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峰政論
  • 新黨泡沫化後應知道本土化 2001-12-03 本文刊載於自由時報

這次選舉結果,最掛不住臉的,除了連戰(他自己好像沒有這種感覺)之外,應屬中國新黨的諸君了。他們只在立法院中得到一席(而且是出自外島),其餘全軍覆沒。這種結局,不說他們「泡沫化」,不知道該說什麼化?

新黨泡沫化的原因可能不只一端,但我認為這群「我那眷村的弟兄們」距離台灣太遠,可能是因素之一。

持平而論,新黨之中也有正直之士,也有專業人才,但他們總讓人覺得非常欠缺台灣本土味道,而且好像不屑具有台灣本土味道。這是他們和宋楚瑜相當不同的地方,或許正是兩者之間成敗互異的關鍵所在。

例如,過去專門箝制民主運動、打壓台灣本 土語言文化的宋楚瑜,到了需要民眾的選票時,開始勤學台灣各族群的母語。我看到他不僅福佬話大有進步,客語也朗朗上口;反觀中國新黨諸君,包括馮滬祥、謝啟大、郁慕明、高惠宇、高新武、王建喧、李炳南、雷倩…,他們即使上了電視,也絕口不講半句台灣本地母語,是學不會,還是不屑講?他們這樣子保持著過去眷村子弟的氣質,要和世居台灣土生土長的民眾接近,實在很困難。例如王建喧這位「聖人」更是固執,像人家李慶安雖然連生孩子都得跑去美國生,但是在電視上唱歌,就曉得唱一首「望春風」讓台灣民眾窩心 一下,王建 卻還天真地在那邊唱「長城謠」,要感動誰呀?

不過,不屑講台灣本地母語、不唱台灣歌謠 ,都還不是太嚴重,讓人更難過的是,對台灣人歷史經驗的侮辱。最典型的是馮滬祥,動不動就罵人日本皇民,侮辱李登輝是日本皇民。台灣被日本統治五十年,這是腐敗的中國出賣台灣的結果,我們還沒有好好清算這段賣台歷史,他們卻抱著仇日情結對我們受過日本統治與教育的上一代動輒辱罵「日本皇民」,讓我們情何以堪?日據時代的歷史你到底懂多少?需要馮滬祥這樣亂扣帽子嗎?更令人不齒的是,醜化李登輝分化族群,例如在投票前一日,馮滬祥在電視上配合著一位大中國主義的女主播,拿著一位極端激進的台獨主張者 所畫的「中國豬」的漫畫,硬栽贓說是李登輝及所有台獨份子罵外省人是「中國豬」,並強調李登輝最仇視外省人,要把外省人趕出去。李登輝從來沒有用「中國豬」罵任何人,也不需要仇視外省人,馮滬祥這樣製造對立,到底是誰仇視誰?套句同為「外省人」的廖中山教授生前的話:「如果怕被趕出去,就不要做中國豬,做個台灣人,就沒有人會趕你。」

還有更讓台灣人民反感的是,像馮滬祥這樣的新黨,在台灣辱罵李登輝、陳水扁等民選總統,跑到中國去見了江澤民卻誠惶誠恐,表現出在台灣不曾出現的卑屈承歡的笑容。回來後還要幫中國推銷「一國兩制」的統戰神話,讓台灣人民痛心疾首。宋楚瑜就是利用他們這種「急統」的行徑,與他們劃清界限,讓他們被拋在台灣的民意之外。

他們現在果然被拋棄在台灣的主流民意之外,但我們希望新黨的朋友千萬不要因此而以為台灣人對不起你們,而更加投靠中國北京。你們應該在泡沫化之後,更加對台灣的本土語言文化歷史虛心的接納與認識,多培養對台灣的認同感。你們一樣會被不會記恨的台灣人所接受,你們同樣可以一起做一個不卑不亢的台灣國民。如若不然,你們還是只能在最接近你們「祖國」的外島,獲得一席之地。