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開元寺的夙昔典型 2005-08-09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時值鬼月,台南開元寺最近好像在鬧鬼。先是數週前傳有法師涉嫌性侵害,最近又為了住持改選和寺產紛爭,鬧得風風雨雨。佛徒爭產,我執難滅,實在有損佛門。


談起開元寺,我不期然聯想起過去開元寺曾擁有過的幾位高僧,其中兩位尤令我心儀,一位是證峰法師林秋梧,一位是證光法師高執德。趁著開元寺風雨滿山門之際,說說兩位法師的言行來與眾僧共勉;也趁此「普照陰光」、「慶讚中元」的鬼月,發揚林秋梧破除迷信的精神,給同胞們強心醒腦。


說起林秋梧,他的一首〈贈青年僧伽〉的七言絕句,常在我的耳邊響起:「菩提一念證三千,省識時潮最上禪;體解如來無畏法,願同弱少鬥強權。」這首充滿著正義感與反抗性格的詩,充分說明了這位「革命僧」的入世精神。誠如林秋梧說過的:「菩薩行,就是以活於正信的自己為基砥,而圖謀社會人群的幸福,無有所恐怖的行為吧!…所以修菩薩行的,便是社會改革的前衛份子。他們的根本目標,在於建設地上的天堂,此土的西方…,佛所謂極樂世界,就是描寫著這個快活的社會。」為了建立快活的社會,林秋梧鼓勵僧侶「省識時潮,順應天人,鼓起四大弘願的大勇氣,站在四百萬大眾(按:這是一九二○年代的台灣人口)的前隊,把台灣島內有形無形、一切的魑魅魍魎消除盡淨的光明大路。怎能偏重來世的淨土,而忽略現實的台灣?」「佛所說法皆為大眾著想,圖謀被壓迫者的解放,不自由者的自由,苦惱者的救濟。」


林秋梧雖然只匆匆活了三十二歲,但他短暫的一生卻璀璨非凡。他曾經是台北師範學校抗日學潮而遭退學的學運領袖;他曾積極投身「台灣文化協會」的社會運動,為喚醒民眾,啟蒙大眾,而奔走呼號。遁入禪門後,受開元寺派遣,赴日本著名佛教學府「駒澤大學」留學。回台後,一心從事宗教改革和社會批判。


林秋梧認為僧侶應該負起社會教化的責任,所以他抨擊只會念經化緣,不關心社會的僧侶,對阿諛諂媚、趨炎附勢之徒更是口誅筆伐。請看他對全台僧侶大聲疾呼的一段話:「然而今日僧伽,岐於禪講之論,混於頓漸之辯,少投機,執斷常。於是乎,偏袒帝國主義之野禿疊出,助長厭世消極之枯禪叢生,而大乘佛法,則為之不振矣!若夫我台僧伽,即匪特盡其職者殆無,問其如何為僧伽應盡之天職,如何可解放島內弱少於鞭笞之下,亦多叉手瞠目不知所以對。『高等乞丐』之嘉名特錫,『寄生害蟲』之徽號頻來,是亦非無謂也。」七十五年前林秋梧這段呼聲,更值得當今僧侶深省,開元寺後輩勉乎哉!


透過宗教運動,林秋梧積極從事社會運動,他以和尚之身參加台灣民眾黨、台灣工友總聯盟,創辦《赤道報》,關切工農運動。


林秋梧擔心尚鬼迷信的結果,會使人民淪為「無抵抗」的順民,自一九二九年起連續三年,他在台南結合同志推動「反對中元普度」運動,出版「反普特刊」。他如果知道今天台灣社會更加充滿怪力亂神,不知會何等痛心疾首。


林秋梧原本由師父得圓法師安排繼任開元寺住持。不幸於一九三四年因肺結核去世。住持人選最後落到同門摯友高執德──證光法師身上。


證光法師高執德與林秋梧同樣是留學駒澤大學回來的同道。也與林秋梧有著相同的宗教觀與宗教改革熱忱。他也有許多精采的言論文章,望重一時,本文限於篇幅,無法詳介,留給有緣大德,自行查閱。


高執德在林秋梧過世後,繼續在開元寺推動佛教改革。可歎的是,國民黨來台後,厲行白色恐怖統治,進步和尚也難逃魔掌。高執德於一九五五年遭蔣介石下令處決。


林秋梧與高執德,一者英年早逝,一者死於獨夫之手,但是他們的精神與思想,是台灣思想史上,也是台灣佛教史上的光輝。在此怪力亂神的鬼月裡,又逢開元寺風風雨雨之際,讓我特別懷念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