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普渡台灣人的心靈 2015-08-28 本文刊載於民報

民報2014/8/4社論

時值「鬼月」,自從陰曆七月初一,地藏王廟開扉日,地獄鬼門關一開,孤魂餓鬼們紛紛從地獄「放封」而出,漂遊人間,等待接受普渡,準備大快朵頤一番。 

以上鬼話,對許信徒來說是「真理」。因其視為「真理」,所以下週中元節將屆,已經有許多家庭開始準備雞鴨魚肉、三牲五禮四果,清香銀紙(冥紙),要好好招待眾鬼。台灣大大小小的廟宇也點起了「慶讚中元」的燈火,準備要大大「普渡」一番了!

就在這鬼影幢幢的鬼月裡,我們想起了抗日社會運動前輩領袖蔣渭水先生的逝世紀念日剛好就在明天(85日)。畢生為台灣文化的啓蒙,致力於破除迷信的蔣渭水,卻在眾人迷信的鬼月過世,真是死不逢辰!然而這正是值得我們撫今追昔、深切反省的時刻。

九十幾年前,1921年,蔣渭水結合台灣知識青年與社會菁英,為台灣社會探病投藥,成立「台灣文化協會」,致力於文化啟蒙運動。蔣渭水說:「台灣人現在有病了……我診斷台灣人所患的病,是知識的營養不良症,除非服下知識的營養品,是萬萬不能癒的,文化運動是對這病唯一的原因療法,文化協會,就是專門講究並施行原因療法的機關」台灣文化協會的組織遍及全島各重要市鎮,他們透過各種活動,從事社會教育、啟蒙社會大眾。在文化啟蒙的工作內容中,破除迷信是其中重要的工作。

蔣渭水在其著名的〈臨床講義〉中,為「患者」台灣診斷,指出其「現症」,其中說:「道德頹廢,人心澆漓,物欲旺盛,精神生活貧瘠,風俗醜陋,迷信深固,頑迷不悟……(詳見文化協會第一號會報) 

文協除了透過各地的「文化演講」、「讀報社」、「活動寫真班」(電影巡迴隊)等活動,鼓吹新思想、宣導破除迷信之外,蔣渭水也藉著雙親的喪禮,以身作則地進行喪禮改革,破除迷信、革除陋習。1927年及1929年,蔣渭水的父親和母親相繼過世,他在喪禮上廢除金銀紙燭、花車牲禮、燒紙錢、放銀紙等舊禮俗,改發傳單,傳單上面印著「打破妄從迷信、挑除守舊陋習」。 

1927年文化協會左右分裂,左翼的「新文協」走社會主義路線,不崇尚鬼神自不待言;而老幹部蔣渭水、林獻堂另組「台灣民眾黨」,除從事政治運動外,也繼續進行文化啟蒙運動,對於糾正社會上的落伍敗壞風俗,提升民眾的生活品質,也相當注意。所以,他們在黨綱大要「三、改除社會制度之缺陷」中,提出「革除社會陋習」。19291017日第三次全國代表大會的口號中,就有「打倒阿片、打倒迷信、打倒惡習」。蔣渭水在《台灣民報》中,呼籲破除「燒金紙、吸阿片、祈安建醮、補運謝神,以及聘金婚喪之奢靡」的惡習。 

當年文協等社運團體的破除迷信運動中,要以1929年起連續兩年在台南市掀起的「反對中元普渡」運動最為著名,那是由當時屬於「台灣民眾黨台南支部」的外圍組織「赤崁勞動青年會」(多為原台灣文化協會的成員)所發起的;他們舉辦群眾演講,印行《反普特刊》,呼籲「絕對地反對普渡,打倒一切的迷信」。

當年主導這場「反普運動」的證峰法師林秋梧,慨乎指出::「以追孝報恩為眼目的盂蘭盆會,一變而為『俗妄之甚』的施餓鬼之中元。其改變之速,訛傳之甚,直使忍辱成性的佛弟子不得不為釋迦老師爭一個氣。我們台灣的同胞中許許多多是繼承這個(中國)『南人尚鬼』的遺傳性,每年到了舊曆七月就花費了巨款的錢財,虛擲了許多寶貴的時間,用著莫大的犧牲,說什麼要體佛的教旨大發慈悲濟渡陰間一切無所寄託的餓鬼,孝敬『好兄弟仔』。且自以為自己也是個熱心虔敬的佛教徒。這種的態度真是可笑又可憐得很了」法號「證峰」的林秋梧,是1920年代參與社會運動、提倡宗教改革、致力破除迷信極為用力的宗教家兼社運家,他雖入禪門,但他並非出世之人,相反的,「普渡眾生」的感召,使他積極地從事佛教改革,掃除迷信,在1930年前後的台灣佛教界中,投下酵素。台灣民眾向來的迷信與雜信相當嚴重,林秋梧對於那種「雞母屎半烏白──     大似台灣佛教徒之雜信」,有著極淋漓的指陳: 

