊餵豬,一邊說豬飼料「好香」。我相信一定很多民眾一邊看他餵豬的新聞,一邊說「白目」。

「白目」實例之五:近年來馬英九經常舉一些底層民間生活困苦的例子來指責扁政府不會拚經濟。其實他不知道今天底層社會生活困難是「拚經濟」造成的,大企業拚經濟,產業西移,結果台灣內部失血,失業激增,貧富差距拉大。如果以國民黨這套無條件開放的方法去「拚經濟」,底層社會一定更加困苦。要改善底層社會的生活,除了拚經濟之外,還要拚社會救濟、社會安全,以及拚台灣主體意識。馬英九不懂這些造成底層社會生活困難的因素,虧他還去long stay一番,這也算是「白目」的一例吧?

馬先生的「白目」言行不勝枚舉,台灣明年會不會出現「白目」總統?那就看台灣有多少「白目」選民。

(作者現任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專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