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替王金平解答連宋配的意義 2003-10-15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王金平遲遲沒有答應擔任連宋配的競選總幹事,因為他還在猶疑到底連宋配的目的何在。王金平這樣公開質疑:「連宋配到底是為了國家的發展?還是為了自己個人的利益?」其實,王金平心中怎麼會沒有答案?這根本是明知故問,對於王金平的問題,只有小奴才和大蠢蛋才看不出來。


王金平的問題如何解答?別人不須贊一詞、貶一詞,直接請連宋兩人回答就好了。如何請連宋兩人回答?看看三、四年前連戰心目中的宋楚瑜,以及宋楚瑜心目中的連戰,是什麼德性,就可以一目了然!


先來看看連戰怎麼說宋楚瑜,連戰批評宋楚瑜說:


「…宋楚瑜一肚子的狼心狗肺!」(詳見二○○○年三月九日聯合晚報)


「宋楚瑜『投降主義』、『自我矮化』,如果當選會出賣台灣!」(見二○○○年二月二十八日中時晚報)


「賣官求當選。」(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一日聯合報)


「拿國家的錢,綁樁腳、給派系、縱容黑道!」(一九九九年九月十五日聯合報)


「說翻臉就翻臉的人不可信。」(詳見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聯合報)


「現在很多人說話變來變去,已經讓民眾無所適從。更重要的是,問題不在於話講不清楚,而是對很多事根本不了解…。」(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聯合報)


「吸國民黨奶長大還罵黨,沒格,教壞囝仔大小!」(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聯合報)


「有些人提出比較躁進的做法(指宋楚瑜的三通主張),就做為一個政府領導人來看,這是有躁進、不成熟的地方。」(一九九九年七月九日聯合報)


接下來,看看宋楚瑜怎麼說連戰,宋楚瑜罵連戰說:


「連戰是不做事的少爺、老爺。擔任九二一救災總負責人,倖存的災民頻頻自殺!」(二○○○年二月十五日中國時報)


「剛到省府時,省債有三千七百九十一億,離開省府時,省債為六千七百六十四億,連戰是『舉債大王』!」(一九九九年九月二日聯合報)


「連戰在行政院長任內規劃的亞太營運中心執行不力,可能已經變成地雷中心!」(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聯合晚報)


「同樣是做過省主席,連戰子女有上百億的財產,何不交代從何而來,有沒有在海外置產!」(二○○○二月二日聯合晚報)


「連戰身為國民黨修憲政策負責人,既沒策劃能力,也沒執行能力。」(一九九九年九月四日聯合報)


「…把國代延任的責任推給國大議長蘇南成,這種只要動員四分之一國代就可以擋下來的事,卻沒有擋掉,還能託國家之命嗎?」(一九九九年九月十五日聯合報)


「…說一套做一套…翻臉和翻書一樣,如何把國家大政交到這種人手中?」(一九九九年九月十五日聯合晚報)


「有功就自己攬,有過就推給別人。」(一九九九年九月五日聯合報)


「重視婦女權益要從尊重女性開始做起,不是『選舉時當寶,平常當一枝草』,選舉時說反對家庭暴力,平時照打不誤!」(二○○○年三月九日中國時報)


可以舉的例子還很多,礙於篇幅(也避免讀者諸君笑破肚皮),就此打住。總之,連宋配(或宋楚瑜不小心所說的「宋連配」)的意義,可以根據他們雙方所說的,作出以下的「連連看」或「排列組合」,例如:


連宋配就是「舉債大王」和「狼心狗肺」的絕配。


連宋配就是「沒策劃能力」和「投降主義」的絕配。


連宋配就是「不做事的少爺」和「賣官求當選」的絕配。


連宋配就是「說一套做一套」和「縱容黑道」的絕配。


連宋配就是「沒執行能力」和「沒格」的絕配。


連宋配就是「不能託國家之命」和「自我矮化」的絕配。


連宋配就是「翻臉和翻書一樣」和「說翻臉就翻臉的人」的絕配。


大家如果無聊,可以在家裡幫他們配配看。不管怎麼配,他們都形成超黨派聯盟,根據連戰的評語:「超黨派聯盟是個小幫派」(見二○○○年三月九日聯合晚報)「選擇超黨派,就是選擇內憂和不安」(二○○○年三月十二日經濟日報三版)。


所以,如是以觀,連宋配的意義與目的,還不夠明白嗎?王金平的問題,還解答不出嗎?這些都是連戰和宋楚瑜自己講的,不是我編造的,藍色砲手蔡正元者流,該不會又告我誹謗吧!


(作者李筱峰╱台灣教授協會會員、台灣歷史學會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