人家說城隍爺靈感,他便追從人家去夯枷畫面,跟在神轎後行遍市街,浪費許多金錢、時間;聽說媽祖就拜媽祖,聽說大道公就拜大道公,聽說有應公、土地公、松樹公、石頭公,他便去拜有應公、土地公、石頭公。明明是多神主義的道教信者,而他偏要冒名為佛教徒。佛教說不得占相吉凶(見「遺教經」),而他卻竟然連造廁池也要擇日卜卦。佛教禁止咒術仙藥(同前),而自稱佛教徒的,卻慣燒符唸咒,說可醫人疾病。他們一班中有什麼柴先、鐵先、狗先、厚仔先、不黨先等等的稱呼者,正是證明著其背教的行為。(詳見李筱峰《台灣革命僧林秋梧》) 

九十多年前台灣文化協會時代的菁英們所致力的迷信破除,至今得到多少成果? 撫今追昔,不免有「哲人日遠,而迷信更殷」的感覺。撇開宗教信仰的內容不論,僅從宗教儀式的層面檢討,問題之嚴重,恐非當年蔣渭水、林秋梧們所能想象。僅以民間信仰焚燒紙錢一項來看,如今,台灣每年大約燒掉28萬噸的冥紙,大約浪費新台幣130億元。每年燒掉的紙錢,至少排放18萬噸二氧化碳,需要15,000,000棵喬木,一整年才能吸收完畢,其危害更勝於汽、機車廢氣。紙錢燃燒之後所產生的廢氣,釋放出許多一氧化碳、硫氧化物、氮氧化物、苯、甲苯、乙苯、戴奧辛,與其他不完全燃燒之碳氫化合物等,很容易引發皮膚癌、腦腫瘤及鼻咽癌等,對人體健康產生嚴重的危害!(資料來源:台灣環境資訊協會TEIA ;〈追求心靈喜樂 宗教及環團籲少焚香燒紙錢〉,中央社,二○○八.五.三十)這種信仰行為所造成的對環境的嚴重破壞、對資源的極度浪費、對國民健康的危害,蔣渭水、林秋梧們若地下有知,當不知何等唏噓浩嘆! 

我們確信神明有兩個特性:一、祂是「智者」;二、祂是「聖者」。

神明是「智者」,因此祂絕對有豐富的知識與智慧知道:焚燒冥紙絕對會嚴重破壞環境、浪費資源,而且為害國民健康;神明是「聖者」,聖者必定德性超凡,必然重視公德、是非分明,因此祂絕對不會保佑害己害人的缺德之人(破壞環境,浪費資源,還危害國民健康不害己害人嗎?)。所以,焚燒紙錢,必定為神明所不喜歡。再說,做為「聖者」的神明,絕對不會因為你有送錢(燒紙錢)給祂,祂才保佑你。因為聖者絕對不會喜歡接受人們的賄賂。這種交易主義的信仰,其實是對真正神明的褻瀆! 

所以,「智者與聖者」的神明,絕對不會保佑那些焚燒紙錢,造成生態環境破壞、資源浪費、國民健康受損的人。所以,如果你真的敬神,請不要再為地球造孽! 

有人說,中元普渡,必須焚燒冥紙濟渡孤魂野鬼,以免他們找上門來,帶來禍害。這點也請放心,如果有惡鬼、餓鬼、厲鬼真要為害人間,那就更不應該再燒錢給他們,就讓他餓死、窮死!為了怕他們找上門,就用錢(燒冥紙)疏通,等於是向惡勢力低頭妥協,這種姑息養奸的行為,豈是「智者與聖者」的神明所喜歡?我們為了愛護同胞健康,為了地球的環保、為了節約資源,而拒燒冥紙,「智者與聖者」的神明一定會保佑我們,替我們制止那些惡鬼與厲鬼!台灣人請別再假鬼神之名造孽了! 

如果非燒紙錢無以度日的話,我們應該釐清一個觀念,知所變通:燒冥紙的觀念其實是來自人間的貨幣觀念。人們還沒有使用紙幣之前,並不知道要燒紙錢,紙幣使用之後,才開始有燒紙錢的觀念。既然現在咱人間的貨幣制度已經出現支票、信用卡、金融卡,所以,以後燒冥紙也可以改燒支票一張或本票一張,金額寫大一點就好了,或是燒信用卡一張也可以,何必燒那麼一大把現金來浪費資源、污染空氣呢?再說,家家戶戶都如此濫發陰間貨幣,不怕陰間通貨膨脹,擾亂陰間金融嗎? 

今天,台灣民眾尚鬼迷信之風有增無減,祭拜鬼神的祭品更加豐富,但是台灣人的心靈到底提升多少?許多人的信仰,不但對社會公益無幫助,反倒是利用鬼神求明牌去賭博,或者和鬼神聯手破壞環境。這樣的信仰,我們就更不敢期待能結合群力來幫助台灣新國家的建立。 

台灣要成為現代國家,必須要有理性的現代公民。理性的現代公民,要有獨立思考的能力,不該人云亦云、「舉香綴拜」。對於自己所信仰的宗教、所祭拜的鬼神,應該知其來歷,知其本質,否則就是盲信、迷信。同樣的,對於所要支持的政黨,所要尊敬的國旗,所要支持的政客,也同樣要知其來歷、知其過去、知其本質,才不至於成為受政客集團操控的愚民。一個現代國家不是一群愚民建立得起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