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愛國商人弦高 與 愛國特首馬英九 2014-05-04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記得一九六○年代台灣的小學課本裡有一課「愛國商人弦高」,這是出自《左傳》弦高退秦師的故事:中國戰國時代有一位鄭國商人弦高,有一天他正趕著牛車,載著牛皮,準備前往周王室經商。在滑國附近遇上一位剛從秦國來的朋友,得知秦國正出兵要襲擊鄭國。弦高大吃一驚,心想國家將面臨危難,非救不可,於是他一方面派人趕回鄭國通報,一方面挑選四張牛皮和二十頭牛,前去見秦國將軍,佯稱自己是鄭國的特使,奉鄭國國君之命送來禮物犒賞秦國軍隊,暗示對方鄭國已知秦軍來襲。秦軍以為偷襲鄭國的行動已被鄭國識破,於是決定退兵,轉攻附近的滑國。弦高雖然損失許多個人財物,但他的國家因此解除了一次危機。

這個出現在四十多年前的小學課本的故事,在讚揚愛國重於個人生意的情操。今天馬政府的「服貿」,竟然完全倒置!為了經貿,竟然可以不顧台灣的國家安全與主權。不僅食、衣、住、行、育、樂、生、老、病、死幾乎各行各業都洞開,讓對方的「金流」與「人流」長驅入台,連有關國家安全的通訊、通信、電腦等產業,涉及金融、政府資訊安全、國家級工程安全、公共領域的安全管理等,都對敵(對台灣有領土野心者,謂之「敵」)洞開。

不過進一步論,馬英九果真為了經貿,不在乎國家嗎?非也!從馬英九的國家觀念看,他是另類的「愛國者」。

弦高當時的鄭國與秦國,都是周天子分封下的諸侯國,各諸侯國有其自我認同。與後來秦國併吞六國之後,中國發展出的大帝國,有迥然不同的國家形態與性質。秦漢帝國之後,中國逐漸建立起「天下一統」的「中華」大帝國意識。直到今天,這種「大一統」歷史意識仍根深柢固盤踞在號稱「人民共和國」的中國人腦中。中國國民黨在台灣長期的洗腦教育也同樣灌輸這種「大一統」意識形態。膠柱鼓瑟的馬英九,腦中就是充斥著這種「中華大一統」觀。他在其父骨灰罈上書寫的「化獨漸統」的座右銘,就是這種「中華大一統」意識形態的展現。了解他這種本心,也就不難了解,為何明明會影響台灣國家安全與主權的許多服貿內容,他硬是非簽不可!他不是不愛國,他要愛的國,絕對不是以台灣為主體的小國,而是要「化獨漸統」的偉大中華大國。這也是為何他簡直以北京派在台灣的特首之姿,唯北京為馬首是瞻,而寧願和高達七成的反服貿民意對立的道理所在。

所以,從中共與馬英九的「大一統」國家觀念來看,弦高哪是愛國?他阻止秦國的併吞其實是在阻礙「祖國」的統一,馬英九才是促進「祖國統一」的愛國者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